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丁,你就帮我在这里盯紧了他们,我待在隔壁,一旦他们有什么动向,你立刻通知我。”穆川嘱咐道。

    “我明白。”丁延点头。

    “我就不待着了,我出去搜寻那淫僧的踪迹。”龚纬主动说着。

    他对此事还挺积极的样子。

    穆川看了一眼他,默认了。

    之后穆川就自己去了隔壁屋。

    把自己的长剑握在手中,他继续练习《弱水剑》。

    本来是打算亲自追踪的,但考虑了一下,穆川还是放弃了。

    对手强大。

    他不能疏忽大意。

    最好是能趁这几天,再参悟几式《弱水剑》的剑招。

    小成就不期望了,但至少要达到入门的水平。

    这样到真的面对对手,他才有更多底气。

    如是过了三天。

    索朗丹珠的踪迹一直没消息。

    番僧们在那个宅院中,每天都进进出出。

    似乎他们是分散在城中追查。

    龚纬也很忙碌,尤其晚间的时候,一直都不见人影,只有白天才会回来小憩一会儿。

    正当穆川等得有些不耐,怀疑那索朗丹珠是不是已经不在龙安县城的时候,这天晚上,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

    “穆公子,穆公子!那帮番僧有行动了!”

    丁延疯狂地敲着门。

    穆川一咕噜从床上起了身。

    这几天他一直都是合衣而睡,就是为了关键时刻能节省时间。

    他捡起放在床头的长剑,一个箭步冲到了门前。

    “刚刚有一个重伤的番僧返回宅院,那帮子番僧已经追出去了!”丁延急忙地说。

    穆川来不及答话,直接蹿到了丁延房间的窗户那。

    果不其然,那一屋子番僧,除留了两个人看护那重伤的番僧,其他人都已经追出去了。

    “你去通知骆都头,我跟过去看看情况。”

    穆川从窗户中翻出,也跟着追了过去。

    几个番僧注意到他的身影,却没有管他。

    他们不认识穆川,但认识丁延。

    这几天,考虑到总要跟这些番僧打交道,穆川就特意让丁延带着他,过去混了个脸熟,表示自己也是捕快,这次来特意协助他们追杀索朗丹珠。

    好在番僧中,也有懂得炎语之人,虽然蹩脚,但还是能交流。

    对穆川的示好,他们没有拒绝。

    可惜的是,穆川只是旁敲侧击,想打听一下他们追杀索朗丹珠的目的,就引起了他们的警惕,将他轰了出去。

    这时,一行人已经健步如飞地来到了目的地。

    这是一处民居,周围已经围了不少人。

    进了里边后,空中弥漫血腥味。

    一扇窗户似乎是被巨大的力道撞开的,连带着窗户周边的墙壁都塌了下去,崩碎,形成一个中空的人形。

    走进这间屋子,一个赤**尸正躺在地上。

    浑身狼藉,身子干瘪,脸色透着病态的苍白,像是大病了一场。

    穆川上去查看了一下,心脉已被震碎。

    旁边还丢着一把刀,但并未染血,似乎凶手走的时候比较匆忙,这把刀没来得及使用。

    追来的七、八个番僧,看了这女尸一眼后,已经分散追出去了。

    穆川却将自己的衣服解下来,给这女尸盖上,然后环顾了一圈冲进来看热闹的民众,冷厉地喝着:“凶手有可能会返回,不想送命的话速速离去。”

    凶手自然不可能会返回,但他这番威吓的话还是起了作用。

    围观的群众吓得纷纷散了,偶有几个还不想走的人被穆川刀锋一般的目光一照,也被吓走。

    穆川蹿到屋顶,观察起那些番僧的动作。

    他们追到附近,一边观察血迹,脚印等一切异常的痕迹,一边抽动鼻子,似乎是在嗅着什么。

    穆川心中一动。

    他的鼻子忽然吹气球般膨胀了起来,到达一个顶端的时候,又开始深深吸气,干瘪了下去。

    他照猫画虎地施展了《深嗅功》。

    然而很快他就捂住了鼻子。

    除了血腥味,还有一股子比较恶心的气息。

    这时候,一个番僧似乎有些发现,突然大叫了一声。

    那帮子番僧立刻汇聚起来,往一个方向追去。

    穆川脚步一踩,如风一般跟上。

    可追着追着,刚追到半途穆川就感觉有些不对了。

    怎么好像是走在返回的路途?

    那些番僧的脸色也很有些不好看。

    穆川心中的不妙感更重了。

    果不其然,当追于追到尽头的时候,正好回到了客栈。

    大量的捕快和衙役已经把客栈包围了。

    跟着那帮番僧冲到里头,丁延脸色惨白地走了过来:“穆公子,不好了,我们中计了……”

    穆川脸色阴沉,一语不发。

    之前那个重伤返回的番僧已经死了。

    连带着留守在客栈中,负责照顾他的两个番僧,也同样阵亡。

    那帮子还活着的番僧脸色难看之极,愤怒地跺着脚,“叽里咕啦”地大声咒骂了几句,又纷纷跳上屋瓦,追踪凶手的气息。

    穆川听不懂他们的吐蕃语,但他也知道,凶手可能还躲在左近,不敢大意,也在附近搜索了起来。

    然后一个时辰之后,番僧们纷纷脸色颓然地回来了,穆川也同样无果返回。

    骆征和几个捕快,以及王忤作,正在查验宅院中留下的三具番僧尸体。

    “骆都头,带着你们的人出去吧,我们要为亡者超度。”一个高大番僧走了过去,脸色像阴惨的乌云。

    穆川认得,此人正是这帮番僧的领头者,卓巴。

    也是这些番僧中,炎语说得最好的一位。

    “卓巴大师,节哀顺变,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骆征一鞠躬,带着众人出去了。

    “这趟看来是白来了,你们大家都回去吧,我跟穆公子还有几句话说。”

    骆征指挥着。

    衙门赶来的的大队人马很快便散了。

    龚纬这时也早已得知动静赶回来。

    穆川、龚纬、骆征、丁延,在客栈中点了一份夜宵,围桌而坐,神色都显得很沉重。

    骆征首先叹息了一声:“事情已经很明朗了。那淫僧故意显露踪迹,又故意放跑一个番僧,等那番僧回来,大队人马去追杀他的时候,他却已经悄悄跟着那重伤的番僧抵达了客栈,然后趁之不备,将其和两个留守的番僧一块杀死,这手段,心计,当真歹徒,而且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杀死了那三人,武功也是相当可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