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川很快把注意力放回了索朗丹珠这边。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

    大法难求。

    若《空行心滴》真有这索朗丹珠说得那么厉害,别说踩死一个扎苏了,就算踩死十个扎苏那也完全没有问题啊。

    “哼,我潜伏扎苏身边这么多年,你以为我都是白潜伏的?再说了,如果不是有把握破解《空行心滴》大伏藏的秘密,我会冒着生命危险,如此草率地将莲师金刚橛直接偷出来?”索朗丹珠很自信地说着。

    穆川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

    他这才将提着扎苏衣领的手松开,用另一只手托着他,让他不至于倒下去。

    “你放心,我穆远游言而有信,只要你啊,将这桩秘密告诉我,我一定帮你除掉扎苏,而且,我还会帮你将他的罪行揭露出来,让他身败名裂!”穆川立刻拍着胸膛发誓。

    他说这话的时候,确实很心诚。

    索朗丹珠似也感受到穆川的诚意,缓缓地点了点头。

    “我相信你,另外,扎苏还有一些弟子,跟他同流合污,我希望你也不要放过。”索朗丹珠说。

    “知道了,跟他同流合污的,我也除掉就是。”穆川点了点头。

    连扎苏他都已经决心灭掉,再顺便灭一些帮凶,小事而已。

    “好,那你附耳过来,我告诉你,开启《空行心滴》莲师伏藏之法……”

    等穆川把耳朵贴过来,索朗丹珠用耳语的声音,将一番话给说了出来。

    穆川将这些字字句句,都无比认真地记下。

    “记好了么?”

    说完之后,索朗丹珠问了一句。

    “记好了。”

    穆川郑重点头。

    “别忘了答应我的事,否则我在地狱也不会放过你。另外,我的人头应该值些钱,用这些钱,给我伤害过的那些女子一些补偿吧。”索朗丹珠平静地说了这些话。

    “嗯,你放心,我一定说到做到,那些受害女子的丧事,还有一应抚恤,我都会帮你妥妥当当地安排好。”穆川回应道。

    索朗丹珠没有再答话。

    等穆川反应过来的时候,他这才发觉,手上的触感已经冰凉了。

    索朗丹珠,已然死去。

    他死的时候,双眼是闭着的,只是脸上还残留着一抹遗憾和悔恨。

    穆川将他的尸身平放到地上。

    然后默默地静立。

    这一次出来缉拿索朗丹珠,算是成功完成了任务,只是没想到,竟然衍生出这么多曲折。

    一些后续的事情,恐怕还真的不好处理呢。

    别看他夺取莲师金刚橛,和答应索朗丹珠的时候都那么爽快。

    但他心底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不说别的,起码那扎苏,他就远不是对手。

    现在要真找上门去,或者那扎苏直接找过来,他都绝没有好果子吃。

    这时脚步声响起。

    龚纬回来了。

    只是他脸色有些尴尬。

    “大哥……那个,我不小心,直接将卓巴给杀了。”龚纬吞吐道。

    “呃?”

    穆川有些意外,他本来还说再审问卓巴些消息的,没想到直接死了,但这倒也无所谓,他很快一摆手,“杀就杀了吧,反正我已经答应索朗丹珠除掉扎苏及其帮凶,都是该杀之人,现在灭于你手,也算大快人心。”

    其实这时还有一点要注意,那就是龚纬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将卓巴的尸首一块带回来。

    所以尸首是什么情况,穆川没有看见。

    不过穆川现在显然有些心不在焉,这种小事并没注意。

    “走,我们去看看那位金兄,看他现在情况怎么样。”

    说着,穆川就和龚纬,去往金迷受伤倒下的位置。

    金迷似乎已经昏迷了。

    “金兄?”穆川试探着喊。

    “金兄?金兄?”

    他接连喊了几句,可金迷依然没动静。

    穆川蹲下身,伸出手准备查探他的身体状况。

    可这时,金迷突然悠悠地醒转了。

    一睁开眼,正看见穆川的手向他胸膛探去。

    “救命啊!”

    金迷尖叫一声,拨开穆川手掌,然后用双臂捂着自己的胸膛,身子直往后蹿。

    “我警告你,我可没有不良的嗜好!你,你想干什么啊!”

    看着这金迷一副柔弱小媳妇的模样,穆川顿师哭笑不得:“我说金兄,我就是想查看一下你的身体状况,你反应这么大干嘛?”

    “查看我的身体状况?”没想到的是,听到这句话,金迷却似乎更加警惕了,一边警惕地瞪着穆川,一边加快挪动身体,远离穆川。

    穆川更加无奈了。

    他抚额道,“金兄,你没事就好。先说正事,索朗丹珠已经被我诛杀,不过可惜的是,卓巴大师在与他搏斗的过程中,不幸牺牲,为此我深感沉痛。”

    “卓巴大师竟然牺牲了?”金迷一副很惊讶的样子。

    “是啊,怪我没有想到,本来都胜局已定了,岂知道啊,那索朗丹珠似乎深恨卓巴,竟然死都临头,都要拉卓巴大师垫背,我没有救援及时,是我的错。”穆川一副惋惜之色。

    “穆兄,你也不必自责,歹徒凶恶,卓巴大师虽然牺牲,但他也帮助我们擒杀了歹徒,他虽死,也算是功德圆满了。”金迷这时松了口气,反而开始安慰穆川。

    “金兄,这次还要好好谢谢你,没有你的帮助,光凭我们,恐怕还真不是索朗丹珠的对手,只是还不知,金兄高姓大名,平日在哪里高就?”穆川感谢道。

    “哈,我姓金,名迷,表字挚醉,一浪子而已,哪有什么就不就的。”金迷摇头笑着,又很快眼睛一闪,看向穆川和龚纬说,“对了,这次能除掉索朗丹珠,我感觉我们可以举办一场庆功宴,不如我做东,找几个水灵的姑娘过来,咱们三人,好好地爽快他一番?”

    “嗯?”

    穆川有些摸不着头脑。

    怎么说得好好的,这金迷突然邀请他俩嫖女人去了?

    “我拒绝。”

    穆川还没答话,身后的龚纬却先冷冰冰地出声了。

    “这位兄弟,经历如此恶战,我们适当放松一下,有何不可?不要那么拘谨么?”金迷看向龚纬,劝说着。

    “低俗!”龚纬甩下这句话,漠然转身离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