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这时,金迷是生龙活虎了,卓巴却不行了。

    本就多处负伤,又被索朗丹珠穷追猛打,鏖战了盏茶功夫后,他就第一个倒下。

    只是倒在血泊中的卓巴,似乎并未就这么死去,但索朗丹珠这时神智似乎不清,没有再管卓巴,第二个就扑向了金迷。

    金迷本来就不擅长正面作战,没过一会儿,他也倒下。

    不过万幸的是,索朗丹珠又被穆川和龚纬引走,去疯狂追杀他俩,金迷逃过一劫,他捂着被索朗丹珠扎穿的流血腹部,咬紧牙关给自己上绷带。

    “除非他要跑,否则别跟他硬战,耗到药力结束再收拾他。”

    穆川忙说着。

    一边说着,他也赶忙给自己吞服了几粒丹药,补充一下体力和真气。

    龚纬点点头,也不再攻击索朗丹珠,而只是使用“残月步”拖着。

    他们两个人化作一道道的残影,仿佛是荒野中飞舞的幽灵。

    服用了那离垢血的索朗丹珠虽然回光返照,战力大增,但他冒着红光的眼神却似乎不太好使,如恶兽一般四处狠扑,却怎么也捕捉不到这两只幽灵。

    终于,当两刻钟过去,离垢血的效力消失,索朗丹珠像破布娃娃一样倒在了地上。

    眼见索朗丹珠不行了,龚纬也支撑不住,跌坐在了地上,狠狠地喘着气。

    频频施展残月步,他的身体早就吃不消了,若不是凭着一股意念的支撑,恐怕他已经先倒下。

    瞬间场中还站着的,就只有穆川了。

    虽然也受了不轻的伤,但此时的他,还具备一战之力。

    所以他反倒不急了,用金创药好好地涂抹了一下身上的几处伤口,打好绷带,他这才慢条斯理地走到了索朗丹珠身前,俯下身看着他。

    “不,不要杀我!求你!”

    索朗丹珠眼窝塌陷,透着深深的疲惫,一张虚弱的眸子盯着穆川,发出哀求的声音。

    “你求我也没用,你犯下的事是什么罪行你自己又不是不知道,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穆川淡淡地道。

    “我是被逼无奈,若不是卓巴一行人追得紧,我也不会情急之下,铸成此错,我知错了,也保证以后绝对不再犯,只求你给我一条生路,我真的不能死啊!”索朗丹珠哆嗦着嘴唇,苦苦地求饶。

    “你住口,你这孽障,今日我必杀你!”

    一道满含怒意的声音传来,穆川转头看去,原来是卓巴。

    他撑着他那个只剩下半截,东缺一块,西缺一块的棒子,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

    除了怒意,他也用他那满含嘲弄的眼神盯着索朗丹珠,一脸得胜者的表情。

    “我只恨,之前没彻底杀死你!”

    索朗丹珠看到卓巴,那双眸子瞬间又充满了仇恨。

    他尝试着坐起身子,可试了几次都失败。

    最终,他只能不甘地抬起手中握着的莲师金刚橛,指着卓巴,可是那只手却已握不稳地颤抖。

    突然,一只手伸过来,毫不费力地将这莲师金刚橛从他手中夺了过来。

    然后似乎饶有兴致地把玩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一双眼睛瞬间色变。

    “那是我们宁玛派的圣物,穆施主,你这是干什么?”

    这声音是卓巴。

    虽然腿脚不灵便,但他还是疯狂地拄着铁棒,往这里赶。

    眼神中充满了惊惶与害怕。

    “阿弥陀佛,此物与我有缘。”

    穆川却好像没听见似的,依然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穆施主,你开什么玩笑?你知不知道你此举意味着什么!你就不怕得罪我们宁玛派!”

    卓巴快疯了。

    他身负的一大重任,就是夺回这莲师金刚橛。

    此物被索朗丹珠偷走,扎苏自己又脱不开身,才派了他们这一大票弟子来追杀索朗丹珠,并且已经下了死命令。

    如果夺不回去,他回去根本没法跟扎苏交代。

    眼见着,虽然同来的师兄弟们死伤殆尽,可索朗丹珠也终于倒下,他的任务总算可以完成,可现在,突然出了这么一个幺蛾子?

    莲师金刚橛,竟然被中原的一个小捕快觊觎了?

    他怎么敢!

    “啧啧,确实是好宝贝。”

    穆川用橛尖扎了一下自己的胳膊。

    望着胳膊中流出的鲜血,他却“咯吱咯吱”地笑了起来。

    卓巴更急,可每走一步,好像都是那么漫长。

    当他终于火急火燎地赶到了近前,立刻就要伸手抢夺穆川手中的莲师金刚橛。

    穆川依然把玩着莲师金刚橛,毫无所觉似的。

    卓巴还以为他有心相让,心中松了一口气,可还没等他心中的大石真正落地,一只手突然从旁抓住了他的臂膀,将他扽得险些跌了一跤。

    “喇嘛,在我大哥面前,放尊重点。”

    是龚纬。

    他轻描淡写地将卓巴拽到了一旁。

    在这几人中,他是除穆川之外状态最好的。

    拉一个身受重伤的卓巴毫不费力。

    “混账!你们是铁了心要开罪我宁玛派不成!”

    卓巴的脸已经被气绿了,一脸怒急地吼着。

    “聒噪!”

    龚纬似乎有些不耐烦,将他再一推,卓巴一屁股跌落在地,连手中握着的铁棒都滚了好远去。

    “哈哈哈!”

    一阵笑声传来,却是躺在地上的索朗丹珠发出的。

    似乎知道自己没了活路,对莲师金刚橛他反而不在意了,见卓巴吃瘪,他开心地直乐。

    卓巴脸色灰败,一副虎落平阳被犬欺的表情。

    “那个捕快,咱们做个交易怎么样?”

    索朗丹珠又看向穆川。

    “什么交易?想换你的命就不用说了。”穆川心情大好之下,扭头看向了他。

    “我可以不活,但是有一个人,他必须死!”说这话的时候,索朗丹珠的语声充满着切齿的恨意。

    “卓巴么?”穆川看了一眼卓巴。

    “不!卓巴只是帮凶,我虽然也想杀他,可真正可恨的,却不是他!”索朗丹珠恨声说。

    “哦?那你要谁死?若真有取死之道,那么我帮你顺手除掉也不是不可以。”穆川更感兴趣了。

    索朗丹珠终于说出了一个名字。

    穆川却听得一愣。

    “扎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