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川一脸沉思的从甲间的书房里走了出来。

    拜别易衡后,相关的这个白耳兵的资料,他又自己亲自去查阅了一番。

    所谓的白耳,就是指用白色的牦牛尾织物作为头盔的装饰。

    而用牦牛尾作为材料,也是有其独特的含义。

    众所周知,牦牛是高原地区特产,四川一带是没有的,而编织这头饰所用的牦牛尾是从哪里来呢?

    有一个很特殊的来源,叫进贡。

    进贡,象征着臣服,是彰显武力,扬威武名的最好标志。

    用进贡的牦牛尾编织的头饰,一般的部队是没有资格佩戴的。

    白耳兵,也是因为拥有征服高原民族这般的辉煌战绩,才获此殊荣。

    所以放到现今,白耳兵的传说注定只能成为过去。

    现在吐蕃强盛,不侵略你大炎已是万幸,再谈什么进贡不是开玩笑?

    至于易衡所说的两套盔甲,是这样的。

    因为“白耳”这种特殊的含义。

    白耳兵,除了固有的作战职责,在一些场合还会担当“仪仗”的作用。

    比如有外族贵客来访,他们在担当蜀王近卫的时候,就会换上专用的仪仗甲,彰显威仪。

    这次轻甲署的任务,就是仿制出这套仪仗甲。

    当然,所谓的“仿制”,说是这么说,其实全是自由发挥。

    毕竟白耳兵那个年代,离现在都有一千多年了,样品肯定是找不到的。

    而由于仪仗甲的特殊性,它并不考验甲胄的防御能力,而只要好看就行,而审美这个东西一向引人而异,实难划分一定的标准,所以这一次易衡干脆下令,所有轻甲署的人员,都可以尝试做这个仪仗甲,谁做出来的能令那位大人物满意,谁就享有一次大功。

    穆川很快就决定,趁这几天时间,做一个出来。

    下一门一流功法课,内院已经给出了通知。

    是一门叫《狂兽矛》的矛法。

    据说这《狂兽矛》是之前剑南道的一个二流武林势力,猎兽庄的绝学。

    那猎兽庄穆川之前也听娘亲说过,据说其创始者是一个猎人高手,狩猎技巧几乎达到极致,这门矛法就脱胎于此。

    只可惜猎兽庄在武林浩劫中已经灭亡了,这门矛法,估计现在武林这边反而没有人会。

    矛这种长兵器,在群体的步战之中,能发挥很大的威力。

    很多有志于征战沙场的内院生比较感兴趣。

    不过穆川就没什么兴趣了。

    作为一个刺客,这笨重的长矛,怎么携带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但考虑了一番后,他决定还是学习一下。

    武学之道,触类旁通,他就算不用这《狂兽矛》,多长点见识也是好的。

    何况《狂兽矛》毕竟是他们武林的绝学,就这么遗落在朝廷,自己一边反而没有人会多少有些可惜。

    现在离《狂兽矛》开课还有几天时间,正好趁这闲暇,全力做一套白耳兵仪仗甲出来。

    能被看中最好,失败了也没损失。

    回到家后,穆川开始考虑具体怎么做。

    第一件事,是要构思图样。

    取出笔墨,将纸张摊开铺在桌面上,穆川打算先画出个样本出来。

    但是,一盏茶功夫过去,第二盏茶功夫又过去……不知过了多久,穆川还是枯坐在那里,笔拿在手中可连一笔都没下过。

    他的脸都快愁成了苦瓜。

    “我去,我到底该画成什么样?”

    凡事都是知易行难,他知道要先画个样图,但问题的关键是,他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制甲他学会了没错,现在也算是一个合格的甲匠,但制作跟设计完全是两码事好不好?

    “不行,我还是别闷头苦想了,毕竟这个任务是有时限的,被别人先完成了,我再想出来也没用啊,有什么捷径没有?”穆川一脸无奈地放下了笔。

    这时他心中一动。

    站起身,走出了门去。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在武院的道路中穿梭了一会儿,穆川来到了中舍区甲字域,回到了自己的“老家”辰七院。

    李笑正站着窗户前,一脸无聊地望着远方的灯火,听到有人迈进院门,他扭头一看,立刻大喜。

    “远游,你这个大忙人,回来一趟都算得上稀客了,是不是都不把这里当家了!”

    他这么高声一喊,朱豪和许明航哪还有不知道的道理。

    三人纷纷冲下楼来,见到穆川就是三个拥抱。

    “远游哥,没了你,咱们这辰七院,总好像少了些什么,这段时间,可想死你了。”朱豪埋怨着。

    “是啊远游,你那地方自己一个人住着不无聊么,干脆回来跟我们一起多好。”许明航也劝说。

    “就是就是,你这个见色忘义之徒,一定是在内院有了相好,然后舍不得回来。”这话不用看,就知道肯定是李笑这厮说的。

    听着这些话,穆川的脸上带着笑意,又有些无奈。

    “还见色忘义?你以为我是你啊!”他佯怒地捶了李笑一拳,又用歉意的声音朝着三人说,“我这段时间,确实太忙了,如果住在这里,每天光是来回跑,都得花不少时间,所以确实没办法。”

    回辰七院住,肯定热闹很多。

    但因为距离内院远一些,来回跑会比较耽误时间,所以穆川也挺两难的。

    “总之有空多回来看看吧,大家都挺想你的。”

    见到穆川为难的样子,三人也比较善解人意,没有再说这个话题。

    这时穆川看向了许明航。

    他的头发用巾帻扎起,胡须也修过,衣服穿的是一套青色书生装。

    整个人看起来比较精神,看来已完全从之前的打击中走了出来,而且比起以前,要加注重仪表。

    “老许,有一个事情要问下你,不知道你会不会画甲胄的图样?”穆川问道。

    “甲胄?这还用问,我们毕竟是武院,如果连军事题材的绘画都不会,那我出去还不被人笑掉大牙啊?”许明航一脸无语地反问。

    “会就好,我手头正好有个任务,正在发愁呢。”穆川松了口气。

    “先去我那,慢慢说。”许明航招呼一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