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间宽敞的客厅。

    主位上,坐着一个肤色炭黑,筋骨健壮,目光沉凝的中年男子。

    这人正是易衡,主管轻甲署的大学士。

    “易大人,这是我做的山羊皮甲,请过目。”

    穆川恭敬地递过去一件甲胄。

    又经过数日的辛苦,他终于将这双层山羊皮合甲再做出一件。

    虽然还没测试,但他有信心,肯定能达到标准。

    “放下吧。”

    易衡只是轻瞄了一眼,却没有接。

    穆川的动作顿时僵住。

    “易大人,这件皮甲,主要的工序全是我亲手做的……”

    穆川有些焦急。

    他辛苦这么长时间做出来的东西,可这易衡却根本接都不接,难道是怀疑这件甲是由他人代做的?

    要是皮甲不合格的话,也就算了,可无端出现这般怀疑,教他如何甘心!

    “我的意思是,你通过了,这件皮甲自己拿回去穿吧。”易衡轻描淡写道。

    “呃?”

    穆川瞬间有些摸不着头脑,“可是易大人,你还没检查呢?”

    “这并不重要,你先坐下说话。”易衡摆了摆手。

    穆川只好先坐下。

    “我之所以给出这个考核,你的手艺好坏与否并不重要,其实就算你现在连一件皮甲都没做出来,我也会算你通过,你明白么?”易衡深深地看了穆川一眼。

    “请恕学生鲁钝,不明白。”穆川眨了眨眼睛。

    “我并不是瞎子,你这段时间的干劲署里的人有目共睹。而我要的正是这个态度,这远比制甲的经验更为重要。

    熟练的制甲匠,就算民间没有,也可以从官府调,这完全不是问题,如果只是要单纯的工匠,招你们这些内院生不是闲得慌?

    李海跟我说,你的头脑灵活,对制甲这一块也比较干兴趣,我相信他,但想成为学士,这两点可还不够,你们内院生我太了解了,很多出于好奇,进来说要做什么学徒的,绝大多数都只有三天的热情。”

    易衡侃侃而谈。

    穆川这才恍然。

    敢情这易衡是在考验他的态度。

    所幸他这段时间还比较积极,算是平安地通过了。

    “谢易大人提携!”

    穆川赶忙站起身,向着易衡鞠躬道谢。

    易衡受了礼。

    等穆川重新坐好后,他又说道,“好好干吧,我轻甲署内,有一个房间,摆放了很多关于制甲的书籍,你现在成为了学徒,就有资格翻看,如果遇到不懂的问题,可以向其他人请教,不过,能自己搞懂的还是尽量自己搞懂,像我平时就比较忙,可能没空指点你。”

    “学生一定会努力研习,不负大人期望。”穆川肃声应下。

    易衡颔首。

    这时,他似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随意道:“听李海说,你对藤甲比较感兴趣?”

    藤甲?

    听到这个名词,穆川意外得有些发愣。

    不知道这易衡怎么会突然提起这个。

    他应道:“是,学生之所以会选择学习制甲,正是出于这个原因。传说当年武侯征蛮,曾遇到过一只藤甲军,将武侯的精锐之师杀得连番大败,最后好不容易用了火攻的计策才险胜。学生就想,如果我大炎朝也可以仿制出藤甲,岂非可以所向无敌?”

    “想法是很好,可惜困难重重。”

    听了穆川的话,易衡显然是触动了什么心绪,神色中颇有些无奈之色,“其实之前,我们成丨都府的黄都监曾交给我一个委托,进行藤甲这方面的研究。

    由于藤甲数量稀少,他还专门派了人,前往南蛮,打算贿赂那乌戈洞,弄一批回来。

    可不知道,被哪个混蛋给搅和了。

    不仅杀了他派出的使者,还散布谣言,将整个事情搅黄,我们再派去的人手全被乌戈洞的人给轰了出来。”

    “这可真是不幸……”

    穆川挑了挑眉,装模作样地说着。

    呵呵……

    我会告诉你,你所说的混蛋就在你的眼前么……

    如果这时候旁边没人,他大概正发出得意的奸笑。

    心中的谜团终于全部解开。

    敢情他当年误打误撞,却在无意之间,破坏了朝廷的图谋。

    这确实不幸……

    “其实按照我个人的猜测,乌戈洞的藤甲,之所以能那么厉害,应该跟当地的植物、水文状况脱不开干系。如果去除这个独特的环境,想研究明白藤甲的成形,就像是无根之水一样,并无意义。

    所以关于藤甲的研究,我早就已经放弃了。

    除非有一天,我们大炎能彻底占据云南,将那乌戈洞纳于治下,才有重启这个计划的可能。”

    易衡摇摇头,似乎对这个问题,不想多谈了。

    不过对于穆川来说,知道这些也已经足够。

    “对了,易大人,如果我想成为我们轻甲署的学士,应该怎么做?”穆川提出了自己比较关心的一个问题。

    易衡深深看了他一眼,说道:“学士并不是那么好当的,想当我们轻甲署的学士,至少需要作出三份有独立建树的研究,以此获得内院的认可才行。”

    “如果是别人研究的成果,我拿出来提交行不行?”穆川又问。

    “按理说,是不行。毕竟,学士学士,总得有自己的学问。”易衡淡淡地说着。

    穆川却听得眼中精光一闪。

    易衡大学士这句话,可说得颇有些耐人寻味。

    按理说?

    那不按理呢?

    “谢易大人指点,学生告辞。”穆川拱拱手,收起自己的山羊皮甲离去。

    虽然说,他精心制作的的这件双层山羊皮合甲就没起到一点作用。

    有种一拳打在空处的感觉。

    但结果满意就行了。

    他回去之后,又特意备了一些礼物,去找了李海讲师,好好道谢了一番。

    能顺利地在轻甲署留下来,李海讲师所起的作用,肯定是最大的。

    另外杜一和余杭两人的苦劳也功不可没。

    他也请两人好好地吃喝了一顿。

    然后,轻甲署这块的事情,他是暂时没精力再管了。

    因为内院颁发了一个通告。

    几乎是在这则通告出现的一瞬间,它就像是飓风一样,刮过了整个内院。

    一流功法课程,即将开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