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很快向城外追出去。

    虽然丁延对这人还有不少疑问,但现在显然不是问话的时候。

    他只得知,此人的名字叫金迷。

    追到城外,沿着穆川在树和岩石上做的记号,两人加快脚步,继续追去。

    “丁兄弟,你这速度有点慢了,什么时候才能追上,我带你一程。”

    看到丁延有些喘气的样子,金迷皱了皱眉,将手搭了过去。

    丁延面红耳赤。

    但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他还是默认同意了。

    从金迷搭过来的手臂上,传来一股柔和的真气,加上有力量带着他拖动,速度一下子提升了不少。

    终于,等追到一个树林的时候,两人同时色变。

    “有血腥味!”

    两人连忙朝血腥味传来的方向冲过去。

    是一具番僧的尸体。

    胸膛被贯穿,汩汩的鲜血流淌出来,将林中的落叶都染得一片血红。

    这时,不远处传来阵阵厉喝声。

    “丹珠!你背叛上师,注定要永堕金刚地狱,现在又犯下这么多杀孽,将你的同门师兄弟都杀害,你忘记你皈依时受的戒言了么!”

    “哈哈,即便是永堕金刚地狱,那又如何!扎苏这个畜生,为了修炼《欲欢喜经》,将我的阿娘和阿姐全部吸成人干,我皈依他门下,就是为了有一天,化身恶鬼,将他的一切都毁灭!”

    “丹珠,你这个邪魔!上师的法力,岂是你可以想象的,你阿娘和阿姐能够供养他,是她俩的福份,来生会有福报,你却不知领情,反而恩将仇报,我看你是真的受了魔王的蛊惑!”

    “住口!你们这些帮凶,只知道为虎作伥,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金迷拉了下丁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朝着声音追来的方向猫着腰走去。

    丁延明白金迷是想埋伏,也立刻将脚步放慢,试着在不发出一点声音的情况下跟过去。

    比较可惜的是,这阵叫骂的声音,用的是吐蕃语,两人都听不懂。

    在一棵三人合抱的银杏树后面,两人藏好身形,观察场中的局势。

    四周散落着两具死尸,一个光着头发,满脸暴戾和恨意,形态粗犷,穿一身高原牧民服饰的男子,正和四个番僧及两个少年激斗。

    他左手挥动掌劲,右手却握着一把奇特的兵器,别看是以一敌六,可束手束脚的,反而是围攻的一方。

    在丁延和金迷赶过来的时候,穆川若有所感的朝着他们两人藏匿的地方瞄了一眼,不过很快还是把全部注意力集中,凝视着索朗丹珠右手握着的法器。

    此物,通体镀金光,卖相不凡,不过却很小,大概只有六寸长,周身也窄,大一点的巴掌都可以全部覆盖。

    尖头是一个锥形,中间是身,手柄的位置雕着一尊法相。

    不过,由于正被那索朗丹珠握着,是谁的法相看不清楚。

    因为大理佛教受密宗的影响很大,所以恶补过佛教知识的穆川,对这法器并不陌生。

    此物名为金刚橛,乃是密宗法器。

    锥形的尖,象征着“破妄除障”,这也是金刚橛的本义。

    这种法器,只能用来刺击,灵活并不灵活,但是特别的锋锐,一被扎中,会受重创。

    而且,这把金刚橛还明显不是凡品。

    这一路追杀,已经倒下了四个番僧,有两个都是在这片树林中,被索朗丹珠借用地形埋伏,用这把武器偷袭死的。

    修炼了二流硬功的番僧,都尚且挡不住这把金刚橛,穆川又哪里敢大意。

    虽然他的《神象圣皮术》厉害,但离大成还远,应该也受不住。

    他在使用精门剑法。

    舞得还算虎虎生风,但只是牵制,一旦那索朗丹珠的目光朝向他,他就立刻把剑往回缩。

    穆川好歹还有把剑,可以耍一耍,但龚纬就惨了,只会使用爪功的他,害怕那金刚橛,上不是,不上又不是,只是杵在那里,身形不住晃悠着。

    他们两个,美其名曰牵制,其实真的作用有限。

    负责主攻的,是四个番僧。

    他们显然是早有准备,用的都是杖、铲、棍、杵这种长形的钝兵。

    这种钝兵,就算被金刚橛刺中,损失一部分形体,依然能保持战斗力,不像是剑,一旦断了就施展不开。

    “嗡!”

    这时,索朗丹珠脸颊往外一鼓,蓦然暴吼一声。

    一股无形的音波气浪,瞬间向四周炸开!

    龚纬像被一股无形的重锤击中,脑袋一晕,蹬蹬蹬往后连退数步才站稳身形。

    穆川还好一些,只是脸色白了白,脚步扎紧,将这记音功给硬生生受下来了。

    “啊!!”

    一声惨叫传来。

    一个番僧,似乎是正面受到了吼声的影响,陷入了眩晕,那索朗丹珠猛然前冲,高高地扬起右手,那散发金光的金刚橛一击刺下,直接扎在了那番僧的脑门上!

    龚纬看着那番僧脑浆迸裂的一幕,脸色无比难看。

    如果刚才,索朗丹珠攻击的是他,那么他恐怕也活不了。

    虽然他自信身法高强,但身体素质却偏弱,这种大范围的音攻,简直就是他的克星。

    “小心点,这番僧的口密修为很高,你别离我太远,这样我也能掩护你。”穆川扭过头,向他嘱咐了一句。

    “是,大哥。”

    龚纬脸色苍白地点点头,眼神无比凝重。

    没想到自修炼《残月阴缺功》后,第一次出道,就遭遇到这般的强敌。

    现场的番僧,只剩下了三个。

    那索朗丹珠,似乎对于穆川和龚纬两个人很不屑,加上仇恨作祟,只把主攻继续放在了那三个番僧的身上。

    “你这个妖孽,竟然用《莲花语》和莲师金刚橛杀害我同门,你就不怕,惹怒了莲花生大士!”

    卓巴看着又倒下的一个同门,愤怒地咆哮着。

    “呵呵,大士已经感谢我才对,我这是在为他清理门户,你们的淫恶行径,只会玷污我宁玛派!”索朗丹珠不屑地发出冷笑声。

    “妖孽,你还有脸说,你这一路,祸害了多少炎人的姑娘,你告诉我!真正犯下淫恶的,是你吧!”卓巴怒吼。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