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川将武院的事情安排了一下。

    主要是向他常去的地方请了下假,甲间,榆林苑,幽林小筑……

    把此次出行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第二天,穆川一身劲装,携带包裹,腰挎长剑,缓缓地走出了门。

    走在武院的小路上,不时有其他认识的武生跟他打招呼。

    “穆师兄,这副打扮,是要出远门?”

    “对,之前为了凑内院的学费,我欠下不少债,准备出去做些悬赏任务,好把债还上。”穆川一一回应。

    “穆师兄,那你可一定要当心啊,被悬赏的那些恶徒可不是容易对付的,尤其那些武林人士,更是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

    “放心吧,我会小心的,那些武林恶徒,为祸四方,坏我大炎社稷,上次历练中,不知有多少同窗丧生在他们手里,我穆远游又岂能轻饶了他们!”

    穆川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逢人就如此这么说。

    反正,经过口口相传,估计他出去做悬赏任务的事情,应该很快就能在武院传开。

    那样的话,他减轻自身怀疑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

    龙安县东南的官道上,一辆马车正徐徐而行。

    车厢内坐着两个人。

    其中一人,身姿端坐,一只手却停在空中比划着什么,面容似在沉思。

    另一人,也正在车厢内闭目盘膝,修炼内功。

    这两人,正是穆川和龚纬。

    一个在以指代剑,参悟《弱水剑》,另一个在修炼《残月阴缺功》,还都比较勤奋,

    “两位公子,龙安县就要到了。”

    这时,车夫的声音从前方传过来。

    龚纬缓缓睁开眼。

    穆川却似乎是被打断的样子,有点不悦,但既然到了地头,也只好悻悻作罢。

    “大哥,你这次出来,时间有限,为什么非要选那索朗丹珠?”

    龚纬看着穆川,问出了悬在心头的疑问。

    “据内院给出的情报,此獠最近作案比较频繁,而且,还有消息指出,有吐蕃高手也在对此獠进行追杀,我怀疑,此人很可能是已经叛出了吐蕃。”穆川沉声道。

    “哦?那敢情好,如果这索朗丹珠是被吐蕃和大炎两头追杀,没人庇护,那追杀起来,确实容易多了,不过此人在这般情况下,还能逍遥这么长时间,看来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龚纬点点头,言下却也有些顾虑。

    “所以我们更不能大意,一会儿进城,先去官府,看看有没有详细的情报。”

    两人说着话的时候,龙安县城已经到了。

    城门口有一小股人潮,两人也没有下车,坐在车上排队。

    等轮到他们的时候,有两个守城士兵走过来,“咣当”一声拉开了门。

    穆川和龚纬依然静静坐着,不为所动。

    “两位……有路引么?”

    被两人气势所慑,两个守城士兵动作顿时一滞,说话间已不由客气上了三分。

    “没有。”

    穆川掏出自己内院生的腰牌递了过去。

    两个守城士兵接过一看,其中一个立刻大惊,赶忙陪笑:“原来是内院来的公子爷,快快请进。”

    等到马车进去,另一个士兵似乎是新兵,纳闷道:“老张,内院,什么内院?我怎么没听过,跟上院和下院有什么关系?”

    成丨都下院,成丨都上院,名气确实大。

    由于内院是架设在上院里的,并不直接对外招生,所以对普通平民而言,知名度反而不如前两者。

    “你只需要知道,这些人得罪不得就行了,别看人家现在年轻,可再过十年,就连咱们龙安县的县令啊,在人家面前,也只有低眉俯首的份。”

    老兵感慨着解释了一句,又去盘查下一个人。

    “两位公子,现在咱们去哪?”车夫这时又问道。

    “县衙。”

    “好嘞。”

    等赶到地头的时候,穆川和龚纬下了车,走到了龙安县衙前。

    “你们两个有什么事?县衙重地,无事请速速离去。”

    守门的差役喝问道。

    “叫你们都头出来,我有事问他。”穆川淡淡道。

    “你是什么人?我们骆都头可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听到这般口吻,差役惊疑不定地看着两人。

    穆川一语不发,将自己的身份腰牌丢了过去。

    “内院武生?”

    差役神色一震,点头哈腰道,“两位公子,先请叫来坐,我这就去叫我们骆都头过来。”

    被另一个差役带领着,两人来到了县衙的一间厢房等候。

    过了一会儿,一个方脸环眼,左脸上挂着一道刀疤的男子走了进来,身后还随着三个捕快。

    “这位就是内院来的穆公子了吧,在下龙安县都头骆征,不知穆公子大驾光临我小县城,有何贵干?”这骆征拱拱手,言语之间,显得颇为客气。

    “骆都头客气了,我这次来,是想征询一些事情,我听说,就在十日之前,吐蕃人索朗丹珠在你们县城,奸杀了几个女子?”穆川直接出言询问正题。

    然而骆征还没答话,他身后一个年轻的捕快却双目赤红,激愤地发出声音:

    “穆公子,你是来缉拿那恶徒的?那太好了,那个畜生,我无时无刻不想将他绳之以法!”

    穆川有些意外地看向了他。

    “小丁,你胡乱插什么话。”

    骆征扭头呵斥了那年轻捕快一句,语声中却并无多少责怪之意,相反,却叹息一声,对着穆川道,“穆公子,让你见笑了,你也别怪丁延他不懂礼,只因……我们县城中遇害的几个女子,其中一个,正是他的表妹……”

    “原来是这样。”穆川理解地点点头,“小兄弟请节哀,没错,我此来,就是为了缉捕这个恶徒,所以我需要你们配合,以便我掌控他更多的信息。”

    “这样,我明白了,穆公子,你们先随我来,几名遇害者的尸体还放在停尸间,我想你们有必要先了解一下。”说完,骆征又转过头,拍了拍那丁延的肩膀,“小丁,你就将王忤作叫过来,另外,你之后不要再跟来了。”

    丁延紧咬着牙关,一语不发,握着拳头走了出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