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当姚义昌教授吟诵起这首诗的时候,在场的武生,心中都不由莫名激动。

    民武,不正是叩开百姓之门的钥匙。

    如那公候堂前的飞燕,开始在普通的百姓家筑巢。

    “民武的缺陷,就是起步太晚,它的产生,本就是一个误打误撞的结果。也就是这几年,各大武院相继建立,才逐番有了对于民武的研究。”

    “民武研究的核心,需要化繁为简,深入民心,创出的功法,越简单,越合用,越贴近生活则越好。”

    “我只会教你们半年,因为这门课,需要学会的东西并不多,更多的,是需要自身的领悟和持续不断的研究。”

    讲解了一大通后,姚义昌看着众人,提出了一个问题,

    “你们之中,有谁干过农活?”

    “我!”

    “我!”

    立刻有好几个人举起了手。

    姚义昌随便指了一个人,问道:“那你认为,在干农活的过程中,对于人身的哪个部位负担最大。”

    那武生想了想,回答道:“我家就是种地的,我小时候,也经常跟父母一块下地干活,我认为,干农活最伤的三个部位,一个手臂,一个腰,一个脚。

    手臂劳作得最频繁,干活的时候弯腰非常常见,而脚部的负担虽不如前两者,但在田地中往往容易跌伤。”

    “很好,如果我让你在这三者之中,选一个进行民武的研究,你选择什么?”姚义昌颔首道。

    “腰吧。我祖父因为常年务农,现在腰已经全下去了,成了驼背,我希望能研究出一种强健腰部的功法,防止我父母和其他农民,在年老之后也出现这种情况。”那武生想了一下,道。

    “你们其他人也都说说,自己想针对哪一个方向进行研究。”姚义昌看向众人。

    “我想研究,喉咙,我父亲是小贩,经常需要沿街叫卖,因此喉咙总是沙哑作痛……”

    “我想研究腿,我父亲是邮差,总需要走一天的路给人送信。”

    “指头,我母亲在作坊里给人做女工,总是伤到指头。”

    ……

    众人纷纷答着。

    轮到穆川的时候,他不假思索地说:“我准备研究肩部,我有一个朋友,在码头作苦力扛货,因此伤了肩。”

    这个事情他始终记得。

    当年,他在嘉定府码头,在一户孙姓人家落脚。

    那主人孙志,因为修炼了一门民武《壮肩功》,却因此落下不停服药的病根,深受其扰。

    当时的穆川,有心想出手帮忙,却苦于无能为力,只能黯然离去。

    可他并没有忘,当这《民武研发》学习完毕,就是他找机会弥补遗憾之时。

    “很好,希望你们都能够记得自己的初衷,现在,我先以一种非常简单的民武《洗衣功》为例,给你们讲解一下,民武从无都有,从萌芽到成长,从框架到完善,经历的整个过程……”

    “洗衣服,是每一个妇女,都需要掌握的技能,但有的人洗衣服很干净,有的人洗衣服很脏,有的洗衣快,有的洗衣慢,你们有没有想过,差别在于哪?

    “这《洗衣功》的创始者,是下舍的一个女生,因为有不少中舍生比较犯懒,不愿意自己洗衣服,就将洗衣服的差事丢给了她。”

    “洗衣服的过程比较无聊,她就产生了这样的思考。”

    “她发现,洗衣的好坏快慢,取决于洗衣者,能否施展出恰到好处的搓劲。”

    “后来,在我这门《民武研发》的启发下,她以此为由,将搓劲的研究作为核心,成功创出了这门《洗衣功》。”

    “成果证明,修炼了她创出的《洗衣功》的妇女,洗衣服既净且快,论效率,达到了普通妇女的三倍之多……”

    “经她同意,我将这门《洗衣功》的功法进行公开,作为教学的样板……”

    一个时辰之后,穆川在澎湃的心绪之中,神情激动地回到了住所。

    这《民武研发》果真没有让他失望!

    什么样的功法,才能算是伟大?

    一定要是顶级,神级?

    一定要能劈山撼岳,斩断江河?

    一定要惊天动地,威力无匹?

    一定要举世震惊,掀起血雨腥风?

    若是一门功法,它最平凡,最普通,却能惠及千千万万的普通百姓,这样的功法,难道不比那高高在上,却只有极少数人才能触碰到的神功,更伟大吗?

    “我一定要好好研究民武,将来,用最平凡,却也最伟大的武功,改变世界!”

    穆川心里暗暗发下了誓言。

    ——————————————————————

    PS:我好像是历史上,第一个提出“民武”这个概念的作家。

    好吧,给自己脸上贴个金。

    不过真正等到民武发力,应该是在本书的后期,就像读书人一样,总是先修身齐家,再谈治国平天下。

    不知道大家认不认同我提出的“民武”这个概念,如果认同的话,希望能订阅支持一下本书,感激不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