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风吹来了。(书^屋*小}说+网)

    一道身影慢慢地镀步在婆娑的树影之中。

    穿过了这条小道,一栋静谧的院子便已在望。

    这是穆川的新住所。

    成为内院生之后,他享得了本只有上舍生才拥有的待遇,一栋单门独院。

    当然,他在辰七院的阁楼也并没有被废弃,照样可以前去居住。

    回到卧室之后,穆川打开窗户,看着月色,陷入了沉思。

    过了一会儿,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走出去,来到了厨房。

    他将厨刀握在了手中。

    然后,猛地向自己的胳膊剁了下去!

    “噗”的一声响,一道印痕出现在了胳膊上,再看那厨刀,却已卷刃了。

    穆川再次拿起厨刀,用没卷刃的部位对准胳膊,又是一刀砍下!

    一抹鲜艳的红色溅出了。

    穆川丢掉报废的厨刀,望着胳膊上,那道血色的伤痕,再次陷入了沉思。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何如?

    事实证明,《神象圣皮术》并不是无敌的。

    起码穆川可以做到自残。

    一流硬功虽然厉害,但也只是一流。

    或许三流和二流武功很难破开一流硬功的防御,但同样是一流呢?甚至顶级呢?

    朝廷高手掌握有一流以上武功的,可也并不少。

    今晚搞的皮甲防护测试,给了他不少启发。

    护甲之效用,不可小看。

    或许靠着护甲多出的这部分防护能力,甚至可反败为胜。

    他所记得的江湖故事中,就有不少有名的少侠,就因为得到了一副宝甲,穿在身上,因此在敌人高手的致命袭击下存活下来,反利用敌人得手后的松懈,将其反杀。

    不过,此类宝甲,大多是内甲,较为隐蔽,才能起到这等作用。

    像他这几天做出的双层山羊皮合甲,虽然如果达标的话,也可以具备三百斤的抗劈力,但是太显眼了,给士卒使用还比较合适,却不合他这等武林人士所用。

    “内甲的制作,需要比较高明的技术,我现在还所知不多。”

    “轻甲署中,有不少内部的资料,应该有这方面的相关。但不到学士,没有资格查阅。”

    “人力有时而穷,我就把现在的主要精力,放在武学、琴学、制甲,这三个方面好了。”

    “等我的制甲技术高明了,就给娘亲和湄儿都做一副内甲,这样的话,我也能放心不少。”

    思绪平静之后,胳膊的伤痕也在《乙木心诀》的作用下复原了。

    穆川又回到卧室,盘膝修炼内功。

    《镜花水月功》的特性,修为增长的速度取决于模拟的是什么功法。

    自从有了《彩云仙游诀》之后,他修炼到三流圆满的速度可谓大大增加。

    原本需要一、两年,才有可能触摸到二流门槛的,可是现在,据穆川估计,大概半年的功夫,他就可以尝试突破二流。

    顶级内功,就是这般可怕。

    不过触摸到二流门槛,并不意味着就能步入二流。

    任督二脉,并不好打通。

    很多武人,甚至停滞于此终生无法突破。

    此外,即便穆川能突破了,但如何掩饰也是一个问题。

    他现在也才十八岁,若就这么突破二流,未免太过显眼。

    最好在这半年内,能够找到让自己“修为大进”的方法。

    ……

    第二天,穆川早早地赶到了榆林苑。

    高大的榆树掩映着清晨的曦光,广阔的空庭中,摆放着石桌、石椅、棋盘、竹席、木碗、陶壶……

    好几个武生已经找位置坐下了。

    都是中舍老生。

    昨天,穆川参加了姚义昌教授《民武研发》的考核。

    这门课程的考核对于武学素质的要求确实挺高,通过的大多是在武院已经修炼数年的老生,像穆川这个刚刚度过新生阶段就通过考核的,仅此一例。

    “穆师兄,快请坐。”

    看到他,几个中舍老生连忙热情地打招呼。

    甚至不顾入学先后,直接称他为“师兄”。

    穆川的大名,在中舍生中已经无人不知。

    就连那杜一余杭,别看在内院只是做些杂活,在中舍生中却是饱受欣羡,可照样的,在穆川来了之后,主动进行了示好。

    穆川朝着几人点点头以作回应,之后也选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陆续的,又有数人前来,到最后,总共坐下了十名武生。

    一个骨架高大,穿着短褐的老者迈着健朗的步伐走了过来。

    “姚教授!”

    众武生纷纷起身问好。

    “都坐吧。”

    姚义昌很随和地摆摆手。

    在主位坐下来后,他扫视了一遍诸人,缓缓说:

    “在开讲之前,老夫先问问你们这些小家伙,你们以为,什么样的武学才算是高明的武学?”

    “高明?”

    众武生尽皆一怔。

    却一时没有人回答。

    换成平时,若面对这个简单的问题,他们肯定是一流,顶级,张口就来。

    可现在正在上《民武研发》,肯定是不能这么回答的,否则不是拆姚教授的台么?

    “姚教授,我认为,民武是最高明的。”一个武生举手说。

    “哦?你说说,民武为什么最高明?”姚义昌颇感兴趣地看向他。

    “因为只有民武,将武学的高度,从一直以来的阳春白雪,普及到了下里巴人的层次,这等变革,是武学史上的一座丰碑,民武若不高明,还有什么武学能称得上高明?”这个武生掷地有声,侃侃而谈,环顾全场,一派高昂之色。

    然而,却只收获了一堆白眼。

    “这个马屁精!”在场的武生,都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这位同学说得很好,那么,如果我把一门一流武学秘籍,和十门民武秘籍放在面前让你选,你会选哪个?”姚义昌微微一笑,又继续问了一句。

    “这……”那武生立刻尴尬了。

    全场响起笑声,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不过,你用的‘下里巴人’这个词确实用得很好,我们民武,最大的特点,就是门槛低,即便是大字不识,身家贫寒的底层民众,也可以修炼民武,这便打破了一直以来,‘穷文富武’的传统观念,让武学能够普及到千千万万,寻常的百姓家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