昏黄的油灯下面。

    “哒哒”的织机声音在响起。

    一道人影坐在那里,正借着光亮,低头做着手里的活计。

    外面是一片漆黑。

    光看这幕景象,或许是以为,是哪个黑作坊,让人做苦工到深夜呢。

    实则的情况,虽非如此,却也好不到哪里去。

    偏黯的灯光下,少年疲惫的脸露出一丝苦笑。

    就在不久之前,他还享受着无数欣羡的目光,受不知多少赞誉,回到乡里的时候,也体会了一把什么叫衣锦还乡,甚至连县太爷都亲自赶过来,为他献上祝贺礼物。

    一切只因为,他成了一个显赫的“内院生”。

    这三个字,就是金饭碗,就意味着无量前途。

    哪知道,等他真进入了这内院之后,却一头碰了壁。

    内院好是好,修炼条件丰厚,师资强大,设施完备,机遇众多……

    但怎奈他实是个穷人!

    即便是最便宜的内院课,也至少需要一千两白花花的银子。

    是,他是有,可就算有,他又怎么敢拿出来?

    试问,像“他”这么一个无权无势,家徒四壁的农村贫寒子弟,经济来源在哪里?

    在外院的时候,花销不大,多找找借口,他还可以圆过去,在这内院可就不一样了。

    花销一下子大了十倍不止,很多双眼睛也都在盯着他,他若再敢不知收敛,大摇大摆地花费,引来怀疑,那必是一个“死”字!

    一文钱难倒英雄好汉。

    但好在,内院倒也没把路堵死。

    虽然说,能进这内院的,大部分是上舍生,不缺钱花,但也有少数天赋出众的中生和下舍生,也能够被选拔入内院。

    所以内院还实行贡献制。

    只要在内院中获得贡献,就可以花费贡献上课,无须金银。

    这让贫寒出身的武生也有了出头的机会。

    但这个过程,就需要熬了。

    在内院各个机构中打杂,就是其中一条,稳定获取贡献的路子。

    锻坊、甲间、马舍、武堂、药林、兵室、书阁……

    内院林林总总的机构繁多。

    比如锻坊,就是主管兵器打造、研究等等方面的机构。

    马舍,管马匹的饲养、育种。

    药林,管丹药炼制,医术研讨。

    这些机构,大都与武学和军事有关,又被称为监。监内部又分为一个个的,署,每一署都各分职能,由一个大学士管理。

    这便是内院的监署制。

    而在大学士之下,则是普通的学士,具备一定的独立研究和自主权力。

    穆川来到这内院之后,就立刻瞄准了学士的位子。

    只因这学士位子,确实有不少好处。

    不仅有固定的贡献可领,还具备一定权限,可将研究成果用以赚取银两。

    其余的种种优待且先不提,光这赚取银两,对穆川来说,就足够吸睛。

    他不缺钱,因为他可以打家劫舍,劫富济己。

    但缺的是,钱的合法来源。

    除非找到一种手段,可以让他光明正大地使用银子,否则他在这处处要钱的内院,简直寸步难行。

    可学士之路,却哪里是好走的。

    穆川一上来就瞄准了武堂,书阁。

    这两监,一个偏重于武学实战,另一个偏重于武学理论,都是纯粹的武学监。

    他想成为这两监的学士。

    但直接碰了壁。

    因为他被这两监,拒收了。

    知道他只是一个中舍新生,根本没有监愿意收他。

    哪怕他在这武院已经有了些名气,可对于内院的那帮人来说,好像与外院是两个世界似的,根本就不买他的帐。

    一个没钱没家世,没知识没经验的中舍新生,他们凭什么要?

    “穆师兄,这么晚了,还在忙啊?”

    这时候,两个人走了进来。

    穆川停下动作,看了过去。

    “杜师弟,程师弟,你们怎么来了?”

    这两个人,叫杜一,程杭。

    都是中舍老生,在轻甲署打杂役。

    甲间分两署。

    一个轻甲署,一个重甲署。

    穆川现在正是在轻甲署。

    托了他去岁学习《护具制作》和《护具知识》两门课的好处,在他快走投无路之际,李海讲师带着他找到了轻甲署大学士易衡,才让易衡同意,让他进入这轻甲署。

    这样一来,他在内院才算是有了立足之地。

    不过,他现在的身份只是一个学徒。

    平时干的,也多是一些打杂的活。

    不过,与杜一、程杭不一样的是,他拥有向轻甲署的学士请益的权力,将来如能做出一些成果,有可能晋升为学士。

    而杜一、程杭则不行,除非有一天,他们也能成为内院生。

    而这也是内院的各个监不愿轻易收人的原因。

    想招打杂的,轻易可招无数,可若是招一个学徒,还得浪费自身时间和精力向他传授学问,且对方随时可以拍拍屁股不干,这笔买卖很不划算。

    若是上舍生,愿意贡献银两,又有面子在内,他们自无不应。

    可穆川这个贫寒中舍新生,招他完全是吃力不讨好。

    那易衡大学士,本也是不愿意的,不过碍不过李海讲师这个老朋友的面子,还是勉为其难答应了下来。

    不过,他给穆川的期限,只有一个月。

    这一个月,一应按照学徒待遇,不过若一个月后,表现不能让他满意,就会被清退。

    “我们两本来是去找你的,结果发现你不在家,猜测你还在这里,就找了过来。”说话的是杜一,他身躯高大,孔武有力,负责干一些体力活。

    “穆师兄,都这么晚了,干嘛还不回去啊,你可是内院生,用得着这么拼么?”这是程杭,一张瘦脸,个子不高,手比较灵巧,在轻甲署中,主要干一些细腻的活。

    “内院生又如何啊?我毕竟只是中舍生,即便进入了内院,这一点,又何尝改变了呢?”穆川发出一声苦涩的长叹。

    这一番话,说得杜一和程杭都沉默了下来。

    他们也是中舍出身。

    在这轻甲署也干了一年多了,受到的轻视和冷漠又何曾少呢?

    正如穆川所说,不管是在外院,还是内院,恐怕即便是走出了这武院,这等出身,也永远是一道深深的伤痕,在不公的世界,抚平不去。

    ————————————————

    PS:抱歉让大家久等了。

    期望能写出更多更好看的故事。

    让每一卷都给大家不同的体验。

    其实我现在最大的恐惧就是连之前已经订阅的朋友都离我而去。

    所以,更需要认真构思,远离水文,写出精彩故事,让大家的钱不白花。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