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什么想问的,回去修炼一段时间应该就可以掌握。”穆湄的口吻显得很随意。

    “好,那我也先不问了。”穆川颇为无奈地应着。

    他确实很无奈。

    自从上一次,穆湄从那罗波山回来,他就渐渐发现一件事情。

    妹妹的悟性提升不少。

    或许是服用了那赤参果导致的,之后,在领悟武学,两人共同探讨的时候,他竟有些跟不上妹妹的思路。

    这在以前,可是从来没出现的情况。

    毕竟他们两个是双胞胎,资质是一样的。

    如果搁在以前,差不多两人都是上人之资,但经过那次的短暂天才体验,事情就发生了变化。

    穆川也获得了一些益处,思路更加清晰,对武学的领悟力也提高了,资质是提升了不错。

    但是穆湄是赤参果的直接服用者,她悟性的提升,已经达到了接近天才的水平。

    而且,那次参悟《彩云仙游诀》还带来了一桩极大的益处。

    比如你让从来没种过田的人去种麦子,他可能不懂,但若是让一个种过水稻的去种麦子,他种麦子就会容易很多。

    触类旁通,下次再遇到顶级武学,参悟起来就绝不会像上次那样难。

    望宝山而只能空手归的感觉是很可怕的。

    此外,穆湄的精神也有很大的提升。

    像《双生诀》,如果开启共享视界,穆川现在顶多能持续地使用一个多时辰,再用就会伤神。

    可是穆湄的话,连续用两个时辰都没压力。

    所以穆川心情是比较复杂。

    一方面,妹妹资质提高他自然是很高兴,但另一方面,他心里也产生了一个落差吧。

    这时候,场中本来跃跃欲试的人已经不多了。

    因为只能提问一次,所以不少武生都选择把机会保留,只有一部分实在困惑难解的,还是忍不住把问题问了出来。

    其他人就算明白这个问题,也还是在认真听。

    等到小半个时辰过去,这次课才算是终于结束。

    一个月之后的清晨。

    穆川在自己的庭院中,手持一把精铁长剑,凝神静立。

    “绕指柔!”

    一声轻喝,他脚步斜胯,长剑抖出一道圆转的劲力,又连续地旋转,无形的气劲抖散,就如同弱水中,震荡开的涟漪。

    将整套《弱水剑》都施展了一遍后,穆川才收剑而立。

    不过,除了第一式绕指柔,他后续的招式施展出来却少了很多神韵,

    一个月的时间,他只将《弱水剑》的第一式,也是他修炼得最多的一式,给成功入门。

    剩余的招式,他暂时还只能使出个样子,未得精髓,不过也只是个时间问题。

    看了看天色,穆川把剑挎在腰剑,走了出去。

    今天是约定的,龚纬回来的日子。

    他准备去龚纬那里看他回来没有。

    等赶到地头,穆川装作在街边的树荫下面休息,而等待了一小会儿后,一道风尘仆仆的身影终于在街角出现。

    注意到穆川,龚纬没有打招呼,只是使了个眼色,自己先走进了屋。

    这里是城中比较偏僻的位置,见左右无人,穆川也跟了进去。

    “小纬,这次收获怎么样?”

    “大哥,不好意思,此行不太顺利。”

    龚纬露出一丝惭愧之色,将自己背上的一个包裹放到桌子上,解开。

    露出了两个人头。

    由于已经用石灰腌制过,这两个人头依然还具备一定的辨识度。

    穆川仔细看了一会儿,沉吟道:“狂蝶顾乐?还有杀人鱼晁七?”

    “嗯,这狂蝶顾乐算是一个意外,我本来是追踪西夏普猪察的,但到兰州没敢追下去,得亏了大哥你教给我的《深嗅功》,我才在意外之下,发现了狂蝶顾乐的踪迹,这厮还敢嚣张,结果还不是被我给做掉了!”龚纬似乎在回味什么,眼睛眯起,舔了舔嘴唇。

    穆川听得挑了挑眉。

    听龚纬的语气,这狂蝶顾乐,竟似死状颇惨?

    “杀人鱼晁七,我之所以选他,是因为他除了杀人劫货,还贩卖私盐,身上的盐味比较重,在捕杀狂蝶顾乐这事中,我发现《深嗅功》确实还挺好用的,就圈定了晁七,所幸经过一番追查和恶斗,我成功将他的人头割下来。”龚纬指着人头,颇为自得的样子。

    “很好,这次辛苦你了,这两个人加起来也有五千两的赏银,算是一半的一流功法了,你这次功不可没。”穆川拍了拍龚纬的肩膀,欣慰地点了点头。

    龚纬说起来容易,可他却知道,能上这内院悬赏名单的,又有哪一个是易与之辈?

    其中经历的凶险和恶斗,龚纬不说,穆川也能够想得到。

    “大哥,没什么辛苦的。”

    被穆川拍着肩膀,龚纬显得精神一振,抖擞道,“通过这次战斗,我的实战经验和武功也得到了很大提高,比起我出发前,不可同日而语。”

    “那是,武功修炼得再好,也得有发挥,所以武人要经常实战,对自己的武功进行锤炼。”穆川同意地点了点头。

    “只是,我本来准备杀三个人,让大哥能直接晋升暗捕的,可惜这悬赏上的人,不太好找,我大半的时间都花在追踪上了。”言下,龚纬颇有些遗憾之意。

    “没事,你就算弄来三个人头,我也打算等这次我们出发回来之后,一块提交的,这不妨事。”穆川表示无妨。

    “大哥,你这次有多少时间可以用来做悬赏?”龚纬道。

    “半个月吧,最长不能超过二十天,不然第二次一流功法课我就赶不上了。”穆川道。

    “悬赏目标选定了么?”

    “选定了,这段时间,我又去贡献堂查询了几次,锁定了几个目标。我打算第一个拿索朗丹珠开刀。”穆川很快道。

    “索朗丹珠?那个吐蕃人?”龚纬有些意外,皱眉道,“大哥,我觉得还是不要选吐蕃人,就跟我这次追杀那西夏人似的,他们一逃回去,我们不好追啊?”

    “无妨,这些明日再说,你奔波了这么长时间,先好好休息一下,我也要回武院安排下事情,等妥当之后,咱们明日清晨,准时出发。”穆川摆了摆手,先告辞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