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龚纬盛怒之下,一双爪子,寒光直冒,招招阴狠,式式凶辣,竟招呼顾乐的下身。

    “小宝贝,手下留情……等等!不可能,为什么我的‘暗欲迷情香’还没发作!”

    抵挡了几招后,顾乐终于脸色大变!

    他的武功本就不及龚纬,现在又处于大意的状态,被龚纬的这一发狠,逼得有些岌岌可危起来!

    可直到现在,他的“暗欲迷情香”竟然还没发作?

    这怎么可能!

    难不成……

    联想到龚纬有些阴柔的气质和发尖的嗓音,他终于彻悟,脸色却已变得惨白如纸:

    “你,你竟是宫中的太监!”

    “天要亡我!”

    被龚纬一爪子拍在肩上,顾乐口吐一口鲜血,一脸绝望地倒了下去。

    受了《阴缺爪》造成的内伤,他经脉受损,全身疼痛使不出力。

    “高级武学!你果然是宫中的太监!可恨,我顾乐不服!我只是让那些女子,体验一下极乐的快感,这是在做好事,你不在宫中当差,抓我做什么!”顾乐哀嚎。

    龚纬却不理他。

    而是静静地看着顾乐露出的,那正在蜷缩的话儿。

    脸色中,浮现出一抹阴翳。

    “你,你想干什么!大人啊,你饶了我吧,我顾乐一定痛改前非,以后再也不作恶了,求求你,放了我这一遭吧!”顾乐身子一颤,慌忙用手遮盖住下体,声泪俱下地求饶。

    龚纬却依旧漠然。

    他伸出一只手,将顾乐的胳膊拉开,另一手从怀中取出了一把小刀。

    月光透过小庙的窗户照进来,这把刀的刃身正散发森森的寒意。

    “这胯下之痛,当天下人共享!”

    呢喃的声音传来,龚纬发出一声厉笑,猛地朝顾乐的下身挥了过去!

    “啊!!!!!!!!!”

    鲜艳的红色喷薄而出,如黑夜泣血!

    ……

    天落微雨。

    一百名武生静立在演武场中,被雨水打得头发和衣服有些湿润,却都浑不在意。

    而是目光紧紧盯视着台上,一个束着头发的中年尼姑。

    这中年尼姑难看地绷着一张脸,紧咬嘴唇,眼神中透露着浓浓的不甘。

    可是,在旁边两个内院长老的监督下,她不得不用死灰一般的语声,毫无感情地开了口:

    “《弱水剑》第一式,绕指柔,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她直接在台上开始了《弱水剑》的传授。

    甚至连最最基本的自我介绍都没有。

    似乎她是羞于提及自己的道号。

    这导致,台下的众武生现在还不知道她叫什么。

    不过事实很清楚,这中年尼姑,绝对是峨眉派的高手无疑。

    穆川在心中发出一声哀叹。

    其实自从知道,内院要用传授一流功法课进行筹钱的时候,他就知道,多半还是会用他们武林的东西。

    因为不用心疼。

    覆灭剑南武林缴获的武林秘籍,大多都收入了武院。

    将这些白得的东西拿出来,泄漏就泄漏,反正白得的。

    剑南道,除了顶级门派蜀山,还有三大一流门派,峨眉、青城、唐门。

    现在内院拿峨眉的武功用来传授,穆川并不意外。

    他意外的是,不知怎么,内院竟逼迫得一个峨眉派的高手,亲自前来传授她们峨眉的武学。

    这在旧的武林时代,简直不可想象。

    一流武功,不管是任何门派,都肯定是不传之秘,绝不容外人窥伺。

    现在峨眉派,竟然已经沦落到要自己糟贱自己的绝学。

    她们的日子,一定相当不好过。

    个中无奈,可想而知。

    可穆川除了同情,也别无它法,只能更加用心地修习这门武学,将来再扭转这个局面。

    其实这《弱水剑》还是挺受欢迎的。

    内院的武生,总共也就一百五十人左右。

    这次来了一百个,已经是大部分,估计有不少内院生也是通过借钱才凑齐的学费。

    “《弱水剑》第二式,弱柳扶风……”

    这时,中年尼姑草草地讲完了第一式,打算讲解第二式。

    然而却被一声粗喝打断了:“停!”

    说话的,正是监督他的两个内院长老之一,

    “妙空师太,这第一式,你讲解得太不清楚了,恐怕这帮学生还领会不了,‘请’你再‘仔细’讲解一下好吗?”

    这长老虽然是用的“请”字,但这说话的口吻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哪里有半点客气?

    妙空沉默了好一会儿,拳头握紧又放下,才木偶一般地点了头。

    两个时辰过去。

    妙空教了《弱水剑》的前三式。

    这场传授也到了结束的时候。

    不过不少内院生都提出了抗议。

    “长老,妙空师太教的太不认真了,我们还没学会,这可怎么办?”

    “是啊,两位长老,我要求延长教学时间。”

    “妙空师太,刚才那一招‘绕指柔’,你能不能慢点施展,我真没看清楚。”

    一时间,演武场中有些人声鼎沸。

    “肃静!”

    一长老摆了摆手。

    等到场中安静下来,他才说:“接下来,进入提问环节。我宣布,每一个内院生,在这次的传授中,都有一次提问的机会,用完即止,比如今天你提问了,之后就再也不可提问。现在都听明白了吧,有人要提问么?”

    “长老,只能提问一次?”

    不少武生似乎有些不满足。

    “不要不知足!其实妙空师太,已经把基本的全讲出来,《弱水剑》毕竟是一流武功,需要个人参悟,哪里是短时间内上一堂课就可学会的?你们真把自己当武侯再世不成?”

    长老说出这番话,武生们才算是被安抚下来。

    也是,高级武学修炼不易,如果非得教到让他们这些武生全部都学会,估计光这前三招,就得教个几个月,而且还不一定教的完。

    好在,还可以跟其他武生讨教。

    武院只紧止私相传授武学,如果是两个都有资格修习这门武功的武生互相探讨,那是完全无所谓的。

    “湄儿,你有什么想提问的没有?”

    穆川在心里默默地问了一句。

    由于担心自己学不会,白花一万两,所以他干脆也让妹妹一块听讲。

    ——————————————————

    PS:我想报复社会怎么办?

    我打算,假如我终于太监了,我就提一把小刀,在夜深人静之时,专门潜入别人的住宅,然后对准某个部位,“刷”的一声挥下去。

    这画面是不是很美?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