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添柴和拉风箱的事情已经全交给了余杭。

    穆川继续等待。

    而杜一已经去旁边的一座烤炉生火。

    底部与一般火炉相似,上面却用黄泥垒成封闭的空间,只留一个铁门。

    穆川没有去管他们,等热力渐渐上来,就开始用手劲去压模具里的皮革。

    他用的是循序渐进的力道。

    通过这个锻压,能提升皮革的质地,使其更加坚实。

    这大概也是武人制甲的优势。

    由于对力量的控制比较精确,采用自己的双手来进行锻造,能达成更好的效果,而且也节省时间。

    当然,这种方法也得具备一定的硬功。

    另外不能急切。

    一旦手劲用大,会破坏皮革的纹理,使其不仅不坚韧,反而很容易弯曲。

    那样的话,这个皮子就算是锻坏了。

    又过了一会儿,穆川停止了按压,而是走到烤炉那里,打开铁门,将手上的东西放了进去。

    然后他关上铁门,选了一组皮子放到空掉的那个水桶里,然后将第二个木桶里的皮革取出来,加入模具,开始重复之前的动作。

    一直重复,一直重复,直到他把身甲的十九组模全部压好,放入了烤炉中,算是暂时告一段落。

    这时杜一已经开始升起第二座烤炉。

    穆川开始弄胄甲。

    胄甲的话,比较费劲一些。

    像顶梁片,得用到三个模具,由两个外模、一个内模组成一副。

    甲叶的形状越复杂,动用的模具也就越多。

    而如果要手工定作甲胄的话,必须要先量体裁衣。

    要先根据此人的体型,烧制模具。

    而烧出一整套的模具是很费时费力的。

    所幸穆川是进行练手,不用管体型,他用的这套模具也是轻甲署自备的,不需要他自己再烧。

    这就节省了很多时间和精力。

    等到把胄甲也搞定,全部放入了第二个烤炉中,穆川又重新打开第一个烤炉,将里面的模具又重新压了第二遍。

    如是这般,等到身甲和胄甲都全部压了三遍后,天色也晚了。

    “杜师弟,余师弟,你们再跟我弄些柴火来,然后你们就去休息吧。”穆川看了看两人,说道。

    “穆师兄,你一个人会累的,我们跟你轮班吧。”两人出言道。

    “没事,作为武人,两天不休息实在算不上什么事情,我自己看着就行,你们两个回去吧。”穆川却拒绝了。

    见穆川意态甚坚,杜一和余杭只好应下来。

    不过除了弄来一批柴火,也跟穆川把晚饭送来了。

    到夜晚的时候,穆川就一个人待在作坊里。

    给两个烤炉轮流地添柴,确保烤炉里能保持一定的温度。

    除了有些累,说实话,也挺无聊的。

    他还不能睡着。

    “可惜了,若不是在内院。我倒是可以把李笑、朱豪、许明航他们拉来,帮我看会儿。”穆川耸耸肩。

    那杜一余杭,毕竟跟他没交情,这些天已经帮了他很多忙,他实在不愿意再麻烦这两位。

    到第二天中午的时候,穆川才将两个烤炉中的模具和甲片全取出来。

    经过了一天的锻烤,这些身甲片和胄甲片差不多稳定了。

    等到裙甲和袖甲也全部搞定,又是一天过去。

    把这些甲片都打好孔,修整了毛边,穆川开始髹漆。

    髹漆的步骤也很重要。

    髹漆可以提升皮革的使用寿命,使其不易腐蚀,增加坚固和韧性。

    所以只要具备条件,皮甲必须髹漆。

    总共四轮,两轮生漆,两轮熟漆。

    穆川面前正放着一个木柜子。

    这木柜的内壁衬了数层棉布和毛布,用以吸水储水。

    此物名为“荫子”。

    这时杜一已经用水壶将荫子给浇湿了。

    而穆川将手中的甲片擦干净后,就开始刷漆。

    刷完第一道漆后,他将甲片放入荫子中保存,拿起第二个甲片开始刷。

    直到第一个荫子放满,他又开始放第二个荫子。

    四个时辰后,第一轮刷上的漆已经干固,穆川取出来,开始刷第二轮漆。

    到第三、第四轮的时候,改用推光漆。

    这样又是一个半天过去。

    白天的时候,杜一余杭会帮他洒水。

    除了给荫子洒,也需要给地上洒,防止扬尘。

    髹漆需要保持湿度和干净。

    所以到晚上的时候,穆川也还是没能好好合眼。

    每隔一段时间,他都得过来洒水。

    这么不眠不休地制甲确实挺累的。

    好在等漆上完,也就没事了。

    用丝带串起来后,一副崭新的双层山羊皮合甲,便即成型。

    美中不足的是,由于用的制式模具,也没有加工,看起来并不美观。

    “呼——”

    穆川伸起懒腰,打了个哈欠。

    连续弄了好几天,总算可以回去睡一觉了。

    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得先验证一下劳动的成果。

    把这皮甲挂到无头铁雕像上面,测试开始了。

    不过这一次,穆川从墙壁上,将一张弓取下了。

    “穆师兄,你要试试皮甲的抗刺力?”杜一出声道。

    “对,这张弓是几石的?”穆川将手中的弓,很轻松地拉开了。

    “穆师兄,你力气还真不小,这可是张四石之弓,你竟然伸手就拉开了?”杜一很有些惊讶。

    他虽以力气著称,但让他拉开这弓,也得摆好架势,使出大量的臂力,没想到,穆川拉起这弓竟这么随意。

    “四石弓?那我这张皮甲应该承受不住,拿张二石的给我。”穆川只好将这弓悬回墙上。

    因为是在室内进行近距离射击,四石的弓有些太强了。

    接过杜一递过来的二石弓,穆川拉弓挽箭,瞄准好了之后,朝着那皮甲“嗖”的射出了一箭。

    箭支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叮”的一声,与皮甲擦肩而过。

    射在了旁边武器架的斧子上。

    穆川尴尬地放下了弓。

    “穆师兄,你难道不会射箭?”余杭惊讶的声音传来。

    “意外,意外,这二石弓太轻了,我不太适应……”穆川干咳一声,脸上有些火辣辣的。

    说起来,他还真不会射箭。

    但没见过猪跑总吃过猪肉。

    所以他还是会拉。

    但这个准头就……

    ——————————————————

    PS:部分细节是个人推测。

    特别鸣谢,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技术室。

    主要的制作过程,参考的是他们的研究文献,没有他们亲身实地的复原制作,说实话,这两章也无从写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