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穆公子,你也得量力而行啊……”

    “不用说了,我意已决!”

    “锵”的一声,穆川将腰间的剑拔了出来,借着剑刃的寒光,大义凛然地发声,“我学这一身武艺,可不是用来临阵逃脱的,为了我大炎朝的黎民百姓,就算我在与恶徒的搏斗中战死了,也死而无憾!”

    这般义正词严的话,让在场之人,肃然起敬。

    连之前觉得他不自量力的人,也有所改观。

    为了正义奋不顾身的人,总是让人敬佩的。

    “穆公子,如果你要追杀那淫僧,请带上我!”

    丁延目露决然之色,走上了前。

    原本他已经绝望,但穆川的这番话,却让丁延重新燃起了心底的决意。

    如果连穆川这个前途远大的内院生都可以不顾身死,那么为了给表妹报仇,他一个小小捕快就算战死又能如何!

    “这个……”穆川却有点犹豫。

    普通的三流高手,他还真有点看不上,担心会拖后腿。

    不过,看到丁延目光中燃起的复仇火焰之后,他有些触动,还是答应了,“行,那我就允许你,跟我一块行动,不过,一定要听我的号令行事。”

    “多些穆公子,你放心,只要能除掉那淫僧,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丁延充满恨意地说着。

    骆征见状,叹息一声。

    其实他是不愿意丁延跟穆川一块行动的。

    别看同是三流,可穆川这内院生,实力绝对不知道甩丁延几条街。

    真遇到那索朗丹珠,很可能丁延帮不上什么忙,自己反而危险。

    但是,此时他就算劝阻也没什么用,丁延和他表妹的感情太好,这种亲人之仇,也劝不了。

    “那就这么决定了,我这次出来,时间有限,需要尽快追查到那番僧的下落,骆都头,这点你有什么可以帮我的吗?”穆川点点头,又看向骆征。

    “关于这点,我倒是有一个提议。”骆征沉声说,“我不建议,你们直接去追踪那番僧。”

    “哦?不追踪他?骆都头,你何出此言?”穆川有些意外,不解地说道。

    “很简单,因为我们对这番僧实在所知有限,目前的大多数情报,还是来源于他们吐蕃自己人。所以,如果穆公子你想节省时间的话,我觉得可以从这点着手,现在,就在我们龙安县,就有一批番僧落脚,正在追杀那索朗丹珠,只有番僧才了解番僧,他们之间如果追踪,效率至少是我们的数倍,所以我觉得,穆公子你不如盯着那帮番僧,一旦他们有所行动,你就跟上,不仅省时省力,效果也好。”骆征缓缓陈说着。

    这番话,倒听得穆川眼睛一亮,击掌赞叹道:“好主意!骆都头,你这个建议可是相当的有用,原本我还发愁,如何找到他,有了你这个法子,我就放心多了。”

    “那淫僧在我龙安县为非作歹,我身为都头,又岂能袖手旁观,丁延,你注意盯着那帮番僧,如果他们有确凿的动静,就即刻通知我,我会带领大队人马一块去襄助你们,明白了么?”骆征看向丁延,吩咐着。

    这也算他的一个私心。

    丁延时常跟在他身边,他视丁延为子侄,并不愿他就这么轻易丧生,这个通报的主意,就可以起到保护的作用。

    丁延有些犹豫地看向穆川。

    “行,那就这么决定了,如果有骆都头亲自出手帮忙,我的把握也更大,不过实先说好,淫僧的人头还是归我,我回内院禀告需要凭证。”穆川爽快同意了。

    再继续收集了一些关于那索朗丹珠的情报后,穆川和龚纬就离开了,而丁延则走在前面,给他们领路。

    不一会儿后,来到了一家客栈。

    “穆公子,龚公子,有一些番僧目前就在这家客栈居住,每天都进进出出。”

    丁延跟两人说了一句。

    进入店面,丁延很老练地办了三间天字号房。

    接着,他带领两人上了三楼,进入了其中一个房间。

    将窗户打开后,可以看到不远处,一个单门独院内部的景色。

    此时这院子里边,正有一个红衣红帽的番僧在打坐。

    在丁延打开窗户后,这番僧有所警觉地看了过来,不过见是一个捕快后,很快就失去了兴趣,继续闭目打坐。

    “红色的僧帽?这应该是宁玛派的喇嘛。”穆川说。

    “穆公子?你对番僧也这么了解?一般人,只知道他们是喇嘛,某某派可完全没法区分。”丁延有些惊讶地看了过来。

    “阿弥陀佛,其实我以前也是和尚,所以对番僧有一些了解很正常,宁玛派,因为只戴红色僧帽,所以也被称为红教,想判断出来非常简单。”穆川双手合十,说道。

    “原来如此,没想到穆公子你居然是和尚出身……”丁延闻言更讶,奇怪地打量着穆川。

    他是没想到,一个内院的武生,居然不是出身世家,而是出身佛门。

    “阿弥陀佛,不管是什么出身,那索朗丹珠如此作恶,都没有放过他的道理,只是,此獠不也是红教的么?现在看来,是被他自己本宗派的追杀?”穆川喃喃说着,若有所思的样子。

    “一定是这畜生在吐蕃也做下了什么天怒人怨的罪行,导致他们本宗的喇嘛就算跨了国界,也要追杀他!”丁延愤愤地说着,又说道,“不过也得亏了这帮番僧,他们似乎有什么法子,可以确定那畜生的大概位置,之前他们从文州追到龙州,又从龙州追到石泉,现在是追到了我们龙安,一直没追丢,只是,这帮喇嘛也减员不轻,比起刚开始露面的时候,已经少了一半人。”

    “骆都头提的是个好建议,不过那淫僧这么狡猾?照你这个说法,可能再追杀下去,这帮红教喇嘛,甚至有可能全军覆没?”穆川皱着眉头,心里也隐隐有点不安。

    光是庭院里盘坐的那个番僧,也是二流高手。

    这么一批人追杀他,竟然还被他反杀一半?

    如此看来,此獠确实不是一般的凶徒。

    不得不承认,他有些轻敌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