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日后,一辆马车来到了成丨都府郊外三十里的地方,停了下来。

    穆川、龚纬两人,正坐在车厢里面。

    “小纬,我有点事情,要离开一会儿,行李你先帮我送到你那,回头我再找你去取。你回去之后,也别干什么别的,先好好休息一阵,把伤彻底养好了再说。”

    穆川摸了摸龚纬因受过伤无力垂下的左肩,叮咛道。

    “大哥,没事,这点小伤,用不了几天就会好,到时候我再帮你做悬赏去,你这次是奔着那一万两去的,结果实际只得了六千多两,钱的缺口还挺大的。”龚纬轻松地笑道。

    “不妨事的,这次我已经赚大了,一些银子反倒不重要。”穆川显得很不在意。

    他有一句话没说。

    其实六千多还是一万,对他来说还真无所谓。

    说句不好听的,就跟洗钱似的,他只需要“别人知道他赚了一万”就行,至于“究竟自己赚了多少”,那不重要。

    下了马车后,穆川注视着这辆车继续驶向城里,而后才往旁边的树林里走去。

    “这边。”

    一道人影,探出半个脑袋,在树后边向他招了招手。

    穆川环顾了一下四野,见无人注意,连忙走了过去。

    这道人影穿身朴素的青衣,一顶宽大的帽子遮住秀发和前额,连脸孔也遮住了大半,显得很小心,她一见穆川就兴高采烈地抱住他的胳膊,和他往树林深处走去。

    又过一会儿,到了一片湛蓝色的湖泊,湖泊中心有一个小岛,两人施展轻功,蜻蜓点水一般掠过湖水,落在了小岛上。

    四周很安静。

    “哥,这次去做悬赏,结果怎么样啊,问你你也不理我。”

    穆湄亲密地挽着哥哥的胳膊,又用另一只手掸了掸他身上的灰尘,发出埋怨声。

    因为猎杀索朗丹珠比较危险,穆川又一直在苦修弱水剑,所以这段时间还真没跟妹妹交流。

    “我这段时间,精神一直紧绷着,基本上有空都在修炼《弱水剑》,好在幸不辱命,此剑法在关键时刻发挥了作用,成功帮助我完成了悬赏。而且啊,我还得了件法宝,说起来,这法宝还真了不得……”穆川神神秘秘地一笑。

    “法宝?什么法宝?难道比太上老君的八卦炉还要了不得?”穆湄明亮的眼睛突然发光,一闪一闪的。

    “怎么连太上老君都出来了?”穆川无奈地抚额一笑,“此法宝非彼法宝也,在佛教用语里边,佛、法、僧就是三大法宝,可不是神话故事中,那些大能者的先天灵宝。”

    “你不会是指的,和尚做法事时用的那些法器?那有什么用嘛,”闻得此言,穆湄很失望的样子。

    “你别着急,我话还没说完呢。我得的这件法宝,虽然不是那些神话传说中的法宝,但也不同凡响,你一见便知。”穆川微微一笑,将随身携带的一个布囊解下,又解开数层绸布的包裹,露出了里面一个精致的木匣子。

    这木匣子呈四方形,样式古朴,一露出来,便散发出浓烈的檀香。

    光是这木料,恐怕就价值连城。

    这是穆川后来搜身,从索朗丹珠身上搜过来的。

    穆湄好奇地凑上去闻了闻,又摸索了一会儿这木匣子,眨着眼睛道:“这匣子里,难道藏着一个宝珠?我打开看看。”

    匣子的正前方,有一个金色的祥云状活动锁扣,穆湄轻轻将扣子搬开,匣盖便这样弹开了。

    里边摆放着一样物事,三角尖,金刚柄,小巧玲珑,却宝相庄严,正由匣子两侧伸出的木质架构箍住,一动不动。

    “这就是哥哥说得,了不得的法宝?看上去很像一把匕首,不过比匕首的卖相好了很多。”穆湄评头论足。

    “匕首是杀器,而这金刚橛,象征的是破妄除障,两者岂可相提并论?”

    穆川似模似样地说了一句,不过话还没说完自己先笑了,“不过说句实在的,这个法宝落在我们手里,可能真的是明珠蒙尘……”

    “大小挺合适的。”穆湄这时已经莲师金刚橛握在了手中。

    “小心点,别让橛尖给伤到,这东西虽然是法器,但是很危险。”穆川赶忙提醒。

    “有多危险?”

    穆湄眨眨眼睛,有些不信邪似的,忽然取出身上携带的一把锋利匕首,和手中的莲师金刚橛进行对戳。

    “嘎吱”一声,匕首锋利的刃尖直接断了,掉在了地上。

    穆湄惊讶地丢下匕首,像重新认识一般,上上下下地打量起莲师金刚橛。

    “这个法器似的东西,这么凶?我那匕首,可是跟主盟买的,据说是来源于名剑山庄的技艺,怎么现在却跟纸糊似的?”

    “哈哈,名剑山庄的名头虽然大,但也不是把把都是名剑,而我这金刚橛,却来自于一位传奇之人,岂可相提并论……”穆川淡淡一笑,将这金刚橛的来历,给详细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穆湄听了不住点头,“虽然哥你说的什么金刚不金刚,莲花不莲花的我不懂,但我也听懂了一句,这把兵器,是由一位大宗师级的强者铸造的呗?”

    “具体是不是莲师铸造的我也不清楚,但我觉得,此橛之锋利,很可能确实经过了莲师的真气洗礼,尤其密宗,还擅长‘灌顶’‘加持’之法,否则我实难想象,这等神兵是如何诞生的。”穆川回答道。

    “嘿嘿,哥哥你得了这等神兵,以后就是如虎添翼,看神兵之下,还有谁可以挡你。”穆湄很欣喜地笑着,将莲师金刚橛放回匣中,重新递向了穆川。

    然而穆川却伸手推回了:“湄儿,此橛你先拿去用吧。”

    “啊?我不要,我不喜欢什么法器,对我来说,还是最简单的匕首好用,回头我再去主盟弄一把更好的就行。”穆湄听完了赶紧摇头。

    “跟哥哥还说这些做什么?我现在拿回去也派不上用场,而且我也怕被人找上门,目前给你用是最好的,你这段时间,不是接触了主盟么,不知情况如何?”穆川溺笑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