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伤逃命,正是野兽最凶的时刻。

    索朗丹珠的这一击,含愤而出,威势奇大,稍有不慎就要殒命。

    可面对这等凶险时刻,穆川却出奇的冷静。

    他手中的精铁剑,蓦然笔直的向那金刚橛击出,同时身体随着索朗丹珠袭来的威势暴退!

    “滋拉拉”,如磨盘碾动,铁石粉碎的声音不住响起。

    在剑尖和橛尖触碰的顷刻,剑尖瞬间就被刺碎。

    可穆川依然冷静无比,在维持身形暴退的同时,用碎了剑尖的剑带动金刚橛,缓缓的,打起了圈。

    这圈的弧度很小,却有一股韧劲,带动着金刚橛也打起了旋。

    金刚橛一路进击,将剑尖凿碎,又凿向剑身,剑身从尖到底,一个个的部位,都如同冰雪一般消融。

    终于,当这一把精铁剑碎得只剩剑柄的时候,索朗丹珠已忍不住发出狞笑声。

    再进一步,他就能将这个碍事的家伙送去地狱。

    可他的身形蓦然停了。

    金刚橛的剑尖,忽然就这么停在只剩下剑柄的剑上,一动不动。

    如风停雨静。

    索朗丹珠怔住。

    这莫大威力的一击,竟然不知不觉间被耗尽了力量?

    他这才恍然惊觉,在金刚橛进击的同时,它也被穆川剑势的圆转劲力所带动,每进一步,威力都在急遽降低。

    到最后,竟轻易被一把光的剑柄挡住。

    就这么一耽搁,紧随其后的龚纬很快也蹿了过来,与穆川形成犄角之势,将索朗丹珠夹在中心。

    穆川将剑柄收起,握在手中。

    “小子,你这一剑是什么名堂?”索朗丹珠也将金刚橛收回来,凝视着穆川。

    “这一招,乃是峨眉派《弱水剑》‘绕指柔’,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淫僧你这一橛虽利,可若凿入浮水,又能凿多深呢?”穆川淡淡地说着。

    “休逞口舌之利,你虽然挡下了我这一橛,但你的剑也废了,我看你还拿什么挡我!”被穆川的“淫僧”二字所激,索朗丹珠有些恼怒。

    “我的确挡不下。”穆川眼珠一转,忽然软了口气,趁机套起了话,“只是,我不是挡不住你,而是挡不住你这把橛子,只是不知,它有什么来历?”

    “哼,你能挡得住才奇怪。”索朗丹珠言语下颇有得色,在穆川的好奇眼神下,还是说了出来,“这把金刚橛,乃是我宁玛派祖师莲花生大士的法宝,有不可测之威,我们后人将其命名为莲师金刚橛,可破天下至坚。”

    “失敬失敬,败在莲花生大士的神兵之下,剑啊剑,你败得不冤。”穆川唏嘘一声,将光秃秃的一把剑柄收入了剑鞘。

    “一把成了废品的剑,你不扔了,还收起来做甚?”索朗丹珠奇怪地发问。

    “此剑虽废,却用生命为我挡下了莲师金刚橛,功不可没,岂可随意丢弃。”穆川淡然反问道。

    索朗丹珠默然。

    懂得尊敬兵器的人,也容易赢得别人的尊敬。

    两人这么几句话的功夫,金迷也追了上来。

    而后是卓巴。

    只是丁延依然不见踪影。

    四人将索朗丹珠团团围住。

    索朗丹珠试了几次再想突围,可围困他的几人都知道不能放跑了他,施出浑身解数来拖延。

    龚纬被一橛子击伤肩膀,现在只能动用一只手臂。

    穆川没了剑,再法再施展《弱水剑》,为了硬挡,他也被莲师金刚橛刺下了几条伤口,一直在流血顾不得管。

    所幸《神象圣皮术》虽然挡不下,但还是有作用的,他受的伤不深。

    金迷擅用暗器,索朗丹珠想突围他这边,他就掷出大量金钱镖甩向索朗丹珠的脸,逼索朗丹珠不得不抵挡。

    卓巴就不用说了,想拦索朗丹珠之心,数他最坚,交战之下,浑身都鲜血淋漓,可依然奋不顾身。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索朗丹珠停住身形,一脸凶悍地望向四人。

    “孽障,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卓巴愤然回答。

    “淫僧,一对四,你又鏖战了这么长时间,我不觉得,你还有多少体力和真气能支撑作战。”

    穆川很理智地说着。

    他察觉出了索朗丹珠的色厉内荏。

    又不是先天高手,真气生生不息,二流高手这么战下去,任凭是铁人,也支撑不住吧?

    索朗丹珠的瞳孔微微一缩,这正是他如今的窘境。

    他之前想要逃,就是连战疲惫。

    可惜大好的计划,被穆川给拦阻了。

    “可笑,你们这么逼我,那今日就做一个了断!”

    索朗丹珠冷声说了一句,忽然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瓷瓶,一口灌了下去。

    瓷瓶里盛放的似乎是一种红色的液体,有刺鼻的气味。

    “卓巴大师,他服用的是什么东西?”穆川皱眉。

    “不好,他竟然炼制了离垢血……”卓巴色变。

    “离垢血?什么东西?”穆川不解地追问。

    然而卓巴已经无遐回答了。

    服用了那红色血之后,索朗丹珠气势大炽。

    他虎吼一声,率先向着他最憎恨的卓巴扑了过来。

    卓巴势大力沉的一棒子抽过去,却被索朗丹珠徒手给掰开了,吓得他赶忙后退,惊叫道:

    “大家快帮我抵挡他,离垢血的效力,只能维持两刻钟,这两刻钟我们一定要撑住!”

    其他三人见状也心知不妙,立刻上去帮忙。

    穆川施展出《流光迷踪腿》,疾踢索朗丹珠的身侧。

    龚纬只能动用一只手臂,时不时地上去偷袭两下。

    金迷的金钱镖似乎快用完了,他神色很苦恼,只能施展拳脚上来帮忙。

    但穆川一眼看出来,他的拳脚功夫显然并不高明。

    如果这时候索朗丹珠从他那边选择突围,成功的几率很大。

    但这时候,索朗丹珠双目赤红,神智有些不清,只一味追着卓巴穷追猛打,似乎没发现金迷的窘境。

    “这位金兄,给你我的暗器,看你只用金钱镖,这些都会用吗?”

    穆川从腰间解下几个百宝囊,给他丢了过去。

    金迷立刻大喜接过。

    “飞蝗石、飞刀、梅花针、铁蒺藜、甩手箭……哈哈,我当然会用,虽然江湖人送我匪号‘金镖浪客’,但除了金钱镖,其它暗器我也只是不精而已!”

    有了暗器,他又生龙活虎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