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嗅功》。(书=-屋*0小-}说-+网)

    穆川第一时间去藏书阁兑换了这门功法,将综合测评的名次奖励用掉。

    这《深嗅功》,对于平常情况下嗅觉的提升并不大,但如果按照此功之法运转,进行“深嗅”,则可将嗅觉的敏感程度瞬间提升数倍。

    这是一门在追踪之时比较好用的鼻功。

    随后穆川就来到了,内院的贡献堂。

    这贡献堂,是内院专门负责管理任务发放,贡献领取等事宜的机构。

    像追捕武林人士,辅助学士研究,收集材料,襄助官府等等各种任务,不一而足。

    完成了,就可以获得不等的贡献,另外悬赏任务,是可以自己选银两还是要贡献的。

    但穆川并没有多看,而是直接向接待人员说明了来意。

    随后,就有一个贡献堂的张姓执事,在内室接待了他。

    “你想要伪造的捕快身份?”

    “对,我最近比较缺钱,准备去做悬赏任务,但我害怕被那些睚眦必报的武林人士报复,所以,我想请内院帮我伪造一个捕快的身份,张执事你看行不行?”穆川作出一副由缺钱而焦急,但又害怕的患得患失的表情。

    装得还挺似模似样。

    张执事看了一眼穆川,若有所思。

    内院生,想做悬赏任务的,说实话并不多,毕竟这任务很危险,他们犯不着。

    但联系到某个内幕消息,穆川这个中舍内院生突然要这么做,倒是合乎情理。

    “放心吧,我懂你的意思,你们内院生,都是我们大炎朝未来的栋梁之才,在成长起来之前,确实应该小心武林人士的谋害。不过身份,我是不会为你伪造的。”张执事很快说道。

    “嗯?为什么?”穆川很意外地皱起了眉。

    “区区一个捕快身份,用得着什么伪造不伪造的?我会联系官府,给你直接安排一个真的,你只需要想一个假名字就行了。”张执事很随意地说着。

    “可是张执事,如果是真的捕快身份,我可没空去官府述职啊?”穆川的眉毛这才舒展开,然后提出了疑问。

    “不用你述职,以你内院生的资历,完全可以得到一个暗捕的身份,不过,前提你得先完成三宗悬赏,若完成不了的话,这个身份也无从谈起。”张执事道。

    “暗捕?”

    “嗯,暗捕的身份是隐藏的,错非在京城六扇门本部,各地的官府都查不到,而即便是我们内院,一旦你成了暗捕,也只有长老以上才有资格翻阅你的资料。”张执事解释道。

    穆川眼睛闪了闪。

    他顿时心动。

    如果真能成为暗捕,他被怀疑的几率确实会很低。

    谁又能想到,一个主动出手,屡次袭杀武林人士完成悬赏的暗捕,实际上,竟然是一个武林的卧底?

    “好,张执事,那就这么定了,你给我一些,剑南地域,目标是三流修为的任务的资料,我准备准备。”穆川点头道。

    “可以,不过在册的悬赏任务很多,我建议你选一些,将其誊抄下来。”张执事随即就捧来了一大摞资料。

    穆川当即开始查看。

    “普猪察,西夏党项人,三月前,在茂州北部宝兰村,屠杀大量村民……”

    “芮可为,青城余孽,曾刺杀梓潼县令……”

    “索朗丹珠,吐蕃人,曾师从宁玛派扎苏上师,多次在文州、龙州、石泉一带,奸杀处女,疑似采补……”

    “地鼠,原丐帮西南分舵之人,擅于利用地道进行偷窃……”

    “黑隙,大理水月阁银牌刺客,多以俊美形象出现,在剑南各地,频繁杀人,且多瞄准高官大吏,遗祸甚巨,最后一次出没,在易溪部杀害诸多朝廷高手。虽为三流,但有杀二流之力。擅用《飞火指》和疑似一流的不知名轻功……悬赏,一万两。”

    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穆川的瞳孔忍不住缩了一下。

    没想到,他这颗项上人头倒还挺值钱。

    若是拿去卖了,一流功法课程的学费就不用愁了……

    随着修为的增进,他在武院的这段时间,妹妹确实斩杀了不少二流高手,银牌刺客也早就升了。

    内院的这份情报,还算挺详细了,还附了几张他的“画像”,画得还挺漂亮。

    可惜,全是假的。

    在那张执事递过来的册子上,穆川开始誊抄。

    他看似随意地誊抄了一些,但部分是凑数,大部分却已经上了他的猎杀名单。

    像那什么索朗丹珠,就是重要的对象。

    这等采花贼,肯定要杀之而后快。

    等抄完了之后,穆川就离开了。

    按照张执事的说法,其实这些资料,只是大概,并不代表着完全。

    比如那普猪察的资料,由于其是在茂州北部作案,在茂州官府那里,会得到更多的信息。

    需要自己前去当地才能知晓。

    怀揣着誊抄的这份资料,穆川搭乘马车,前往了城里。

    在一个偏僻的院子中,找到了龚纬。

    这段时间不见,他的相貌还是那般清秀俊美,唇红齿白,不过渐渐地多了一丝阴柔之气。

    说话的嗓音,也尖了一些。

    “大哥?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龚纬面露喜色。

    这段时间,穆川由于很忙,一直没来探望他。

    一个人待得时间长了,难免寂寞。

    “是这样的,我收到一个消息,急需大量钱财,但我最近在内院忙着制甲,实在脱不开身,这次来,是想请你帮我个忙。”穆川道出了来意。

    “大哥,说什么请不请的,有什么事情你尽快吩咐,我这段时间天天除了练功就是练功,有点别的事做正好解解闷。”龚纬很痛快地应下来。

    在屋子里坐好后,穆川将自己誊抄下来的资料册子放在了桌子上。

    那部分凑数的已经被他撕下来了。

    上面都是他认为的,可杀之人。

    “是这样的,我想追捕这些人,完成悬赏,但我时间不多,希望你能帮我完成前期的侦察和追踪,然后等我腾出时间,就可以直接出手。”穆川陈说着。

    他之前拒绝妹妹时所说的帮手,就是龚纬。

    修炼了《残月阴缺功》之后,龚纬的实力,可谓是一日千里,进境极速。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