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师兄,你是来做说客的么?”

    穆川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紧紧凝视着廖书杰,目光中蕴含着别的意味。

    这廖书杰提出的几个建议中,前三条其实也算正常,但这第四条,就颇有些耐人寻味了。

    他敏感地听出了别的意思。

    “远游,我也不瞒你。”

    廖书杰却轻叹了口气,说,“你以为,这学士位子,是那么好得的么?

    不说别的,就算你真有这个才干,可作为学士,你总不能当光杆司令吧?

    招揽人才,购买设施,一应费用,都需要你自己掏钱,若不掏的话,光靠你自己,完成不了内院摊牌的任务,学士之位可是有被取缔风险的。

    况且,如果你始终不投靠哪怕任何一个世家贵族,终会受到排挤。

    即便身为学士,也会有各种刁难等着你。”

    “廖师兄,那你能告诉我?你作为兵室学士,这么忙的人,却还偏偏分神去做什么辰院院首,是为了什么?”穆川突然问了一个貌似不沾边的问题。

    “我……我本身并不是武院的武生,想沾沾年轻人的活力罢了。”廖书杰停滞了一下,才回答。

    “那是不是也意味着,即便你当了这个学士,也并不意味着就过得很舒心?若是这样的话,我觉得即便当不成学士也不错,好歹自由些。”穆川淡淡地说着。

    “这……”廖书杰语塞。

    “廖师兄,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也感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但是,请回吧,我穆远游只是一芥草民,恐怕沾不了世家的贵气。”穆川下了逐客令。

    “远游,若你改变主意了,可以随时来找我,我可以为你牵线,这次的机遇毕竟难得。”廖书杰只好起身告辞,只是,在临迈出门去的时候,他脚步停顿了一下,轻叹了一口气,“远游,听我一句话吧,人在这世上,总要屈从于现实的。”

    望着廖书杰离去的背影,穆川紧绷着一张脸,久久不动。

    他并不怪廖书杰。

    因为这是人之常情。

    现在大炎的状况就是如此。

    王朝的命脉,都被各个世家贵族把持。

    普通人想要出头,不进行依附是很难的。

    可他就是讨厌世家贵族的作派。

    若没有这些世家贵族作梗,他们武林又怎会覆灭?

    这种仇恨,不可瓦解,不可消却。

    所以,廖书杰提出的四条建议,这第四条是最快,也最方便的捷径,却被他第一个否决了。

    他开始考虑,其它方法的可行性。

    第三条方案第二个被他否决。

    上交功法或者技艺,重要的他不愿意,因为会壮大朝廷实力,不重要的又没多少奖励,鸡肋罢了。

    第二条,参加比试,是一个不错的法子,但前提是需要有比试才行。

    而且,他不觉得,他在内院,也能爬到很高的名次。

    首先内院有不少是二流高手,实力强他一个层次。

    其次,很多内院高手,也拥有一流武功。

    光凭一门《流光迷踪腿》,还真没法保证他在内院脱颖而出。

    所以为了获取更高的实力,他就更加不能错过一流的功法课程。

    那么,目前最好的法子,只剩下了一个,追捕武林余孽?

    通过进献他们武林同道的人头,来获取自己的进身之阶?

    这怎么可能!

    穆川很快甩头。

    那么,还有其它法子么?

    坑蒙?

    拐骗?

    赌博?

    卖艺?

    他一一考虑,却又一一否决。

    想靠坑蒙拐骗,在短时间内赚到一万两,那必须是瞄准高官巨富,这样的话,他还不如直接抢了算了,还省事。

    赌博是不行的。据他所知,为了防备他这种内家高手利用眼力、耳力、手速作弊,赌场自有方法应对。

    卖艺的话,他可以去弹琴,但可惜他是个男性,而很多地方只愿要美女琴家。

    难道真要虚与委蛇,先假装投靠世家贵族弄来一些钱?

    那样的话,也不失为一个好法子,就是有些恶心。

    左思右想,穆川也没想到什么好注意。

    “跟湄儿商量商量吧,她一向聪明,说不定有什么好注意。”

    动念之间,穆川盘膝坐下,闭合双目,开始运聚《双生诀》。

    漆黑的心灵视界打开了。

    一股缭绕的琴音,如幽泉碧波,缓缓地流淌进他的心里。

    鲜艳的桃花开了,十里尽是春风,暖阳带来微醺的醉意,远山中,碧烟升起,盘旋着绕向晴空。

    一道白衣身影正坐在溪水边,双手环抱膝盖,微阖双目,沉醉于琴声中,玉容上浮现出淡淡的柔情。

    穆川顿时看呆了。

    不仅是因为这幅画卷太美,更因为,他从来没见到娘亲出现这副样子。

    美丽,冷漠,威严,狠辣,这就是世人眼中,娘亲的印象。

    作为杀人无算的“雪魔仙”,有人敬畏,有人害怕,有人敌视,有人痛恨,但却少有人亲近。

    像这样柔情的一面,有多少时间,自己没有看到过了?

    穆川怔然。

    他还记得小时候,娘亲是很温柔的,温柔到十里春风比不上,万里的暖阳也不如。

    世间一切温暖都不及她的怀抱。

    可武林浩劫将一切都毁了。

    她渐渐变得冷若冰霜,出手也无比狠辣,不知道杀过多少人的性命。

    以前的温柔早已不再。

    甚至这两年,因为《恨天绝地功》的心魔发作,她有时竟会六亲不认。

    连穆川和穆湄都曾差点伤在她的掌下。

    可现在,她的神态中,竟然浮现出柔情来?

    “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绸缪束刍,三星在隅。今夕何夕,见此邂逅?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

    绸缪束楚,三星在户。今夕何夕,见此粲者?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

    一道清恬悦耳的声音,将这《绸缪曲》的琴歌悠悠地唱了出来。

    绸缪者,犹缠绵也。

    这首《绸缪曲》表达的正是男女之间的缠绵情意。

    穆湄的指尖灵敏地跃动,将这琴声中的缠绵之意演奏得淋漓尽致。

    自从穆川将这首《绸缪曲》教给妹妹后,她回到家中之后,就时常给娘亲演奏《绸缪曲》。

    目前看来,成果还算可喜。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