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不知道多久,这一曲琴音已经停歇很久了。

    秦素娘依然静静地坐在那里,如同恋爱中的少女,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味道。

    可当她睁开眼,一流晶莹的泪珠却已止不住滑落了。

    因为这个世界,还是这个世界。

    无论从前多么美好,多么甜蜜,都已经过去了,永远没法回来。

    现在,她能做的,只有复仇!只有!

    她的脸色又渐渐变得冷漠,站了起来。

    “娘。”

    穆湄忍不住低低地唤了一声。

    秦素娘身子一僵,神色又缓和下来。

    “时候不早了,娘去做饭。”

    秦素娘背过脸,似乎是不愿脸上的泪珠被女儿看见。

    “唉。”

    穆湄难过地叹了口气,然后呆呆地看着远山,不知在想些什么。

    “湄儿,别太担心,你做得已经很好了,这《绸缪曲》难度很高,你能演奏出这般效果,已经很出乎我意料,相信娘亲的症状已经得到缓解了。”穆川出言安慰。

    “嗯……哥,你这段时间不是忙着制甲,很忙么?”

    穆湄嘴唇翕动,轻声说着。

    反正是在自己家,她干脆直接出声说话了,看起来像是自言自语。

    “有个事情要跟你商量商量,因为武院亏空大量抚恤金,现在倒是有一个难得的机遇……”穆川将整个事情,详详细细地说了出来。

    穆湄认真听完,过了一会儿后先问道:“哥,你现在手里能明面动用的,有多少两银子?”

    穆川想了一下,说道:

    “六千两吧……

    去岁的中舍小比,我得了第三名,获得一次兑换二流内功的机会,我作价五千两卖给了李笑。

    之前救李松花费的三千两,我还给了他,所以实收两千两,但这一点,知情的人很少,即便我拿出五千两也问题不大。

    我自己再拿出一千两,算是比较合理,而不引人怀疑的数字。

    所以我可以拿出来的,是六千两。”

    中舍大比的内功兑换机会,穆川考虑到,别人都知道他有一门《精门心法》,内院更是有少部分人知道他会《流光迷踪腿》的心法,他就没有第一时间前去兑换,因为不符合情理。

    而按照武院的规定,如果作为奖励发放的功法,武生有确实不需要的理由,可以在武院的公证下,将其以合理的价格,换给其他武生修炼。

    正是基于这个规定,李笑主动找上了他,提出购买他的功法兑换机会。

    毕竟李笑是出身商人之家,家里还算比较有钱,但底蕴不行,会的只是三流内功。

    而以他那惫懒的性子,想通过正常途径获取二流内功,是不可能的,就琢磨起了这个主意。

    穆川也就同意了。

    虽然他不缺钱,但对于朋友,他都是能帮就尽量帮一帮。

    倒是没想到,当时的这一次帮忙,竟然缓解了他目前的燃眉之急。

    “哥,那问题就好办多了,我觉得内院并不可能同一时间开授多门一流功法课,因为一万两,毕竟是一个大数目,内院也需要给武生提供筹钱的时间。所以,更有可能是陆续开展,而哥哥你现在就能出六千两,差四千两的缺口,还算比较好解决,我想以哥哥你的人脉,就算借也能轻松借到。关键的问题,还是后续如何凑出备用的几万两。”穆湄分析道。

    “是这个理,你有什么好办法么?”穆川道。

    “我这里倒是有一个法子……”穆湄说着停顿了下来。

    “什么法子?”穆川问道。

    “杀武林人,完成悬赏!”

    这句话,穆湄是用心灵传音默说的。

    “什么!湄儿,你没开玩笑吧!”

    穆川顿时大惊。

    他是真没想到,妹妹竟然给他出了这么个主意。

    这个主意,廖书杰也提过,却被他直接否定。

    让他为了悬赏,向自己人挥出屠刀,这怎么可能?

    “哥,我说得是真的,武林,武林,说起武林,总不免提到武林同道这四个字,可是哥哥,你真觉得,所有的武林人,都是同道么?”穆湄缓缓说。

    穆川沉默了下来。

    他想起了“草蜂”。

    他至今还能想起来,初见“草蜂”大吃人心那一幕的种种细节。

    虽然在他的劝说下,草蜂答应,不再滥杀无辜。

    可是,像草蜂那样的人,在现在的武林中,似乎也并不少。

    为了复仇,很多武林人的手中,都沾满了无辜者的鲜血。

    包括他穆川,之前身份出现暴露危机,都忍不住起了杀念,要将那同村的少女翠柔杀人灭口。

    虽然最后没有杀成,但这只是一个意外。

    如果真的不杀不行,穆川觉得,他还是会杀。

    因为暴露身份的后果,他承受不起。

    “可是,现在武林盟早已下了严令,禁止自相残杀,我如果真去杀武林人换取悬赏,一旦暴露,恐怕后果不堪设想。”穆川又提出顾虑。

    “哥,你忘了,这个严令也是有一个例外的,就是当动手者,处于卧底状态,是可以通融的,否则的话,我们所有武林的卧底,恐怕都会暴露。”穆湄道。

    这个规定,确实存在。

    如果武林卧底不能杀任何武林人,那也不用潜伏了,直接自杀就好,朝廷随便的一次试探就会露出马脚。

    “但是,这种通融的情况,也应当是被迫的,如果仗着卧底身份,去杀武林人只为了悬赏,恐怕一旦被武林盟知道,也没有好果子吃。”穆川还是迟疑。

    “这点可以弥补,我有两个方法。

    第一,就是让武院帮你伪造虚假捕快身份。理由是害怕被武林报复。而为了保护你这种内院生,我想武院应该会同意。

    第二,就是专门杀一些特定的武林人,我有信心,如果杀的是这种人,就算事情真的泄漏,也不会受到严惩。”

    “特定的武林人,你指的是……?”穆川似乎隐隐抓住了某种灵光。

    “采花贼!”

    当穆湄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穆川这才恍然。

    也是,虽然迫于朝廷的压力,武林的力量不得不团结起来。

    但在这武林人之中,可有一个群体,是受到排斥的!

    采花贼!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