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消息,其实也不算是秘密,重要的是今天,要教的功法名称已经在告示上张贴了出来。

    “《弱水剑》?”

    告示附近,这时已围了数十个内院生,全都是过来观看消息的。

    看到教的是这门功法后,这些人讨论纷纷。

    “这《弱水剑》是什么剑法?”不少人都没听过。

    “好像是峨眉派的剑法,肯定是一流没错。”一些人在做出解释,但论及具体有些语焉不详。

    直到这时,有一个气质不凡的身影接近,立刻有人高声道:

    “耿师兄,敢问这《弱水剑》是何明目?厉不厉害?”

    见到这个人出现,在场的人都停止了窃窃私语,把目光投视了过去。

    穆川也注意看了一下。

    这是个大概二十七八的男子,行走的步履非常稳健,腰剑斜挎一把长剑,剑鞘上还装饰有宝石。

    “这《弱水剑》是峨眉派的一流下乘剑法,至于这门剑法究竟如何,看这门剑法的名字就可窥知一二。”

    这个耿师兄胸有成竹地回答着。

    “耿师兄,何为弱水?我只听说过一句‘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是这个弱水吗?”

    “其力不能胜芥,故名弱水。可以想象一下,连芥草都不能浮起来的水,该有多弱?所以后世有一个词,叫弱女子。

    峨眉派,乃是一个女子门派,这《弱水剑》正是峨眉剑法之中,比较擅长以柔可刚,以弱胜强的一门剑法,其关键,全在一个弱字,施展出来威力不显,却能克制强敌,不可小视。”

    这耿师兄侃侃而谈,仿佛对这门剑法了如指掌似的。

    在场的众人,这才恍然,纷纷出言赞叹:

    “耿师兄,你可真不愧是书阁学士,天下剑法,如数家珍啊!”

    “耿师兄,见识渊博,我等佩服!”

    “耿师兄,这门《弱水剑》你肯定必报吧,你们书阁的人,不是经常把‘技多不压身’这句话挂在嘴边?”

    穆川也有些意外。

    没想到这人竟然是书阁学士,这就难怪了。

    书阁比他们甲间的地位可高多了。

    不像他们甲间,大多数是工匠,真正的成员其实很少,书阁里汇聚的,全是一些武学见识高明,有志于自创武功的人才。

    据说,书阁里的那帮人,经常对于武学有各种交流,还有合力创造武功的。

    所以穆川当时刚来内院,就比较想进书阁。

    可惜却被直接拒绝了。

    进书阁的起码要求,就是“博览群功”,这个“功”字,可不包括三流武功。

    穆川虽然也能达到要求,但必须得露底,所以明面上还是达不到。

    而能成为书阁学士的,更加不是泛泛之辈。

    这个姓耿的书阁学士,怎么也得自创过二流武功。

    “谬赞了。一流功法,毕竟是高级功法,大家能学的话,还是尽量不要错过。”他淡淡一笑。

    “耿睿,别在这里误导别人。什么以柔克刚,我看完全是胡诌。岂不闻,一力破万巧?真正的男人,就应该正面硬刚!”

    忽然,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了。

    这时场中又过来一个人。

    是一个高大猛男,差不多得有六尺的身高,混身的肌肉垒起,粗豪的脸上挂着懒散的笑意。

    看到这个人,耿睿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其他的内院生,却都露出了一副要看好戏的样子。

    穆川看了看那猛男,若有所思。

    敢跟书阁叫板的,也就只有武堂了。

    来内院虽没多久,他却时常听说,书阁和武堂不对付,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看告示,都出现了纠纷。

    “吴麟,我看误导别人的是你吧!以柔可刚是武学真理,你又懂什么!这次内院开授一流功法课,可是一个很大的机遇,你难道想破坏大家的机缘不成?”耿睿反唇相讥。

    “呦嗬,耿睿,我提醒你,饭可以乱吃,帽子可不要乱扣!这次武院为了弥补资金缺口,后面还会陆续开授其它一流武学课,大家总归会有中意的,这个破《弱水剑》,娘们练的武功,谁稀罕!”吴麟环抱双臂,冷嘲热讽地说着。

    “愚蠢!武学之道触类旁通,技多不压身,多一门《弱水剑》,就多一门克敌的法子,你别瞧不起娘们,真遇到峨眉高手,看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耿睿冷笑道。

    “行啊,耿睿,你不是不服么,别光说不练,咱俩来做过一场,听说你会好几门一流武功,你尽情施展,我却只出一门,让大家看看,谁更厉害!”吴麟撑开双臂,做出一个活动肌肉的动作。

    “可笑,谁是谁非,大家自知,我才懒得跟你们这帮莽夫动手。”

    耿睿一甩袖子,阴沉着脸离去了。

    “哼,胆小鬼!”

    吴麟似乎有些扫兴,骂骂咧咧了一句也离开了。

    其他内院生却没有急着走。

    随着赶来的人越来越多,这里的讨论也越发热闹。

    “大家留着银子学别的武功吧,那耿师兄再厉害,还不是不敢接吴师兄的挑战!据说吴师兄也只会一门一流武功,可他却将他那门《苍熊劲》练至了大成之境,举手投足,猛不可当,可谓是男人的典范!”

    “你这不是废话么,耿师兄可是书阁学士,平时事务繁多,怎么能跟一心一意练武的吴师兄比?要我说,还是耿师兄那样学识渊博的人是我的榜样!”

    穆川待在一旁,颇感兴趣地听着这些议论。

    有人支持耿睿的看法,有人支持吴麟的。

    比较富裕的内院生似乎不太在意,觉得多学一门没坏处。

    身份是家里庶子的,表示自己可动用的银子不多,好钢要用在刀刃上。

    还有些是用刀法,枪法,斧法等其它武器的,不想学。

    这些零碎的穆川不在意,他感兴趣的是,武堂和书阁的纠纷,似乎是两种武学流派的纠纷。

    越是高级的武学,想把功法练到家就越难。

    但修炼到的境界越高,威力也越大。

    所以,虽然说那个耿睿会好几门一流武功,但估计也就炼到了小成的水平,所以面对将一门一流武功修至大成的吴麟,就立刻虚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