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盟那边……规矩有点多。s`h`u`0`5.c`o`m`更`新`快”

    穆湄皱起眉毛,有些无奈地说,“之前,鬼羊先生和小艾,介绍我加入了主盟,但并没有什么优待。主盟有规矩,新入盟的要有一段时间的考察期,考察期间,我是没有别的权利的,只能被动等待一个上线的指示,而那所谓的上线,我连他是男是女都不知道,上次他通过信件暗语的方式,给我安排了一个,盗取军事机密的任务,我顺利完成了,但后来就一直没消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通过考察。”

    “这个你不要心急,如果规矩不多点,行事不小心谨慎点,估计咱们武林盟的主盟早被朝廷灭了。”穆川露出理解之色,说道,“毕竟深处朝廷腹心,首要的就是做到隐蔽,如果行事不慎密,导致失去了身在暗处这一最大的优势,很容易就会被朝廷所趁。”

    “我也知道,就是这样效率实在太低,这一来一回的消息传达,很耽误功夫。”穆湄轻声抱怨着。

    “阁里的情况现在怎么样?很忙么?”穆川问道。

    “嗯,哥你不知道,这段时间,大理有一个流言渐渐在大街小巷流传。”穆湄低声道。

    “流言?什么流言?”

    “……据说,大炎准备对大理兴兵。”穆湄的神色中露出一抹阴翳。

    “有这样的事?”穆川神色大变。

    这可不是个小事。

    战争,尤其是两国之间的大战一旦开展,那就注定要血流成河,不知道多少人的性命会因此丧生。

    “这消息可靠么?真要开战,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小道消息,具体真假还不清楚,但是就我们武林盟而言,近期反正多了不少任务,大多都是刺探军情这方面的。”穆湄说道。

    “无风不起浪,如果真的战争来临,早做些准备总是好的。这样吧,正好我现在也算有些人脉,回头看看能不能打探些情报出来。”穆川沉声道。

    “可是哥,你去打探这种情报会不会有问题。”穆湄有些不放心。

    “没事,武院学生里,想建功立业的多了,关心战争再正常不过。”穆川很轻松的样子。

    “嗯。”穆湄默默地点点头。

    战争这两个字,一旦真的作为阴影降临到身边时,那将是怎样的可怖。

    “这件神兵,还是你先用,不过不要让别人看见,否则会很麻烦。”穆川这时直接把装着莲师金刚橛的匣子塞到了妹妹手里。

    穆湄只好无奈地接下来。

    接着兄妹两人又兴高采烈地聊着家常,直到天色已晚,穆川还要进城,穆湄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跟妹妹分别之后,穆川进城去了龚纬那里,把行李取走了。

    主要是有一颗索朗丹珠的人头在那里,需要做领取悬赏的凭证。

    等回到武院之后,穆川就第一时间去了贡献堂。

    “‘浪蝶’顾乐,‘杀人鱼’晁七,还有索朗丹珠,速度挺快啊。”贡献堂的张执事验收了穆川提交的三宗任务后,赞了一句。

    “其实,倒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穆川刚想解释。

    “是不是你一个人的功劳,那不重要。”

    没想到,那张执事却毫不在意地打断了,并且朝着穆川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只要任务完成,那就可以。在这个世界上,可以为自己所用的力量,那也是自己的力量。”

    “张执事所言甚是,人脉,确实是一种力量。”穆川赔笑了一句。

    其实张执事的意思很简单。

    作为内院生,很多时候,会跟一些世家势力会有接触。

    大炎朝自古以来都是贵族政治,不懂得笼络人才的世家绝对不会长久。

    所以张执事很理所当然的,把目前这个悬赏任务完成的功劳,安在了穆川背后站着的世家势力上。

    毕竟在贡献堂多年,这种事情他看得多了,早就见怪不怪。

    虽然实际上,压根儿不是这么回事,但穆川对这一结果也喜闻乐见。

    “暗捕的申请,我会帮你提交,不过,需要等待一段时间。”张执事说着,瞥了瞥穆川身上拿着的银票。

    “那就麻烦张执事了,小小谢礼,不成敬意。”穆川赶紧把手中早就准备好的一个钱袋子递了过去。

    这个“等待一段时间”,天知道是等待一年还是两年。

    “你回去吧,这事我会帮你尽力催促的。”张执事掂了掂钱袋子,满意地点了点头。

    随后穆川就陷入了几天的忙碌。

    离开的这些天,很多事情都需要处理一下。

    他先去了甲间,没想到正被易大学士看见,把他叫去了。

    本来穆川还忐忑,是不是易大学士要就他擅离职守狠批一顿,没想到易大学士一开口,反而叫他一愣。

    “远游,你是不是挺想当学士的啊?”易大学士深深看了穆川一眼。

    “呃,回大学士,确实是的。”穆川摸了摸鼻子。

    “不用不好意思,这是好事,没有一颗进取之心,做事就会懈怠。现在我们甲间,倒是有一个机会,可以帮助你更快达成这个目标,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易衡说道。

    “是什么样的机会?”穆川问道。

    “是这样的,最近有一位从京城来的大人物落脚在成丨都府,而这位大人物,比较痴迷古代军事,在翻阅典藉的时候,他偶然得知,曾经在我们成丨都府的历史上,诞生过一支白耳精兵卫队,你知道么?”易衡叙说道。

    “白耳精兵?这个……学士还真没听说过。”穆川有点尴尬。

    “让你在甲间的书房学习,请问你这段时间,总共学了几天?”易衡淡淡瞥了穆川一眼。

    穆川这就更尴尬了,他这段时间哪有空啊,但现在当然不是辩解的时候,他赶紧道:“学生知错了,之后一定好好学。”

    “我说的这个机遇,就跟白耳兵有关,上面给我们甲间摊派了一个任务,就是仿制白耳精兵的盔甲,而按照史书的记载,白耳精兵的盔甲,分为两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