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丁,有你的,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就让淫僧中毒了。”

    听得此言,穆川投过去一个赞赏的眼神。

    “不是我下的,是这位金兄下的,他是都头请来襄助我们的高手。”丁延忙解释。

    金迷的脸色却变得很精彩。

    张张嘴,想要说什么,但这时候,其他人已经攻上去,他也顾不得这茬,也加入围攻。

    他那珠型的暗器似乎不多,这时候没再用,而是换用了铜钱。

    铜钱暗器,最大的优势是隐蔽,身上带着钱这很正常,谁也不会起怀疑之心。

    它还有个通俗的名称,叫金钱镖。

    不过论杀伤力,金钱镖在暗器中,却算不上好。

    可这金迷似乎对金钱镖情有独衷,没再见他使用别的暗器,一枚枚的金钱镖从他指尖射出,袭向索朗丹珠的周身大穴。

    索朗丹珠大声咒骂了一句。

    虽然刚才,他将计就计,一举击杀了两个番僧,但是,有了金迷这个生力军后,他的局势反而开始恶化。

    他的莲师金刚橛,是宁玛至宝,可克天下至坚,但面对暗器这种消耗性的物品,他反而完全没脾气了。

    有了金迷暗器的牵制和掩护,连穆川和龚纬的攻击也开始大胆起来。

    倒是丁延,也不主动攻击,他就守在金迷旁边,一旦索朗丹珠要冲过来杀金迷,他就在旁应衬一下。

    索朗丹珠数次进攻都无功而返。

    “你们这些炎人捕快,当真可恶!佛爷本不想与你们计较,结果你们一个个,像狗皮膏药一样黏上来,当真气煞我也!”他骂骂咧咧。

    这次索朗丹珠用的是炎语,虽然不正宗,但总算能让人听懂了。

    “阿弥陀佛,邪魔歪道,人人得而诛之。”

    穆川厉声呵斥道,“索朗丹珠,你修炼采补魔功,已经堕入魔道,还有什么脸称佛?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你若是还有一丝向佛之心,现在立刻投降,我可以让你死得不那么难看!”

    “愚蠢!我密宗《欲欢喜经》乃无上法门,那些采补魔功,岂可相提并论!若是有天理报应之说,第一个死得,也应该是扎苏那老贼,而不是我!”索朗丹珠冷笑道。

    “《欲欢喜经》?扎苏老贼?”穆川听得有些云里雾中,张口想要追问。

    “够了!”

    这边厢,卓巴似乎不愿意这些密辛落入他人耳中,大声打断道,“几位施主,这孽障入魔已深,不必与他多言。我们宁玛派追杀他的行动绝不能失败,我保证,只要这次你们能襄助我击杀这孽障,事后,我们宁玛派必有厚报!”

    “卓巴大师客气了,只凭这孽障犯下的邪淫罪行,不须任何厚报,我等也必将他绳之以法!”穆川振振有词。

    龚纬和丁延诡异地看了穆川一眼。

    他俩可是知道,穆川对索朗丹珠手中的神兵,可是颇有觊觎之心的。

    当然,现在说出来就太蠢了。

    当务之急,还是先击杀淫僧,之后,有任何纠纷,双方再解决就是。

    卓巴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之前,他们人多势众,又有宁玛派作为后盾,并未将这些捕快放在眼中。

    现在,他们死的死,亡的亡,反倒要仰仗这些捕快了。

    “卓巴,来日再取你狗命!”

    这时候,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一向表现得很凶悍的索朗丹珠,脚步一撤,突然跳出战圈,往远处逃命去了。

    “快追!”

    卓巴大叫一声,疯狂地追过去。

    他非常情急。

    因为他们这次追杀索朗丹珠的人手,已经损失殆尽,这次再让索朗丹珠逃了,基本就宣告着这次任务失败。

    他可不敢回去面对上师的怒火。

    “一起追。”

    穆川等人也连忙追上。

    一逃数追之间,两旁的树林很快变成一个个的倒影。

    这是展现速度的时刻。

    也是生死之间的竟赛。

    每个人的轻功实力,在这场竟赛中,显露无疑。

    索朗丹珠的脸色直往下沉。

    他之所以敢一直戏耍这些追杀他的番僧,当然有着自己的底气。

    《欲欢喜经》的采补疗伤是一个,莲师金刚橛这把宝兵是一个,第三个,就是数他的轻功实力。

    没有一个好的轻功,他也不可能在宁玛派的重重追杀之下从吐蕃高原逃出生天。

    可这时候,卓巴追不上他并不意外,丁延早就被他忽略,可也有三道人影跟上来了。

    金迷是其中一个。

    似乎擅使暗器的人,轻功修为都不低。他与索朗丹珠的轻功修为,大概伯仲之间。

    穆川和龚纬却比他本人还快。

    在急速赶路之时,甚至在半空中都留下了他们的残影。

    若不是这两人都还只是三流修为,真气的催动力要弱一些,恐怕这时候已经拦在他前面了。

    想甩开这两人很困难。

    穆川和龚纬施展的是《残月步》。

    在强大的《残月阴缺功》催动之下,他们的身影如同不散的阴魂,紧紧蹑着索朗丹珠,不时抽冷子向他攻出一两招。

    其实穆川是还可以再快的,甚至直接拦在索朗丹珠前面都没问题,但是出于谨慎的考虑,他并没有这么做。

    狗死还要跳墙,他担心索朗丹珠临死反扑。

    此人之凶残,他已经见识多次,不敢大意。

    反正他就不信,这索朗丹珠真能把他甩开。

    如此这么追着,作为逃命一方的索朗丹珠脸上的汗水不住直淌。

    “穆兄,得拦下他了!前方不远是庞家镇,让他冲进镇子里躲起来,他肯定又要采补疗伤,不能再让此獠作孽了!”在后方的金迷情急地大叫着。

    闻言,穆川的脸色陡然一变。

    这索朗丹珠在城镇中的潜伏能力,从上次他们搜索了半夜都无果就可以看出来。

    他原先的想法,是通过轻功追杀,让索朗丹珠先消耗一阵,然后他再把没了力气的猎物捕杀,会轻松很多。

    可现在看来,这个法子是行不通了。

    “孽障,休走!”

    穆川一脚跺下,身形一个急提,冲上半空,流星一般划过,然后一个翻滚,在落地的时候,已然拦在了索朗丹珠的前面。

    “挡我者死!”

    索朗丹珠如负伤逃命的野兽,发出怒哮,借着奔跑的速度,奇快无比的一橛子就刺向了穆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