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尸间。

    穆川和龚纬站在几张白布蒙着的尸体前面,骆征和几个捕快在陪同。

    很快,忤作也来了,而那丁延出乎意料的,也同样跟过来,只是脸色如同乌云般阴沉。

    尸臭味有些重。

    虽然已经被草药掩盖过,空气中弥漫的味道还是让人恶心。

    “凶手很凶残,这些尸体,都被砍成了几截,后来我们才拼凑回来。”

    王忤作掀开一场白布。

    这是一具女尸。

    头、臂、身、腿,尽皆被利刃斩开,支离成好几截。

    现在勉强拼凑回来,用草药将尸体的接缝处掩盖,减轻了大部分惨状,却依然让人看了想作呕。

    “从现场勘探出的痕迹,可以肯定,当时凶手与遇害者,正在进行交尾,就在交尾之后,惨剧便即发生。”忤作解释当时的情况。

    “这些尸体的皮肤,似乎有些异常的干瘪?”穆川仔细地打量着死者,发问道。

    “对,不仅仅是皮肤,包括头发,都有短暂时间内衰老的痕迹。”王忤作将女尸的头发截下一段,捧在手心给穆川观看。

    可以看到,这些头发干枯而又显苍白。

    “肾者主蛰,封藏之本,精之处也,其华在发。死者头发呈现出的症状很明显地表示出,其死前,精气有大量的流失,可以断定,凶手绝不仅仅只是单纯的强奸,而是在进行采补,而且这个采补的力度非常大。”

    忤作继续说,

    “正常的采花贼,多少会顾念一些露水之谊,就算采阴补阳,也会适可而止,不会一次吸干。可这个凶手,更像是尽一切可能掠夺,掠夺完了便即将尸体肢解,其心性之歹毒可见一般。”

    “王忤作,那你认为,凶手既然将遇害女子的精气都采补走了,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将其肢解?就算不肢解,直接杀死女子也可以,为何要采取如此凶残的手段?”穆川又问着。

    “很简单,凶手很可能是在一种极度压抑的心态中,所以他需要发泄,而这些被他采补完的女子,就是他用来发泄的对象。”王忤作肯定地说着。

    “王师傅这个判断是没有错的。”在旁边的骆征接过话茬,道,“这段时间内,有多处的民众,曾亲眼见过索朗丹珠跟几个番僧在激战,有很大的可能,他是处于一种被追杀的状态。”

    “那么,那些曾经目睹过这些战斗的民众,有没有目睹到事情的结束?”穆川道。

    “没有,他们只看到,那索朗丹珠且战且逃,似乎受创不轻。”骆征摇了摇头。

    “所以,索朗丹珠对女子进行掠夺式的采补,很可能是在疗伤?”穆川又道。

    “应该是这样,不少采补功法,都有着类似的功效。”骆征同意地点点头。

    “索朗丹珠的具体修为如何?”

    “二流,他这段时间,杀了不少追杀他的番僧,还有我们朝廷的高手,但是,他自己也受伤不轻。”骆征道。

    “受创的二流么?有没有跟他交战过,还活下来的人?”

    “没有,此人手段非常凶残,凡是追杀他,并不幸与其遭遇的人,没有一个活下来的,其中包括几个我们龙安附近州城的上捕,身手都相当不错,但也没能活下来。”骆征说着,神色显得很凝重。

    在场的其他人,脸色都有些压抑,包括龚纬。

    很明显,这个索朗丹珠,绝不是易与之辈。

    在被番僧和朝廷高手同时追杀的情况下,还这么凶残,连一个活口都不留,其手段之可怕,可以想见。

    只有穆川神色还保持着正常。

    对于索朗丹珠是二流高手这个事情,他自然早就知道。

    原因很简单,他第一次看到索朗丹珠悬赏的时候,还是二千两,第二次去看,涨到四千两,最后一次看的时候,已经涨到一万两。

    知道穆川想追杀这个人,那贡献堂的执事还进行了劝阻。

    之所以悬赏一直在涨,是因为不断有追杀他的朝廷高手被杀。

    可穆川反而更坚定了。

    一万两的赏银,等于一次做了几个悬赏任务。

    “对了,穆公子,冒昧问一下,你是什么修为?”这时,那骆征看着他,有些迟疑地发问。

    这倒不是他看不出来。只因有些功法是可以隐藏修为的,他怀疑穆川就可以。

    “三流。”穆川道。

    “什么!”

    “穆公子,你……你没开玩笑吧!”

    此言一处,几个捕快都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向了他,一脸惊愕。

    那丁延更是不敢置信地惊呼一声,旋即满脸都是失望之色。

    原以为,有这个内院来的高手在,表妹的仇有望报了。

    结果现在希望瞬间变成了绝望。

    那索朗丹珠何等凶残,你一个三流高手也敢来追杀他,不是找死么?

    “内院生中,二流高手的数量也只是占到一小半,我是三流修为这有什么稀奇的?”穆川淡淡道。

    “穆公子,请恕骆某失礼了,你们内院生,都是大有潜力之人,以后也是我朝之栋梁,没有必要就这么折在一个番僧的手里。”骆征忍不住说出了心里话。

    “哦?你们就这么笃定,我不是那番僧的对手?”穆川扬了扬眉。

    这倒不是他自大。

    只因为,一般的二流高手,还真不放在他眼里。

    何况,这次他还有个帮手,龚纬。

    “穆公子,我知道以你的实力,可能一般的二流高手不是你对手,但这个索朗丹珠真的不一样。”骆征忍耐住心绪,苦口婆心地说,“文州,龙州,石泉,这都是州城一级,可是就是这些州城里的上捕级高手,都折在了那番僧的手里,需知道,以他们身经百战的经历,就算不敌,一般也会见机脱身,可是面对那番僧,竟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这意味着什么,我想穆公子你应该明白吧。”

    穆川知道骆征的意思。

    正如骆征所说,两方交战,一方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可见实力悬殊之大。

    “骆都头,感谢你的好意,可是我穆某可没有半途而废的习惯,此獠如此凶残,若不能将他绳之以法,这世间的公理又存在于哪?”穆川沉声反问。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