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兄,等行装再收拾一下,我们就该离去了。只是,现在也没有其他人,我就明人不说暗话了。”

    客栈之中,龚纬在收拾行礼,而穆川则凝视着金迷,神色显得很郑重。

    “穆兄弟请讲。”金迷也神色一肃。

    “当日战索朗丹珠,不扯那些虚的,当时只有我们三个人在,而那神兵,最终就是落入了我的手中。”穆川将莲师金刚橛取出来,展示了一下,又继续说,

    “如果宁玛派来追查,我希望这件事情,由我们三个共同扛下。”

    “穆兄弟,你这就有些不讲道理了吧?”金迷眉头一皱,生气地说道,“神兵是你拿的,我自始至终,只拿到了你分出的一千两银子,而且这还是我出力不少,本身应得的。如果宁玛派的人找上门,我顶多帮你们掩饰一二,已经够讲道义了,再让我帮你们扛,你不觉得,这很不合适么?”

    “金兄,我不是说了么,明人不讲暗话,在这个事件中,你也获得了一桩大好处吧?”穆川很笃定地说。

    “穆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哪里获得好处了?”金迷脸色微变。

    “索朗丹珠讲述《欲欢喜经》的时候,你全听见了吧?”穆川淡淡一笑。

    金迷神色大震,惊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没想到,穆川竟然说出了他心底小心掩藏的秘密!

    那一日,他确实偷听到了《欲欢喜经》,装作昏迷,很大程度上,也是出于这个原因。

    包括之后的几天,也都是心事重重。

    “这种采补邪功,不管再强,我和龚纬是不会练的,但你就不是了,恐怕这种功法,金兄得了,是如鱼得水吧?”穆川意味深长地道。

    金迷沉默下来。

    过了片刻,他才无奈点了点头,“既然你都猜出来了,我也不瞒你。

    此功对我,确实用处很大。

    其实双修之法本不邪,但凡事要有个度,过度了就是采补。

    我本身就对双修有所涉猎,此经的一些内容,对我很有启发,能让我的实力增强变快很多,而且对女性非但无害,反而有益。”

    “金兄承认就好,只是你如何跟我保证,你不会心性迷失,利用此功,为非作歹?”穆川点点头,继续说道。

    “这一点,穆兄弟你多虑了。上次我跟你提过,我有一个志向,但是没有来得及说,现在我告诉你。”金迷深吸一口气,缓缓说,

    “王莲儿家你也去过了。

    你知道么,其实她做的这行,有一个不好听的称呼,叫暗娼。

    暗娼的数量,要远远大过青楼和官妓的明娼。

    这名声是不好,可很多选择做暗娼的女子,都是被生活逼得没办法。

    谁又想出卖自己的肉体和尊严?

    但作为弱势的女子,不去卖,又能做什么?

    她们的寂寞和痛苦,忍受的白眼和非议,又有谁能够体会?

    我金挚醉的使命,就是用我的一生,去安抚这些苦难女子,无论是从肉体上,心灵上,还是金钱上,尽我之能,去帮助她们,给她们温暖。

    在别人眼里,我金挚醉是一个只会嫖女人的浪子,可我心里,也是有着自己的志向。

    此志虽小,但能完彻,也不枉一生。

    所以穆兄弟你的担忧是完全多虑了。我向你保证,挚醉就算死,也绝不会做出伤害那些苦难女子的事。如违此誓,天诛地灭!”

    穆川注视着金迷赌咒发誓时,眼中闪耀的真诚之意,嘴角笑意更浓。

    “金兄有这等志向,若能贯彻,确实是功德一件,是我枉作小人了。

    只是话说回来,既然金兄也承认了,自己得了《欲欢喜经》,那么如果我散布出去,恐怕金兄也没有好果子吃吧?”

    “穆兄弟,你有话说就是,我照办还不行?你要真跟我散布我去,别人知道我修炼了采补功法,我还怎么去找女人?”听得此言,金迷立刻从精神抖擞变得充满挫败感,无力地耷拉着肩膀。

    “我答应过索朗丹珠,要帮他除掉扎苏,但扎苏修为高强,我没多大把握,我希望金兄先好好修炼,等我打算去找那扎苏算账的时候,你能够出一臂之力。”穆川说出了心底的图谋。

    “这件事情,难度很大,毕竟要深入吐蕃,扎苏修为高强,根深蒂固……”金迷话还没说完,见穆川神色不对,只好忙改口道,“行行行,我答应就是,你千万别把这事散布出去,到时候只要你联系我,不管刀山火海,我一定去。”

    “这就对了。”穆川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样的话,多一个生力军,除掉扎苏的把握,他就更大了一些。

    “只是我有一点不解,拿那宁玛神兵,风险很大,而且这种事情,毕竟属于巧取豪夺,放到天下,你也是没理的,为什么偏要做出这种不智的事情?”金迷问出了心底的疑惑。

    扪心自问,如果换成是他,即便那莲师金刚橛送到他面前,他也是不会要的。

    “大哥,我觉得这事你不必自责,自古宝物,德者居之。扎苏那等无德之人拿着,反而让宝物蒙尘,是对宝物的玷污。只有到了大哥这等有德之人的手里,才能让宝物,迸发出它应该有的光辉。”龚纬听见这话,立刻在旁边为穆川帮腔。

    “小纬,不必为我开脱,巧取豪夺就是巧取豪夺,任你说得天花乱坠,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在这件事上,我确实是为了恶,但我也有自己的苦衷,只是具体什么苦衷我就不方便说了。总之这件神兵,对我帮助很大,就算有所后患,我也顾不得那么多。”穆川浮现苦笑,叹了口气。

    其实他又何曾想巧取豪夺。

    真正的侠者,应该是将宝物物归原主。

    如果是刚刚出山的时候,或许他会将宝物还回去。

    可自从入了江湖,经历过太多身不由己的事情,他也成熟了很多。

    世间又哪有完美之事。

    纵使是圣人,难道就没有污点么?

    为了报仇,为了让自己的亲人不受伤害,为了武林正义,也为了天地公道,他有大多的理由,说服自己将这莲师金刚橛昧下去。

    那不义的骂名,就让他自己背负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