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功境界,一般分为,入门,小成,大成,圆满,化境。

    入门最易,能简单施展出来,就算入门。

    小成,则是指修炼有一定成就。

    入门和小成之间的跨度大,但修炼不算难。

    而从小成开始,修炼就非常不易了。

    每上一个台阶,都要花费很大精力。

    一般而言,形容此人的武功“渐入佳境”,就是从小成到大成的过度阶段。

    而若将一门武功的奥秘全部洞悉,能施展出全部威力,就是圆满。

    圆满之上,还有第五个层次,化境,也就是出神入化。

    这个层次,其实已经将武功修炼到了超出范畴的境界。

    比如一门三流武功,若能修炼到化境,就可匹敌二流武功。

    穆川的《大狗拳》、《狸猫爪》、《鞭腿》就属于这个层次。

    化境这个层次实在难以形容。

    在旧的江湖时代,也有武林高手,通过一门不入流武功,就可纵横江湖的。

    但非大毅力者不可为。

    比如,将一门最简简单单的劈砍,每天修炼个一万次,坚持十年,就是大毅力。

    扪心自问,穆川并不觉得自己是这种拥有大毅力的人。

    他觉得,若是有高级武功可以修炼,还是优先修炼高级武功,毕竟起点高。

    另外,修炼之中,常会出现瓶颈。

    就是修炼到一个程度,感觉再怎么修炼都无法进步。

    这种瓶颈,低级武学还好,在高级武学中就比较常见了。

    若同是一流武功对敌,下乘和上乘的差距,相当于小成和大成的差距。

    比如一流上乘的武功,小成层次,就可匹敌一流下乘武功的大成。

    当然,这只是一般性的讨论,同是一流上乘武功,其差距也是非常大的,有的接近顶级,有的却只是略超出下乘,并不好类比。

    武堂注重实战,以能将一门武学发挥到出神入化之境为目标。

    武堂之人,会的武功可能不多,但都非常专心,在自己擅长的武功上极有建树,因此实战能力,端的不可小视。

    比如吴麟,他的《苍熊劲》应该是一流上乘武功,若他将这门武功修炼到大成境界,那耿睿不是敌手也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

    今天的这次纠纷,也算是从侧面给穆川提了个醒。

    那就是,武学并不一定越多越好,所谓贪多嚼不烂,正是此理。

    接下来的这几天,穆川便开始筹钱。

    他这段时间总共做出四件皮甲。

    第四件完好,前三件在测试的时候有破损,他将其中一件拆了,用其中的完好甲片补上另外两件破损的部位,最后共得出三件皮甲。

    他将这三件皮甲全卖了,共得五百两。

    然后公开宣称,要为了上一流功法课而借钱。

    没想到,他这人缘还相当的不错。

    很多认识的人都表示愿意解囊相助,甚至还有很多素未谋面的女生都找上门。

    这等热情,让穆川有些始料未及。

    他本来估算着,能借到几千两就算不错了。

    没想到最后一合计,竟然有两万两。

    而且,如果他愿意再跑跑,估计还能再借到相当一笔钱。

    不过暂时够用了,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看来人脉的作用,不可小视。

    他去年做的事情,攒下不少人情,也算是没白做。

    他将借钱者,和借钱的数量全记录好了,打算等一流功法课上完了之后,再用做悬赏得的钱一一还上。

    也就在《弱水剑》的课即将开展的前夕。

    兰州以西二十里,一座小庙,正在发生一场激斗。

    一人是阴柔俊美的少年,另一人,穿一身黑色夜行衣,脸色苍白,眼神轻浮。

    两人正一个施展爪功,一个摇着手里的折扇,在进行对攻。

    施展瓜功的自然是龚纬。

    他出来之后,第一个先锁定了那西夏普猪察。

    因为此人行事肆无忌惮,不知掩藏行迹,因此相对来说比较容易追捕,龚纬怕耽误穆川的事情,便第一个先锁定了他。

    一路追查,龚纬顺着普猪察留下的踪迹来到了兰州城。

    但他不敢再往前了。

    因为兰州是大炎和西夏的交界。

    再往前,就要到西夏的地面。

    而一旦到了西夏,主客场易势,追捕不一定成功,反正自己可能会遭到危险。

    考虑到穆川交代的安全第一,龚纬只好无奈放弃。

    但没想到的是,追杀普猪察未果,他却在兰州城中,发现了另外一个采花贼,“浪蝶”顾乐的踪迹。

    在兰州待了两天后,他终于靠着《深嗅功》锁定了顾乐的踪迹,并在今晚,趁那顾乐在城中进行采补之时,杀了过去。

    但没想到,那顾乐的警惕性却是非常的高。

    虽然正在进行**,但还是靠着惊人的轻功,在千钧一发之际,躲过了龚纬的必杀一击,逃了出去。

    龚纬一路追杀,终于在这间小庙中,逮到了他。

    “哈哈哈,蠢货,你有没有想过,我左不逃,右不逃,可为什么偏偏要逃到这座庙里来?”

    战了五十余招后,顾乐往后退出两步,背靠墙壁发出大笑声。

    龚纬闻言皱了皱眉,停住了动作。

    “这座小庙里,我早就点燃了迷香,预作退路,你竟然蠢到杀过来,别装了,你现在是不是感觉到欲火焚身,有种迫不及待想要发泄的感觉?”顾乐得意地笑着。

    龚纬脸色微微一变,扫向了顾乐的下半身。

    因为是在**的时候逃离的,这顾乐的裤腰只被他匆忙地系上。

    现在经过数十回合的打斗,这松松的裤腰又垮了。

    露出了里面的那话儿。

    注意到龚纬的眼神,顾乐不仅不遮羞,反而像抓住了龚纬的痛脚似的,淫秽地笑了:

    “呦,瞧你这副小模样,还是个兔爷,求我啊,只要你跪下来求我,我就给你点甜头,你看怎么样?”

    “你该死!”

    龚纬勃然大怒,身化数道残影向着顾乐逼过来。

    “小宝贝,别发火么,越发火啊,我这‘暗欲迷情香’的味道你越承受不住,到时候欲火焚身而死,可别怪我没提醒你。”顾乐却依然浑不在意,轻佻地调笑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