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目便是一片红色。

    红木的床坠着红色的床帷,从桌椅到几、柜、箱,房内之物,几乎无一物不红,就连原本白色的墙壁也被重重的红色帘布包裹着,被梁上那三盏大红灯笼一照,反射出红色的光晕。

    一个披着轻纱的红衣丽人正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面前的铜镜悠悠地梳着头发。

    “‘红’怡?倒是名副其实,不过……”穆川打量了一下房间的布置,不过话说到一半,却戛然而止,看向带她进来的丫环雯儿。

    “雯儿,你先出去吧。”那丽人道。

    “是。”

    那丫环雯儿应了一声,却似乎不太乐意的样子,瞪了穆川一眼才退出门去。

    “我很好奇,红怡姑娘以前叫什么?”穆川这才重新看向红衣丽人。

    “其实我也很好奇,黑隙公子现在叫什么?”红衣丽人继续慢悠悠地梳着头发。

    穆川听到这话脸色蓦然一变,却很快掩饰了过去,镇定地回答道:“姑娘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黑隙?那是一个人么?姓黑的人倒着实比较少见。”

    在说这话的时候,穆川已经在手间扣了几只袖箭,暗暗防备着。

    “我这间屋子,暗藏着十道机关,每一道的威力都胜过普通暗器十倍,一旦发动,连一流高手都得尸骨无存。”红衣丽人漫不经心地道。

    穆川握着袖箭的手不由一僵。

    “红怡姑娘,既然都是武林同道,还是把话敞开了说好,这么你一言我一语的实在没什么意思。实不相瞒,我来成丨都府有重大任务,不想节外生枝,之前不知这里是红怡姑娘的地盘,冒昧冲撞了,我便当从来没有看见过红怡姑娘,这便离开你看可好?”穆川缓缓说。

    “公子来成丨都府有重大任务?说来也巧,奴家也身负宗门重任,既然来了就不要急着走么,或许公子可以帮帮奴家呢。”红衣丽人道。

    “红怡姑娘说笑了,在下武功低微,恐怕帮不了你什么忙。”穆川忙不迭地摇头。

    开玩笑,跟魔门的妖女扯上关系,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吞得连骨头都不剩呢。

    “公子自谦了,当初公子将嘉定府闹了个天翻地覆,就连那嘉定武卫司防卫使毕辉都陨落了,我当时也在嘉定,结果公子这一番闹腾,使得那嘉定的捕快是三日一查,五日一搜,差点将我也暴露出来。”红衣丽人轻笑道。

    “这个,倒让姑娘见笑了。”穆川干笑了一声道,“那次是多仗了家师之力,加上朋友们也出力不少,单我一人可没那本事。倒是姑娘的手段,才是真正地令在下甘拜下风。”

    经过这番话,穆川也终于完全确认,这红怡就是晴萱无疑。

    所以这甘拜下风的话倒不是恭维,而实在是不得不服。

    一想起当初那晴萱整治几个二世祖的手段,穆川就不由不寒而栗,那怎是一个惊悚了得……

    “成丨都府的情势公子也知道,因为有朝廷一方的宗师坐镇,我们武林的高手虽然不少,但大多不敢踏入此地,而公子年纪轻轻便敢来这成丨都府执行任务,不说别的,这份胆识便足以让人佩服。”

    红衣丽人从梳妆台上站起,转过身,露出一张宜喜宜嗔的娇媚容颜。

    她莲布轻移,款款向着穆川走来,同时脸上绽放出一个让人迷醉的笑容,轻吐朱唇:“所以奴家对公子很有信……”

    “心”字语声未落,异变突生!

    红衣丽人那青葱般的玉手如闪电一般划过半空,击向穆川的心脏!

    前一刻还巧笑嫣然的丽人,下一刻,竟变成了索命的刺客!

    若是被那笑容迷倒的,恐怕此刻已变成了地上的一具尸体!

    “红怡姑娘,你可真让我‘受宠若惊’。”穆川却似乎早有准备,一边运起《大悲掌》招架,一边淡淡嘲讽了一句。

    红衣丽人技量失败,却毫不着恼,轻笑一声,招式不变,笔直迎向了穆川的手掌。

    “砰”的一声,这一击,平分秋色,两人都未后退,然而,从红衣丽人的手心处却传来一股强劲的吸力,使穆川的手掌短时间竟挣脱不得。

    然后很快,一股邪异而灼热的内力竟顺着两人掌心的相接处,潮水般地侵袭穆川的经脉。

    这红衣丽人,竟然在一开始就逼得穆川进入了最凶险的内力比拼状态。

    穆川此时的状态一下子变得不妙。

    被这邪异而灼热的内力一侵袭,穆川感觉浑身都开始燥热起来,下腹骚动,鼻息灼热,双目赤红,身体隐隐有失控的迹象。

    然而,就在红衣丽人露出一个胜券在握的浅笑的时候,眉毛突然蹙了起来。

    一股股清凉如水,纯正平和的真气突然堵住了她真气前进的方向。

    两种真气短兵相接。

    她的月魅真气虽然诡异霸道,但是,那股清凉的真气却出乎意料的顽强,虽然品阶不高,却完全不受她月魅真气的蛊惑之效,在苦苦抵挡之下竟然渐渐站稳了脚跟。

    原来,穆川在感知到红衣丽人的真气属性之后,立刻模拟出了莲花吉祥气来抵挡。

    《莲花吉祥坐》这门内功,本藉由静坐入定悟道,虽只是三流内功,可单论对诱惑的抵抗,却是他所有掌握的内功中毫无疑问的最强。

    这就是真气属性克制所起的效果。

    不过,两人的内力比拼又持续了一段时间后,穆川又从站稳脚跟开始变得不妙。

    虽然真气有克制作用,但是红衣丽人的真气实在霸道,穆川初步估计,应该是一门至少一流下乘的内功,因为他的莲花吉祥气在对拼之中消耗得太快了。

    一滴滴汗水,从穆川的额头上渗了出来。

    反观红衣丽人,却一副浑若无事的样子,一边对拼,还一边好奇地打量起穆川来。

    被这般打量,穆川哪里有好脸色给她看,一个恶狠狠仿佛要吃人的目光给回瞪了过去,嘴唇也在抿动,似乎是在骂人的样子。当然,碍于正在对拼内力,他并没有出声。

    又比拼了一会儿,穆川内力即将见底,满头大汗的他内心也是说不出的焦急。

    然而内力对拼凶险就凶险在这。

    若是比拼招式,他还能趁机逃跑,可陷入比拼内力的时候,他若敢就这么撤手,恐怕就是不死也即重伤。

    该如何是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