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公子,别打了。”

    这时,那王莲儿走了出来,看到这一幕,慌张地去拉穆川的胳膊。

    穆川停了手,不过依然余怒未消。

    “王姑娘,这种人可不值得求情。”穆川看到王莲儿现在的样子,语声更不快了。

    她换了一身半袖的丝绸裙子,脸上的泪珠打湿了脂粉,洁白的玉臂和玉腿上青了好几块,应该就是在刚才的撕扯和跌倒中受下的。

    “不管如何,他都是我爹。穆公子,你就放他一马吧。”王莲儿梨花带雨地摇了摇头。

    “唉,穆兄,以你的身份,也没必要跟这等人计较的。”金迷走过来,将王莲儿揽入了怀中。

    金迷的怀抱似乎格外的温暖,王莲儿闭着眼睛埋首其中,似乎忘却了一切烦恼。

    那醉酒男子这时也挣扎着爬了起来,捂着他那肿成猪头的脑袋,又惊又惧地望着穆川。

    “这跟计不计较无关,我这是有些看不过眼罢了。”穆川又用杀意的眼神瞪了那醉酒男子一眼,吓得他又一屁股跌坐在地。

    “穆兄,我们先进屋说话吧。”金迷提议道。

    “你给我跪在这外面,如果等我出来的时候,你是坐着,或者站着,我就要你的命,听见没有!”穆川指着那醉酒男子的鼻梁,恶狠狠地道。

    “是,是,我跪,我这就跪。”

    惊惧的醉酒男子连忙弯膝跪了下来。

    穆川几人,便没有再理他,而是进了屋。

    屋子的情况很好地诠释了什么是家徒四壁。

    除了一些上了年头的桌椅家具,空荡荡的,尽显萧条。

    房屋的两旁还用墙壁隔开了两个小间,应该是卧房。

    “王姑娘,你家中都还有些什么人?”穆川打量了一眼四周,说道。

    “寒舍简陋,让几位官人见笑了。我家除了我爹我娘,就只有我和一个年幼的弟弟。”王莲儿回答道。

    “怎么不见令堂和令弟?”穆川道。

    王莲儿脸色显得有些沉重,一语不发,往左边那间卧房走去。

    这间卧房的床榻上,有个妇人,脸色泛黄,瘦成了皮包骨头,像是身染重病的样子。

    穆川几人进来的动静,她一点没有察觉。

    “家母患病在床,没法接待几位官人,抱歉了。”王莲儿叹了口气。

    “没事,让令堂好好休息吧,我们先出去。”几人又回到了主屋。

    “至于我弟弟,他这时候应该正在外边做工,不到天黑是回不来的。”说这句话的时候,王莲儿的语声有些沉重。

    “做工?”穆川皱眉道,“冒昧问一下,王姑娘你弟弟多大?”

    “他今年……十岁。”王莲儿低下了头。

    穆川眉头皱得更深了。

    一个十岁的娃,出去做工?

    “穆兄,你也别责怪莲儿,她又哪里想浩儿出去做童工,但是没办法,家里现在就是这情况,一个重病号,一个酗酒,读书什么的也不太可能,做工虽然苦,但因为那里管饭,起码不用饿死。”金迷出声道。

    穆川一语不发,忽然从身上摸索了一会儿,掏出几大锭银子,放在了桌子上。

    “穆公子,你这是干嘛?我不能白要你的钱。”王莲儿看着那银子的脸色有些不舍。

    对于她们家这种赤贫的情况而言,这些银子无疑能大大缓解目前入不敷出的情况。

    但他还是咬着牙出声拒绝。

    “王姑娘,不用跟我客气,我也不缺这一百两,你就拿去补贴下家用吧,尤其是你弟弟,有条件让他多读一些书,这样长大了才会明理。”穆川摇了摇手。

    “可是这也太多了,无功不受禄,莲儿不能要。”王莲儿还是迟疑。

    一百两确实太多了。

    她一个月,也就能挣个十两,相当于她一年的收入。

    “莲儿,你就收下吧,这位穆兄,学一门剑法都是一万两起步,一百两对他而言,确实不算什么,这种土豪,何必给他省钱。”金迷却帮忙把银子收进了屋里的一个抽屉中。

    “这……那就多谢穆公子了,穆公子,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空?奴家……奴家想好好感谢一下你。”

    王莲儿看着穆川,耳根子都红透了,难以启齿地说着。

    “我今天就得离开龙安,确实是没有空。”穆川连忙摇头。

    “这样啊。”王莲儿显得有些失落。

    “只是,关于王姑娘你的父亲,我有个担忧。”穆川朝着放银子的抽屉那里努了努嘴,“这一百两,我虽然不在乎,但前提是用来给你补贴家用,如果全被酒鬼喝了,那我这钱可留得没意义。”

    王莲儿张张嘴,想说什么,可是又无话可说。

    这种情况,确实很伤脑筋。

    “这确实是一个难题,家中有一个酗酒的人,这批银子恐怕还真藏不住。我在的话还能阻止一下,但过几天,我也得离开了。”金迷也蹙眉道。

    “不如这样吧。”

    这时候,一直沉默的丁延忽然发声,“这批银子,先放在我那,莲儿姑娘什么时候要,就去找我支。”

    这倒也是个办法,虽然不能根治,但至少能让这些银子用在必要的地方。

    “这也行,贫民区的环境也有些乱,这一百两是不太好藏。”金迷表示同意。

    “可是,这就要麻烦丁公子了。”王莲儿看着丁延,柔弱地说。

    “没事,小事罢了。莲儿姑娘你什么要用钱,去找我拿就是。放心吧,我一两都不会贪墨的。”丁延脸色有些发红。

    “嗯。”王莲儿眼眸流转,低低地应了一声。

    “那就麻烦小丁了。此间事了,我也该离去,下次经过龙安的时候,再来看你们。”穆川点点头。

    “我送送你们。小丁,你带莲儿去认认你家,把这批银子也带过去。”金迷说。

    “好嘞。”丁延有些小兴奋似的。

    穆川、龚纬、金迷三人先走了出去。

    那王莲儿的父亲还跪在门外面,三人经过的时候,俱都冷漠地扫视了他一眼。

    穆川并没有尝试说什么规劝的话。

    用女儿卖身的钱去喝酒,这种人,又哪里是一两句话可以喝醒的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