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采花贼”这一行,是相当的被人瞧不起。

    甚至进了监狱,都要遭到,身高体壮,雄风金枪,凶神恶煞,虎躯熊腰,神憎鬼弃,人间地狱……的各种折磨。

    而且,还没有人同情。

    所以说,按照妹妹的提议,专门去捕杀采花贼来完成悬赏,也确实是可行的。

    后患不仅不大,而且采花贼身上的悬赏往往也多。

    当然,虽然采花贼是人见人恶,想追捕他们的人如过江之鲫,但这帮人还依然存在,也是有其原因的。

    采花贼,不好抓。

    想当采花贼,必须有两个拿手的本事。

    第一,是轻功。

    没有一个好的轻功,只能当死的采花贼。

    第二,是迷药、春药。

    采花贼的正面武功往往不高明,但有这两种药物在手,不慎之下,很可能着道。

    不过最关键的,还是第一条。

    迷药可以防备,轻功追不上,那就是追不上。

    不过对于穆川来说,这根本不成问题。

    他有顶级轻功《彩云步》!

    他就不信了,那采花贼,难不成也有顶级轻功?

    就算真有,他也不虚。

    因为他的轻功是有心法的。

    单纯的顶级轻功,哪里是《彩云仙游诀》的对手!

    迷药的话,一方面他有《乙木心诀》,另一方面他也可以配备好应对迷药的药物。

    所以对他来说,最大的难点,还是采花贼的行踪问题。

    如果解决不了这一点,追捕之说,也无从谈起。

    “对了,我上次综合测评还得到一次兑换奖励,可以兑换一门二流武功,我还没用,不如用来兑换一门利于追踪的功法?”穆川想到了这件事。

    “兑换加强嗅觉的怎么样?”穆湄提醒道。

    “嗅觉?也对,追踪采花贼,确实嗅觉更为重要。”穆川表示同意。

    “哥,追踪这事我也可以帮你,我从武林这一头,也方便摸清他们的行踪。”穆湄说。

    “不用,这事我自己搞定,而且我已经想好了帮手,你在家好好待着就行,不许来帮我!”穆川却断然拒绝,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意味。

    “好吧。”穆湄无奈地耸耸肩。

    她也知道,哥哥是不放心她,而且用上了这种口吻,基本就没有商量余地。

    “哥,还有就是,就算你意外得到了一大笔银两,我建议你,还是要做成这件事。”穆湄又认真说道。

    “嗯?怎么说?”

    “身份。”

    穆湄凝重地说出了这两个字,然后缓缓道,“哥,你觉得你现在的卧底身份,有没有可能暴露?”

    “若说暴露的话,应该有五个可能。

    第一,是从弥陀寺那边。

    虽然谦弟在弥陀寺深居简出,大部分僧人只知其人,不知其貌。而我与谦弟的形貌差别也不大,以现有的画像手段,很难甄别。

    但破绽还是有,如果朝廷能抓来曾见过谦弟的僧人,当面与我对质,我是有暴露风险的。

    但弥陀寺是在大理,寺中也多武僧,朝廷想做成这事,要耗费很大精力,平白无故,不会这么弄。

    第二,是从应红萱那边。

    我当时以真面目前去秀枝坊,是打算帮二牛、兔生、三儿他们出气。

    没有必要伪装。

    根本没想到,会一头撞上也潜伏在那的应红萱。

    那种情况下,我隐瞒也无用。

    但是,从她那边,暴露的几率很低。

    因为她同样也是用假身份伪装,还肩负有一个重大任务,有求于我。

    她没有任何理由暴露我,甚至还要帮我掩饰。

    我的真实身份,只在第一次前去的时候,被她和她的婢女所知,她宗门内其她人,也并不知晓。

    总之,在她完成任务离去之前,她这块儿我都不担心。

    第三,是我那些比较亲近的同窗。

    一块待了一年时间,说实话,我不觉得,我的演技真能天衣无缝。

    但他们顶多只是稍有些疑惑罢了,而且我对他们,可是有救命之恩的,不太可能跳出来怀疑我。

    第四,是龚纬。

    我相信,《残月阴缺功》的来历他肯定也有部分猜测。

    但他也基本不可能。

    因为他跟熊家,有不共戴天之仇,甚至为了此仇,不惜自宫。

    而一旦他走上报仇行动,肯定就会走上朝廷的对立面,揭发我,毫无意义。

    第五,就是从我们这边,主要是翠柔。

    其实当时情况,留她在村里是最好的,可我不放心。

    而无论是杀,还是拉她离开,总归是一个残留的问题。

    如果有人想追查,这就是一条避不开的线索。

    所以我才让你们,把她小心地雪藏好,不给朝廷追查到的机会。”

    穆川细细地分析着他目前的状况。

    “这也是我担心的问题,将哥哥你目前的情况进行总结,那就是想将你的身份隐藏好,必须最大程度地减少别人对你的怀疑。

    而主动加入追捕武林人的行动,就是最好的打消怀疑的方法。

    所以,哥哥你一定要答应我!

    不然我真的不放心。”

    穆湄无比担忧地说着。

    自从哥哥进入内院之后,她就时常为此发愁。

    内院毕竟不比外院,清查要严格很多,她很害怕,有一天自己会失去哥哥。

    如果世界崩塌了,她还会有活着的勇气吗?

    “放心吧,听你的,我马上就筹划这件事,不仅采花贼,甚至别的可杀的武林人,我也考虑杀。

    你说得没错,就算以后被武林惩治,那也是以后的事。

    我穆远游,不能死!”

    穆川心中一暖,郑重地发出保证的话语。

    “嗯!”

    穆湄这才放心很多,露齿一笑。

    “湄儿,在跟你哥哥说什么?”

    这时候,秦素娘走了过来,她看着穆湄,似乎随意地问着。

    本来说得好好的,但后来穆湄突然改用心灵传音,这使得她,没得知内容,就忍不住问了出来。

    “娘,没事,我就是跟哥哥商量一下,怎么坑那些贪官污吏一把,白弄一些银子。”穆湄却没说实话。

    因为怕说出来,让娘亲担心。

    对于穆川去做卧底这件事,她本就不同意,现在又要去杀武林人,她知道了,还不得更加操心。

    秦素娘轻叹一声,眼神中,泛起想念的涟漪。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