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都头,你们验尸有什么成果没有?那三人身死的一幕,有没有发现目击者?”穆川沉声问着。

    “有,当时客栈中,有一位客人听到动静,走到窗户前观看外边的情况,正好看到了索朗丹珠行凶的一幕。而他的述词,与我们查验尸体后得的结论可以相互佐证,应当无误。”

    骆征的脸色很肃然,缓缓地陈说道,

    “那重伤的番僧且不提。之所以,索朗丹珠能那么快杀死两个留守的番僧,却是有两大原因。

    第一,是他采用的两败俱伤的方式。

    据目击者称,当时,凶手从阴影中冲出来,直接杀向了那个重伤的番僧。

    两个留守番僧立刻营救,哪想知,凶手竟然虚晃一枪,反而杀向了他们中的其中一个。

    并且拼着硬挨了一掌的方式,只一击,就将那一个番僧杀死。”

    “一击?不可能吧?那留守的番僧,也是二流高手,竟然扛不住他一击?”丁延惊呼失声。

    穆川和龚纬的脸色也变了。

    同样层次的高手,一个竟然扛不住另一个的一击?

    这是多大的实力差距?

    “一击,确实是一击,但这一击,也不是简简单单就达成的。

    一来是因为,那番僧为了援护受伤的同伴,中了计,将自己的破绽暴露,给了索朗丹珠可趁之机,二来,也是因为,索朗丹珠手中,握了一件神兵!”

    “神兵?”三人更惊。

    “没错,肯定是神兵的效果。”

    骆征点了点头,道:“宁玛派,分为三大法部,幻,经,心。

    扎苏,是幻部上师,也是幻部的法王,幻空法王的弟子。

    这批番僧,其实都是扎苏的弟子,修炼有他们幻部的二流上乘硬功《文殊身》。

    索朗丹珠之所以敢硬挨一记,也是凭仗着《文殊身》的修为。

    而与他对敌的番僧一击就死,据目击者称,凶手是掏出了一件小巧的兵刃,直接将那番僧一击扎死的,不过究竟是什么样的兵刃,黑夜之中,目击者并没有看清楚。

    而据我们查验尸体得出的结论,死者番僧的胸部要害,有一道锥形的伤口,几乎是毫无阻碍地击穿了他的胸膛。

    如果不是神兵,我实在想不出,他有什么法子,可以这么将一个硬功高明的二流高手一击而杀。”

    “锥形?”

    穆川若有所思。

    十八般兵刃中,还真没有锥形的。

    但是佛教法器中,却是存在的。

    “会不会,那些番僧之所以锲而不舍地追杀他,就是因为,他偷取了师傅的法宝?”龚纬似乎联想到了什么,这时也出声了。

    “很有可能,不然没法解释,那帮番僧,为什么会在受损这么大的情况下,还没有放弃追杀他的想法。那件法器,应该非常重要。”骆征同意地点点头。

    穆川眼睛一眯。

    微合的双目中一道精光闪过。

    神兵法器?

    还是比较小巧的?

    作为“佛门”弟子,他一直以来,确实缺一样趁手的法器。

    “此獠猖狂,而且,这次居然如此地戏耍于我,我更不能放过他!”穆川一拍桌子。

    骆征眼皮抖了抖。

    作为久经事故的衙门都头,他何尝听不出这位穆公子语声中的贪婪之意?

    不过,他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作为习武之人,对神兵利器,有着天生的向往,这很正常。

    只是,这穆公子,也真够胆大的。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具备神兵之人,那是一般的二流高手可以比拟的吗?

    “穆公子,我觉得,其实那索朗丹珠要逃的话,也是可以逃走的,但他之所以不逃,恐怕是存着当狩猎者的心思,准备将这批追杀来的番僧全部杀死。此人心性,如同一头歹徒的豺狼。

    穆公子,不如你回去请几个朋友一块来追杀他?这样应该才有把握。”

    骆征又苦口婆心劝说。

    穆川断然摇了摇头。

    那怎么可能。

    一来没时间。

    二来,就算有帮手他也不想要。

    不然的话,赏金归谁?

    神兵又归谁?

    其实最可怕的是未知。

    如果一开始,不知道那索朗丹珠手中有神兵,这才是最令他恐惧的。

    一个不小心,很可能陨命。

    现在知道了,他反而更有一些把握。

    “骆都头,我知道你的心思,但你所说的他的可怕之处,我觉得也正是他的弱点。”

    穆川清了清嗓子,说道,“如你所说,要是此人一心躲避,我们确实拿他没什么好办法。

    但他偏偏,想要将这些追杀他的人全部反杀,这就提供了一个可趁之机啊。

    小纬,你这段时间,也别去追踪了,我们就紧跟在那批番僧左右。

    他们就是我们绝好的诱饵。

    只要那索朗丹珠还敢露面,我就亲自去称称他的斤量,只要有击杀他的可能,我都不会放弃。”

    “大哥,你放心吧,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神兵再厉害,也得打得着我们才行吧?相信以我们两个联手之力,应该不虚那淫僧。”龚纬也还保持着斗志。

    虽然凶手厉害,他对似乎对自己的《残月阴缺功》很有信心。

    “我也不会放弃!我与这畜生的仇恨,不共戴天,我一定要亲自见他授首才会心甘!”丁延也意态坚决。

    眼见三人都很坚决,骆征沉默了下来。

    其实穆川所说的,也确实有道理。

    现在的确是杀死那淫僧的最好时机。

    如果等到这批番僧全部被杀死。

    没有了诱饵。

    那么,就算有一大批高手来追杀他,他一心躲,反而更无从下手。

    “好吧,那我们还是按以前的办法,如果那淫僧再露面,穆公子,龚公子,请你们两个先不要着急杀他,而是尽量拖延住,等到小丁的通知到位,我会率领大量捕快前去围捕他,等到大势已成,他就插翅难逃了。”骆征沉重地点了点头。

    “也好,如果到时候你们衙门有伤亡,一应抚恤,我一力承担。”穆川做出了表示。

    “那就多谢穆公子了。”

    骆征谢了一句。

    穆川的言外之意,他自然也是明白的。

    不过他也没什么意见。

    那等宝物,不论谁敢拿,都必定会与那宁玛派结仇,而宁玛是吐蕃大派,这后果不是一般人能承担得起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