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你们追杀我,我又怎么会在情急之下,将她们吸干来疗伤?不得不说,这《欲欢喜经》确实是无上法门,难怪扎苏这些年修为增涨得那么快,可他的好日子不会久,待我神功大成,定要将他的脑袋割下来,祭奠我阿娘和阿姐!”索朗丹珠阴冷而残忍地说着。

    “不是上师灌顶,你又怎么会有今天的成就?索朗丹珠,你这被唾弃的邪魔绝不会有好死!”卓巴更愤怒了,怒吼道,“我们上!他的体力消耗很大,今天一定要除了这孽障!”

    在密宗之中,除了佛、法、僧这三宝,还要皈依上师。

    上师地位,比之炎地的“师父”这个概念还要重。

    索朗丹珠狂言要弑杀上师,这是何等大逆不道的行径?

    在吐蕃,这是绝对天理不容的,受到人神共愤的谴责。

    不过在旁边的穆川只是听得一脸犯懵。

    难受。

    明明这些话很激烈,似乎蕴藏着一些重要的信息,但他就是听不懂。

    早知道有今天这么一幕,他应该好好地学习下吐蕃语才是。

    似乎慈安法师对这吐蕃语也有些涉猎,回头可以向他请教一下。

    这时双方骂完又战成了一团。

    穆川敏锐地发现,索朗丹珠的出手有一些缓慢。

    连番的鏖战,对体力和真气都是一个巨大的消耗。

    状态唯一保持得还好的是穆川和龚纬。

    由于索朗丹珠的轻视,他俩在这场战斗中,承受的压力是最小的。

    但这却也正中他们下怀。

    这时穆川悄悄向龚纬使了个眼色,眼角朝着某个方向甩了甩。

    龚纬立刻心领神会。

    那里是丁延和金迷埋伏的位置。

    不过具体是谁,穆川还不清楚,他一直留意着四周的动静,知道有两个人悄悄埋伏了下来。

    他还以为是丁延和骆征,这种情况自然是要配合。

    他和龚纬立刻频频出手,有意无意地将索朗丹珠往那个方向“赶”。

    索朗丹珠也感觉到了这两个人给他的压力增大了,但不屑地瞄了一眼后,还是没把两人放在心上。

    他凝神对付卓巴。

    卓巴的一根精铁大棒,挥舞得虎虎生风。

    这是一把重量达到一百五十斤的重兵。

    如此沉重的兵器,没有一定的膂力,是使不好的。

    就算能勉强使用,如果时间长了臂力根不上,还会反受掣肘。

    可如果能使用,带来的威胁却也很大。

    匕首再锋利,最难对付的还是巨石。

    所以在这些番僧之中,卓巴对他的威胁是最大的。

    其他两个番僧,虽也使用重兵,可他们的修为不行,真斗起来,若不是卓巴的牵制,恐怕早已落败。

    丁延连呼吸都不敢了。

    听到这打斗的动静不住向他们这里挪移,他紧张得心脏砰砰直跳。

    虽不清楚穆川是怎么发现他们的,但如果藉着穆川创造出的机会,利用好这次埋伏,说不定就能一击解决掉索朗丹珠。

    但他实在心里没底。

    他清楚自己的修为如何,真要让他出手偷袭,还真有可能将这机会葬送掉。

    他又偷偷瞄了一眼金迷。

    出乎意料,这个白日就来宣淫的嫖客,倒显得很镇定。

    金迷手中握着一颗珠子,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如同石像。

    丁延往他那颗珠子特意看了一下。

    圆灿灿的,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所制,打磨得很光滑。

    在赶路的时候,丁延出于不放心,就问过金迷,问他擅长什么武功。

    金迷当时就拿出了这颗珠子,表示他自己最擅长的是暗器,如果有机会让他偷袭成功,绝对不给那索朗丹珠活路。

    只是让丁延感觉比较奇怪的,是金迷拿出这颗珠子的时候,表面还有些湿漉漉的,不知道上面涂抹了什么毒药。

    丁延把希望全寄托在了金迷的身上。

    被自家的都头如此推崇,这金迷固然德行不佳,但武功想必还是不错的。

    加上这暗器还淬了毒,只要命中要害,今日,必可报得大仇!

    丁延心潮澎湃,另一边,也在且战且退。

    在穆川和龚纬默契的施为下,索朗丹珠在不知不觉间,身形被逼得,终于快要接近两人埋伏的地点了!

    金迷双目冷冽,缩在树后的阴影中,如同等待猎物接近的恶狼!

    那一颗珠子,也正是他索命的獠牙!

    时机顷刻即至!

    当场中激斗的身影终于近在咫尺的时候,金迷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闪出,以一个无比惊人的手速,将手中那颗珠子丢出!

    锁定的,正是索朗丹珠腹部的气海大穴!

    “啊!!”

    索朗丹珠发出一声惨嚎,身形立时跌倒!

    中了!

    丁延惊喜得一蹦三尺高!

    没想到,这金迷的手法还真不赖,只是一击就成功。

    这下子,气海受重创,索朗丹珠一定是没有活路了,今日,就可结束这淫僧的罪恶,慰藉表妹在天之灵!

    可正当丁延的心中充斥着报仇雪恨的快意时,异变突生!

    原来,见索朗丹珠倒地,两个番僧大喜过望,立刻冲过去,要趁他病,要他命。

    可哪想到,前一刻,还一副被偷袭成功,即将落败身死的索朗丹珠,竟然在下一刻,目中突然凶光一闪,金刚橛在半空一划,在两个番僧惊愕的眼神中,用那橛尖划过了他们的咽喉!

    这等惊变,让在场之人,尽皆脸色大变!

    他们这才发现,索朗丹珠竟似有所准备,在珠子袭来的时候,他的左手突然伸过去挡了一下。

    并趁势抓在了手中。

    想做成这样难度很高,如果不是早做好了准备,在突然之间恐怕是反应不过来的。

    因此,虽然珠子的冲击力还是打在了他的腹部,可因为有手垫着,只是受了轻伤。

    “哈哈!”

    索朗丹珠发出嘲讽的大笑,灵巧的一个翻身,从地上重新站好,用凶恶的目光扫过脸色难看的丁延和金迷,脸上满是得色。

    这时他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珠子。

    由于手上有些异样的触感,他要看一下是怎么回事。

    可这一看,他凶恶的脸立刻涨成了猪肝色,手一抖,像躲瘟神一样的,将珠子远远地丢了出去。

    “淫僧中毒了!大家快上!”

    丁延见状大喜。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