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穆川的想法,光丁延这份心意就很难得了,不是谁都能鼓起这份勇气的。

    听到穆川又说起那日的事情,丁延突然沉默地低下了头。

    他又想起了,当日都头跟他说的那些话。

    这事对他打击真的不小。

    他这才知道,原来很多时候,正义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他不由更疲惫了,摇头说:“穆公子,我不是为了帮你,而是为了给我表妹报仇,而且我真不觉得我那点微薄的功劳算什么,钱你收起来,我是不会要的!”

    “唉,好吧,总之还是多谢你。”

    穆川无奈地应着,又说道,“小丁,还有一件事,那位金迷兄是什么来头你知道么?自从那日晚宴后,我就根本没见着他的人影。可这个赏金的事,我还必须得找他,你知道在哪里能找到他吗?”

    丁延的脸色有些古怪。

    心说你是找不到……

    那偏僻的小巷子,让他们本地人去找都不一定找得到。

    “金大哥是一个浪子,是不好找。若不是都头对龙安县了如指掌,他领头带我去过,我也不会想到,他居然待在……那么一个地方。”

    “那么一个地方?什么地方?”穆川追问。

    “呃……穆公子,你一定要去找他?”丁延有些吞吐其词。

    “我打算回武院了,临走之前,我却不能把全部赏金都贪没,金兄出力不小,自也应有他的一份。所以小丁你带路吧,我今天必须得找到他。”穆川道。

    “好吧,跟我走,只是那里的环境……可能有点让人不适。”丁延答应下来。

    路途中的时候,丁延又跟他们随便聊了几句。

    “虽然金大哥这个人,基本没优点,除了嫖,也不会干别的事,但他也有一桩好处,就是怜香惜玉,对女人极好,舍不得女人受伤害,所以一听闻是追捕索朗丹珠,他直接一口答应。”

    “这样吗?其实他的暗器功夫很高明,也不知道他使的是哪路手法,手速很快。”

    几人边聊边走,这时龚纬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凑到穆川说:

    “大哥,我想起一件事来。

    你还记得当时我们打完去找他,他正处于昏迷状态么?

    可是,他腹部的那道伤口,却明明已经被他自己处理过。

    我怀疑,当时他是装昏迷。”

    “嗯,不管他是不是装的,一会儿,有些事情都要跟他提一下。”

    穆川点了点头。

    三人很快到了地头。

    这时候,穆川才知道丁延口中所谓的“不适”是什么意思。

    这里是贫民区。

    环境很脏乱。

    尤其龚纬更是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他是富家出身,对贫民区这环境,确实很不适。

    “他平日住在这里?”

    穆川疑道。

    “嗯,跟我来。”

    丁延带着两人七扭八拐,很快来到了一处民居中。

    “啊……啊!”

    “不,不要!”

    “不要停!”

    因为房屋破败,窗户都没有修补,一阵呻吟和喘息声很快传入耳中。

    “这……”

    穆川抬头看了看高悬的日头,脸色有些发黑。

    这大白天的,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做这种事情,这个金迷,也太饥渴了吧?

    龚纬的脸上也泛起不悦之色。

    只有丁延还好,毕竟这幕场景似曾相识,他已见怪不怪。

    “金大哥,有客人来了,赶紧出来接待啊!”

    他高声喊。

    “丁兄弟啊,你怎么又在这时候扰人好事?真服了你们了,等一下吧。”金迷似乎很不爽的样子。

    丁延直翻白眼。

    什么叫“在这时候扰人好事”?都日上三竿了你还白日宣淫,结果还有脸怪我?

    一番磨蹭之后,那金迷才衣衫不整地走出来,见到是穆川一行后,笑眯眯道:“穆兄弟和龚兄弟也来了啊,怎么,有事找我金某?”

    穆川看了看四周。

    示意这不是谈话之地。

    “我们去那个屋坐吧,莲儿,你去弄点茶水来。”金迷朝身后喊着。

    似乎是害羞,那莲儿并没答话,不过金迷说完就带着几人进了另一座屋。

    这间屋子很小,中间摆放了一张陈旧的四方桌,四角已经缺了好几块。

    几人坐下。

    “金兄,我找你有两件事情。

    一,关于赏金的问题,你出力不小,我必须分你一些,不知一千两可够?

    二,你也知道,这次宁玛派出来追杀索朗丹珠的人手,已经伤亡殆尽,不知你对这事有什么看法?”

    穆川开门见山。

    “我金某也不瞎,虽说我也帮了忙,但最后能击杀索朗丹珠,没有穆兄弟在他早跑了。一千两已经很多,穆兄弟愿意分我我就厚颜收下。

    至于第二件事……”

    金迷看着穆川和龚纬,深深说道,“我当时已经陷入昏迷,什么都不知道,若真有宁玛派的人找过来,我也没什么可说的,毕竟,他们的人被杀,是英勇作战,壮烈牺牲,错也怪不到我们头上来。”

    “那,关于索朗丹珠身上的东西……”穆川话只说了一半。

    “索朗丹珠身上的东西?”金迷脸上露出讶然之色,“番僧们的尸体,不是都由官府带回去了吗?他身上的东西,不管有什么问题,也应该找官府啊,我从哪知道去?”

    穆川看着金迷,缓缓地点了点头。

    虽然这事情,并没有金迷说得那么简单。

    但他能表示出这种态度来,看来也是上道之人。

    “官人,茶水来了。”

    这时,一个女子端茶走了进来。

    看到这女子,穆川有点意外。

    他还以为,是个浓妆艳抹的轻浮女子。

    可实际倒并非如此。

    这女子大约二十余岁,化了妆,却不浓,脸蛋也显得蛮标致的,有七、八分姿色,进来的时候脸上挂着红晕,低着头,不敢看几人的目光。

    如果不是他这声音,与刚才呻吟的那声音一样,他还会以为自己认错了人呢。

    “穆兄弟,龚兄弟,丁兄弟,这位是莲儿,我过几天应该要离开龙安,你们如果没事经过这里,不妨照顾一下莲儿的生意,她挺不容易的。”金迷介绍道。

    莲儿神色一黯,却还是很快强笑道:“那以后就多谢几位官人了,奴家的技艺很好的,来了之后,我包管让几位官人满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