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纬的实力现在很强。

    就连穆川现在跟他切磋,单凭《残月阴缺功》都已经不是他的对手。

    需要使出大半实力才能压制他。

    龚纬一页一页地翻看完这叠资料,旋即自信道:

    “大哥,我还当什么人物呢?原来都是些三流高手,既然如此,我找到他们直接杀了不就完了,干嘛还得等你?恐怕等你到了黄花菜也已凉了。”

    “那也行,不过,我给你的任务,最好是能优先杀三个采花贼,这样的话,我可以先成为暗捕,然后等我有空了,我们两个再一起行动,灭杀一些难啃的骨头。”穆川点点头。

    让龚纬直接出手确实也可以。

    一些较弱的采花贼,想必应该不是他的对手。

    “采花贼?”龚纬的脸上浮现了明显的厌恶之色,冰冷而残忍地一笑,“大哥,你放心,我一定会给这批渣滓败类一个‘难忘’的教训!”

    这语声的寒意有些太重了,穆川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个难忘的教训恐怕不一般。

    他甚至有点怀疑,让龚纬去猎杀采花贼会不会有伤天和……

    不过转念一想,恶人自有恶人磨,好像也蛮不错……

    “你尽量小心一些,事有不成,万不可勉强。”穆川叮嘱道。

    “大哥,你就放心吧,我会把这次的猎杀当作一次历练,好好磨炼这段时间的所学,不会冲动的。”龚纬使劲作着保证。

    “好,我再给你五十两银子,作为路上的盘缠,另外,为你这次出行,我还准备了一本武学秘籍,咱们两个,一块参悟参悟。”

    说着,穆川就取出了银子和秘籍。

    “《深嗅功》?”

    大致看了一眼这门功法后,龚纬立刻眼睛一亮,赞叹道,“大哥,还是你有先见之明,我还担心怎么才能找到采花贼,若有了这门《深嗅功》,我心中就有谱多了。”

    跟龚纬一块参悟了两个时辰《深嗅功》后,穆川再叮嘱几句就先离开了。

    不过没出城,而是在城中抓取了一些药材。

    用一些药物辅助的话,这《深嗅功》的修炼会加快很多进度。

    等最后出城的时候,穆川也跟龚纬约定好了。

    数日之后,龚纬就会启程,最迟两个月,无论成果如何他都要回来。

    穆川估计到那会儿,第一次的一流功法课应该也接近尾声,他就趁第二次课来临之前,出去做悬赏,争取凑够上第二次课所需要的银两,所以时间安排得比较死。

    回到武院之后,穆川又去找了夏一月,让她弄一些防备采花贼的丹药。

    听说是这个目的,夏一月对这个事情很积极,第二天就搞定了。

    把这些丹药交给龚纬后,穆川就先把这件事放下了。

    除了日常需要多修炼一门《深嗅功》,他还是把大量的精力放在了制甲上。

    他开始进行第三轮的尝试。

    又过了两天。

    “杜师弟,余师弟,你们都准备好了么?”

    轻甲署的作坊中,穆川看向两人,神色显得比较严肃。

    他旁边,摆放着几个盛着大半桶水的木桶。

    许多形状和大小都不一样的锡制甲片模具,两到三个一组,堆放在地上,旁边还都放着一摞皮革。

    其中,

    身甲模具,十九副,裙甲模具,四副,袖甲模具五十副,每两个模具合为一副。

    胄甲模具,十八副,有几副用了三个模具。

    每副模具旁边堆放的皮革,少则两片,多则二十八片。

    比如胄甲的十八副都是两片,而裙甲的四副旁边各放了二十八片。

    身甲和袖甲则不一。

    “嗯,穆师兄,我们这就开始生火。”

    闻言,杜一和余杭开始忙活。

    他们两个,一个添柴点火,一个拉动风箱,火炉中,开始蹿升火苗。

    穆川把放在一副身甲模具旁边的皮革取出,放入水桶中进行浸泡。

    这些皮革,都是鞣制了一半的半熟皮。

    生皮容易收缩变形,熟皮较为稳定,但坚实程度不够。

    进行锻造的话,最好是选用介于生皮与熟皮之间的半熟皮。

    浸泡会使皮革变得潮湿松软,便于之后进行锻造,但时间不宜长。

    所以穆川才临时将其放入水桶中。

    如法炮制,穆川又将一些皮革放入了其它几个木桶。

    “穆师兄,火候差不多了。”过了一会儿,杜一道。

    穆川点点头,将最早浸泡的两片皮革取到了手中。

    这两片,都是头层山羊皮,去除了其它部分。

    他用手将这两张皮革理顺,使其没有褶子,然后将其平整地堆放。

    由于事先进行过裁剪,这两片皮革的形状都是一样的,很容易就贴合好了。

    接着,他将贴好的皮革放置在配套的一个模具上,再用另一个一模一样的模具放在上面,使得两张皮革被模具夹在中间。

    小心地用手捧住这个东西,穆川走过去,将其放在了火炉上面,隔火的铁片上。

    然后就要进行锻造。

    按照正常的工序,一般是用两种方法。

    第一种,是在模具上面,增加重物,通过自重进行缓慢地锻造。

    这种方法,比较稳定,但耗时较长。

    第二种,是手动加压。

    比如,用绳子和木棍,先将木棍固定在上面,然后缠好绳子,利用拽动绳子的方式,通过木棍进行加压。

    更猛烈的,直接用锤子锻造。

    但此法不易控制。

    用绳子加压还好一些,如果直接用锤子,掌握不好劲力的话,很容易将皮子锻坏。

    一般生手甲匠,利用第一种方法是比较妥当的。

    但穆川是直接进行了“手动”。

    他的手根本就没挪开。

    两只手掌竖立,贴在火炉上面的铁片上,夹住模具。

    炉子中炽热的火焰往上蹿,铁片被烘得通红,连带着穆川手侧的皮肤也发出呲拉呲啦,仿佛烙铁烧在皮肤上的声音。

    杜一和余杭看得色变。

    他们之前发现穆川这么干的时候就大惊失色,直到现在,还是不能镇定。

    虽然他们都是内家高手,但被高温长时间火烤的话,也肯定会被烤焦。

    但穆川好像没事人,只是还没动,让皮革先烤一会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