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这个月只更新了七万字……

    说一下情况。

    按我的想法,每写一个阶段应该是有一个进步。

    所以到第四卷结尾的时候,其实可以水个十章,但我直接一笔带过。

    然后想着,到第五卷,写出一个精彩的故事。

    但我真的高估自己了。

    愿望很好,但是能力有限。

    想了两天,头脑都快炸了,但还是没想出让人眼前一亮的情节。

    只好硬着头皮写。

    没有金钢钻,却想揽瓷器活。

    如此浑浑噩噩。

    对我这样一个没有天赋的人来说,创作确实困难重重。

    想不出情节,连一个最基础的大纲我都做不好,手也残废,时速只有1000-1500。

    写了七十万字,只有几个人看。

    之所以还咬牙不放弃,只因我不想再做一个懦夫。

    我做一个比喻吧,就跟支教一样。

    为什么拿这个作比喻,是前不久看人哂出自己的支教状况,比较受感触,拿出来打个比方。

    支教分两种,一种资历型,一种奉献型。

    资历型支教,就是去干个几年,回来有政府安排工作。

    支教的经历,相当于是一个跳板。

    所以我起名叫资历型。

    奉献型,就是纯粹的,为了奉献自己的爱心而支教。

    很高尚,但是也很惨。

    虽然说帮助了山区儿童,但自己就……

    感觉我写也是如此。

    情怀是有,初心也有,但你让我真的不求回报,辛苦个一两年把这本书创作完成,我觉得我做不到。

    所以我经常在章末求个均订什么的,虽然一点用没有。

    我比较认可的模式,是资历型。

    创作这本书,我觉得也是一种资历。

    在创作的过程中,对自己的写作水平是一个提高,这就是勤能补拙的表现,虽然在这段时间,基本没有收入,但确实是有潜在的回报。

    而一旦放弃,那就什么都没有。

    没有资历,没有奉献,真正的一无所有。

    我这个比喻比较功利,让大家见笑了。

    如果一开始,知道创作武侠书竟然这么艰难,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改变初衷。

    时代浪潮的大势,说一句武侠已死确实不为过。

    但世界上总是有一些比较“怀旧”的人。

    比如说出了很多新的好玩的游戏,他还在玩那些老掉牙的古董游戏,比如很多新潮的唱片都出来了,他还在听几十年前的老歌,又比如,各种惊爆爽快的纷纷出世,他还在怀念小李飞刀,流星蝴蝶剑。

    这种跟不上时代的人,就应该被时代所淘汰。

    就像我。

    “我梦见自己在冰山间奔驰。

    这是高大的冰山,上接冰天,天上冻云弥漫,片片如鱼鳞模样。山麓有冰树林,枝叶都如松杉。一切冰冷,一切青白。

    但我忽然坠在冰谷中。上下四旁无不冰冷,青白。而一切青白冰上,却有红影无数,纠结如珊瑚网。我俯看脚下,有火焰在。

    这是死火。”

    大概就是这样的一种心境。

    摘自鲁迅《死火》。

    这段意象描写,不愧是大师出品,实在很精妙,不知道大家看懂没有。

    我将这种状态称为,心如死火。

    既希望又绝望,但无论如何黯淡,都绝不熄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