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乃是六艺之一。

    与御一样,乃是军事战争之中,最为重要的两个技艺。

    开授这两门相关课程的讲师,在武院中有好几个。

    而且受过武院特批,报名即可学,费用也很低廉。

    所以即便是家境较差的武生,也往往会在新生阶段,就将这两门技艺初步掌握。

    像穆川这样的内院生,作为国家的栋梁之才,竟然连射箭都不会,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但穆川是有苦说不出。

    武林人好像天生与箭术不搭边。

    即便是在旧的江湖时代,以箭术出名的武林高手,也甚至一个都没有。

    穆川不学是因为不隐蔽。

    弓箭背在身后会比较显眼。

    作为刺客,肯定还是体积狭小的暗器更适合。

    “老杭,你瞎说什么呢,穆师兄可是内院生,怎么可能连射箭都不会?”

    杜一却比较耿直,见穆川失手,余杭在那质疑,他立刻为穆川出声。

    但他这番耿直的话却让穆川更加尴尬了。

    他默默地把新的箭支搭好了。

    “罢了,脸丢就丢了,我就不信,始终射不中!”

    穆川心里发了狠。

    调整了一下角度,穆川的第二支箭射出了。

    可没想到,箭术还真是个不容易的活。

    依然落空。

    杜一的脸色有些僵。

    穆川阴沉着脸,开始射第三支。

    好在这第三支箭终于射中了,他长舒一口气。

    “穆师兄,箭支正中右肋的甲片,并已经完全贯穿。”杜一上去查看。

    穆川嘴角咧了咧,他才不会说他其实瞄准的是胸口……

    “穆师兄,我来帮你测试吧,我力气比较小,对拉这种轻弓比较敏感。”

    余杭却比较有眼力见,这时找了口借口。

    穆川也就没拒绝,顺手将弓箭丢给了他。

    余杭射击的时候没再拉满。

    拉大半弧、半弧、小半弧,反复射击了几次后,他给出了自己的经验之谈:“这张皮甲,在近距离内,可以承受二石弓大半弧的攻击,差不多已经算是合格的标准了。”

    “这样。”穆川点点头,还算比较满意。

    这时杜一又拿起刀,跟上次一样进行斩击。

    半晌后,他给出自己的判断:“抗劈力,在二百九十斤左右,要害的防护,则达到了三百三十斤。距离合格的标准已经非常接近,穆师兄,你进步还真是神速……”

    “这段时间,多赖两位师弟的帮忙了,你们都说说,我这次的制作,都有哪些疏漏之处,我争取下次直接一步成功,然后请易大学士过目。”

    穆川却比较谦虚。

    离合格虽接近,但到底还没合格,所以这时候,更不能马虎大意。

    “我觉得在锻造的时候,穆师兄你还是有些急了。应该等皮革再多受热一会儿再进行……”

    “把皮料削除,只留头层的时候,有些皮子削得过多了点……”

    ……

    杜一余杭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穆川认真听着,不时颔首称是。

    有了这次接近成功的经验,穆川在接下来的制作中,心境沉稳了很多。

    由于离那易大学士规定的交付时间只够做一轮的,穆川也就没有再赶。

    而是每一步,稳扎稳打地进行制作。

    “穆师兄,在家吗?”

    这一天晚上,穆川这里来了一个访客。

    由于刚刚把皮料鞣制完,他还不算忙,这时正待在家中。

    来者,个子不高,身材比较纤细,巴掌大的脸蛋,眉清目秀。

    并没有牧雪君那种极致的美丽,但看着比较让人舒心。

    “是周师妹啊,快请进。”

    见到是周玉真,穆川脸上露出个淡淡的笑容。

    虽然之前的交际并不多,辰巳两院甚至明争暗斗不少,但经过上次的曹家堡之行,两人已经算是生死之交了。

    “穆师兄,前几天找过你几次,你晚上好像都不在家,是不是很忙啊?”周玉真微抿着嘴唇道。

    “还好吧,那时我正处在制甲的紧要关头,每天晚上都得去署里盯着。”穆川解释道。

    “很忙的话,我就不打扰了,穆师兄,这是我给你买的水果,晚上再忙的话可以吃一些,不仅能解渴,也能不饿。”周玉真轻声细气的,将一箩筐水果放了下来。

    “周师妹,那就多谢了,明天皮子鞣制完,我又得开始新的一轮锻造,你这筐水果,可相当及时啊。”穆川眼睛一亮,笑着感谢。

    确实。

    因为要熬夜守候在作坊中,吃饭肯定是不用想了。

    顶多也就喝喝水。

    武人虽然耐受,但并不代表好受。

    穆川注意到,这筐水果中,有不少樱桃、桃子、栗、枣、核桃,晚上熬夜的时候吃一吃确实不错。

    “穆师兄,那我就告辞了,等你忙完了这段时间再来看你。”

    周玉真似乎有些局促不安,把水果放到地上后,就低声告辞。

    “好……”

    穆川却没有挽留。

    按照炎人惯例,如果客人要走,总归是要出言挽留的。

    即便是巴不得客人早点走,也还是得客套地出言。

    但穆川依然没有。

    他心情有些复杂。

    像是那种不知道说什么的感觉。

    送到院门口,注视着周玉真离去的背影,他紧紧抿着嘴唇,闭上了眼睛。

    “希望你我,来日不要变成敌人……”

    他在心里发出怅然的声音。

    他很清醒。

    有时甚至希望自己是不清醒的。

    可每次从梦中醒来,他就知道,他终究只是一个武林的卧底罢了。

    其实在这武院一年的时间,尤其是去年下半年,惩治梅水岩和从曹家堡回归后,都有不少女生向他表示出了亲近之意。

    却都被他的故作冷漠逼回了。

    他必须冷漠。

    武院培养的都是武学和军事这两方面的人才。

    不少武生出来之后,会成为捕快、武卫、将官……

    这些,都是他们武林潜在的敌人。

    在出发来武院之前,他曾有过打算,屠戮一些武生的好苗子,降低他们对武林的威胁。

    可人毕竟不是草木。

    他在这里待了一年的时间,也已经产生了自己的感情。

    所以他没有法子下手。

    可是以后呢?

    他不知道。

    尘世缥缈,当命运举起屠刀的时候,昔日同窗,或许再见已是敌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