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缓缓过去。

    除了必要的课程和事情,穆川一头泡在了轻甲署中,心无旁骛,苦练制甲技艺。

    在杜一余杭这两人不遗余力的帮助下,穆川的技术提升得飞快。

    在第二次做出双层山羊皮合甲时,检测出的抗劈能力已经达到了二百六十斤。

    这一天,穆川的住所中,来了一个访客。

    这是个中年男子,举手投足,有一股儒生风范。

    “廖院首?稀客啊,快快请进。”穆川连忙打招呼。

    这人,正是他们辰院的院首,全名叫廖书杰。

    “远游,你都是内院生了,就别院首院首的叫了,叫我师兄就可以。”廖书杰微微一笑。

    “不敢当,不敢当,廖师兄,怎么有空来我这里。”穆川也就顺口叫他廖师兄。

    其实自他成为内院生后,与辰院的联系确实小了很多。

    如果要用官面称呼的话,他也应该称呼廖书杰为廖学士比较好。

    “我来这里,是来告诉你一个消息的,或许对你有用。”廖书杰说着,神色严肃了起来。

    “廖师兄,不着急,你先坐下,我给你泡杯茶,慢慢说。”穆川心中一动。

    他现在也清楚了,廖书杰,可是兵室学士,而自他进入这内院之后,才知道,学士之位,这分量比他之前想象的要重多了。

    若说这廖书杰有什么内幕消息特意来告知他,那么,恐怕绝不简单。

    “廖师兄,不着急,你先坐下,我给你泡杯茶,慢慢说。”

    等两人稍事休息了一会儿,廖书杰才慢慢说道:“远游,你应该知道,上次军事历练的事情,武院的损失很惨重吧?”

    “嗯,我知道,据说,光这抚恤金就赔了很多,后来再次攻打易溪部,也是武院提供的经费。”穆川点点头。

    这并不是什么保密的事情,武院早传开了。

    “还有,你也知道,第二次征讨易溪部又败了,而这笔抚恤金,也同样是武院出,现在武院内部的情况,可谓是雪上加霜,非常凄惨,以现在武院的库存,根本就拿不出这么多钱来,虽然已经借了很多外债,但同样填不满这个大窟窿。如果再想不出办法的话,武院的很多产业就要被逼贩卖。”廖书杰叹了口气。

    “唉,这可真不好,不知道武院能不能挺过这场难关。”穆川也装模作样地表示出了同情。

    其实他可并不在意。

    依他看来,军事历练的惨败,归根结底是因为朝廷的制度。

    只注重世家贵族,却把普通平民当草芥,这样的军队,有什么战斗力可言?不败上天才怪!

    “现在武院正在想办法筹钱,我收到内幕消息,过一段时间,等第一批内院课走近尾声的时候,内院准备开设一流功法的课程。”廖书杰沉声道。

    “什么!”穆川顿时面色大震。

    惊讶了好一会儿后,他才忍住澎湃的心绪,说道,“廖师兄,不是说,这一流功法的课程很少开授吗?”

    “对,平时确实是很少,甚至一年也不一定能开授一次,因为一流功法,是受管制的,武院要严格控制一流功法的流通,否则武生们,会失去对高级功法的敬畏,谁还会再辛辛苦苦地攒内院贡献,然后再用贡献学一流功法?失去了这种驱策力,对武院的发展,将是一个噩耗。”

    穆川明白廖书杰的意思了。

    内院制度,是可以用贡献学得一流功法的,而银两不行。

    所以,为了获得贡献,内院生们就会完成内院的各种任务,比如投身监署进行研究也算是其中的一种。

    这样就促进了内院的发展。

    而若是一流功法可用银两上课学得,那些家底雄厚的武生,谁还会辛辛苦苦地攒什么贡献?

    所以直接开课传授用银两即可学的一流功法,是比较罕见的事情,可听这廖书杰的意思,这次将不一样?

    “武院也是没办法,现在钱的缺口太大了,开授一流课程,或许会牺牲一些长远的利益,但是至少能解决目前的燃眉之急。”廖书杰又继续说,“我这次来,是想特意提醒你,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好武之人,一旦错过这一流功法课程,恐怕会非常遗憾。”

    “廖师兄,实在感谢,没有你,我恐怕还真的会错过这个机会,不知道一流功法课程的学费是多少?”穆川衷心感谢着,又问出了最关键的一个问题。

    “据内幕消息,应该是一万两。”廖书杰慢慢说着,旋即又补充了一句,“而且,后续应该不止一门。”

    “一万两?甚至几万两?”穆川呆若木鸡。

    这可真是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一万两的巨资,足够好几户人家开销一辈子也花不完。

    普通课程一千两的学费已经让他焦头烂额,拿不出来了,现在陡然有了个几万两银子的缺口,这可叫他怎么办?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会选择打家劫舍。

    这是来钱最快的方法。

    而且,只要是打劫贪官污吏,不法奸商,也并不违背道义。

    但关键这方法现在行不通啊。

    但除了打劫,还有什么来钱快的方法么?

    穆川阴沉着脸,紧锁眉头,不知所措。

    “廖师兄,你有什么好法子可以教我么?我实在是拿不出这么多钱,可如你所言,我也确实不想错过这次的机遇。”穆川抬起头看向廖书杰,希冀他能有什么好法子。

    “赚钱的话,据我所知,是有几个法子。”

    廖书杰显然早就想过这个问题,侃侃道,“第一个法子比较危险,就是去追捕武林余孽,往往这些武林余孽的身上,都悬挂有大量赏银。

    第二个,就是参加各种比试,如果实力高,自然就可以轻松夺取奖励。

    第三个,就是向武院提交武功和技艺,比如武院没有的功法,或者武院并不掌握的一些技艺,都可以得到银两回报。

    第四个,就是获得世家贵族的支持,这是最快,也最方便的捷径。几万两虽多,可对于有底蕴的世家贵族来说也并不算什么,而远游你的天分,相信也值得他们投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