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穆川眼看就撑不下去的时候,忽然,红衣丽人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公子这佛门内功,端的厉害,再拼下去,恐怕会两败俱伤,不如这样,我数三二一,咱们一起撤手如何?”

    穆川深深看了红衣丽人一眼,微不可察地点了下头。

    “好,那我就开始数了,三,二,一——”

    一字话音刚落,在穆川体内肆虐的诡异真气就如退潮一般,开始汹涌退去。

    这时候,如果穆川使坏,聚集所有内力,在红衣丽人撤回内力的时候顺势一击,则可以对其造成重创,不过,一来他所剩体力已然不多,二来就算可以他也不会那么做。

    二人各自收回手掌之后,穆川又深深看了红衣丽人一眼,然后扭头就走。

    “等等,公子不要这么小气么!适才是奴家有所冒犯了,不过,不知道公子对我们魔门的功法有没有兴趣呢?”红衣丽人笑意吟吟地说着,似乎是有把握某人一定会留下。

    穆川果然迈不动脚步了。

    刚才被这魔门的妖女偷袭,差点就大败亏输,说不气那是假的,所以他一恢复行动,才马上扭头就走。

    但怎么说呢,他毕竟是一个武林人。

    对武林人士来说,什么最重要?

    毫无疑问,那一定就是武功,尤其是强大的武功。

    绝没有任何武林人士,能够对强大的武功不动心。

    而魔门武学,虽然往往都有严重的缺陷,却一向都是强大的代名词。

    “红怡姑娘,你这是何意?”穆川背对着说。

    “就像你们武林盟,执行任务能够用功绩兑换奖励一样,我们魔门的各宗各派也是如此,我此次来成丨都府,手头可有着不少任务,但是我自身要忙一件主要的事,没空管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若是公子有意,倒是可以代奴家完成,收获的功绩,公子想兑什么魔门功法,由奴家代为兑换可好?”红衣丽人解释道。

    “哦?你这么把魔门的功法泄漏出去,就不怕被师门追责?而且,我如果堂而皇之地修炼,你们魔门还不得派人追杀我?”穆川怀疑道。

    “普通功绩兑换的功法,能有什么好东西?”红衣丽人以蛮不在乎的口吻说,“只要公子想,奴家给你兑就是,而且会用你的名字登记好,不会有任何问题的。不过,若是被传授你佛门功法的前辈知道,这可就不关奴家的事了。”

    穆川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摇头:“我不信你,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只是知道你的两个化名,若是你在功法上做手脚陷害我,我就算想报仇都找不到你。”

    “揽月圣宗,应红萱。”红衣丽人抿嘴一笑,“公子现在放心了吧?”

    “揽月宗么?”

    穆川点了点头。

    魔门,固然源远流长,强大无比,但其内部的倾轧斗争也十分的厉害,就他所知,目前魔门还存在的宗派就有着十多个,据说在浩劫之前,魔门各宗各派甚至达到几十个之多,若有魔门中的绝世人物,能将魔门整合,其势力便完全超出江湖中任何一个大宗派,若欲与其抗衡,非得众多大宗派齐心合力不可。

    每一代江湖中,但凡出现这样一个能一统魔门的枭雄存在,那就注定会在江湖上掀起无边的血雨腥风,让所有武林宗派惶惶不安。

    当然,魔门带来的灾难比起十年前那一场席卷整个武林的武林浩劫还是远远不如。

    就连魔门自身的各宗各派,都在这场浩劫中覆灭了一多半。

    揽月宗,就是至今还存在的魔门的一宗。

    至于“圣”字,穆川就直接忽略了。

    魔门人士,总是喜欢给自己的宗门加个“神”字,“圣”字这样,其实说白了,真的就是欲盖弥彰。

    “不放心。”穆川这时候又摇头,他依然背对着身子,慢慢说道,“不管你说得再舌灿莲花,那都是你的片面之言,我无法求证真伪,所以,如果你想让我信你,除非你能提前兑现,不然的话,咱们这场交易还是不用进行下去了,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提前兑现?”应红萱眨了眨眼。

    “没错,你先交易给我一部功法,至少二流,价值多少功绩点,我通过做任务给你还,不过,做哪个任务,何时做任务由我自己决定。”穆川点头道。

    “喂,黑隙公子,你这个坐地还钱是不是太过了,为了让你名正言顺地修炼,我还得先用我的功绩给你垫着,而你做任务由你自己决定,假如你不做,奴家不是血本无归了!”应红萱貌似气恼地一跺脚。

    “这个...你放心,我很讲信誉,既然说帮你做,自然就会去做,之所以那么说,也是怕任务难度太高,我可能需要时间多准备准备。”穆川干咳一声,说道。

    “黑隙公子你很有理!”应红萱咬着嘴唇说,“奴家答应你还不行,而且我直接送你一部二流功法,不需要你还,你做任务得的功绩,想兑什么我也会再帮你兑,不过,你得答应帮奴家一个小忙。”

    “什么忙?”穆川警惕道。

    “现在奴家还不能说,这关乎我来成丨都府的秘密任务,如果到时候人手不够,我希望公子能出手一次,帮帮奴家。”

    说完这话,见穆川没反应,应红萱心知这个叫黑隙的家伙也是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只得无奈地补充道,“你放心,出手之后,如果真有生命危险,你可自行离去,奴家不会追究。”

    穆川终于转过了身。

    这段时间在武院的学习,他对于各种武学都有着极大兴趣,如果能有一个机会得窥魔门武学,就算有一些风险他也愿意尝试。

    现在应红萱给出的这个条件,他觉得还是挺满意的,自己能先得一门二流魔功,之后做任务还有机会再得,至于出手一次,他自然有自己的分寸,如果对手太强,他到时自然会临机应变。

    不过,他也猜到,应红萱来成丨都府的秘密任务,应该挺重要的,要不然,也不会为了笼络他,给出这么优厚的条件,只是换取他一次普通的出手。

    “可以,不过,你先送我哪门魔功?”思忖片刻后,穆川终于点头答应下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