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送公子一门,《壮阳采阴功》,可以通过与女子交合,大幅度提升自身的真气修为,如果公子修炼了,不出数月,就能步入……”

    “停停停!”应红萱话还未说完,已经被黑着一张脸的穆川给暴躁地打断了,“如果你只有这一门邪功可以交换,我们的交易还是不必进行了。”

    开玩笑,如果真修炼这种采阴补阳的邪功,他绝对瞒不过与他心意相通的妹妹,如果再被娘亲知道,估计他至少要被打断腿……

    “公子不要着急么,奴家手里的功法当然不止这一样。”应红萱恶作剧得逞般似的捂嘴一笑,“奴家还有一门,《迷情手》,中者将迷失神智,陷于欲海不能自拔……”

    “还有呢!”穆川脸又黑了。

    这些魔功,都是什么鬼东西!

    “《尸火掌》,乃已经覆灭的尸王派传承,将新鲜的人尸沉入用秘药配置的池水中,七天七夜之后,池水完全转为深绿之际,便可用此池之尸水修炼尸火掌力……”

    ……

    “《黑血术》,将自身之鲜血与秘制之毒药相炼化,功至大成,血成黑色,引血伤敌,无物不腐……”

    “《白骨炼体术》……”

    “《绿焰拳》……”

    应红萱一连说了好几个魔功,穆川都没心动。

    《尸火掌》太邪,《黑血术》太恶心,其它功法也有着不称他心意的地方。

    “这些公子都不喜欢么?对了,奴家这里还有一门当年惑心宗的独门绝技《魔言术》,这可是一门非常稀有的话术。”这时,应红萱似乎不经意地提起了一门功法。

    “哦?《魔言术》,话术?”穆川立刻来了精神。

    他也就没有注意到,这时,应红萱的嘴角正露出一抹狡黠的浅笑。

    这却也怪不得他不动心,毕竟,话术,属于武学中的旁门偏支,一般的门派都不存在这种冷僻的武学。

    比如大理武林盟的各个门派就都没有。

    如果不是今天遇到应红萱,他可能一辈子也不会接触到话术这个旁门武学。

    毕竟,那惑心宗早已经灭亡了,而且,还不是在十年前的武林浩劫中,而是在更久远的江湖年代。

    据传说,因为这惑心宗的宗主妄图当上皇帝,到处煽动蛊惑农民起义,当时掀起了好大一场震动整个王朝的浩劫。

    后来,起义失败,作为罪魁祸首的惑心宗也因此被连根拔起,淹没在了漫漫的历史长河中。

    其传承,历至如今,自然是更难寻觅了。

    “红萱姑娘,你能跟我具体讲讲这《魔言术》么?”穆川追问道。

    “与其讲,不如我亲身给公子示范一下。”应红萱看着穆川,却先轻声问道,“公子,你用过晚膳了么?”

    有些摸不着头脑应红萱为什么突然问这个,穆川摇头道:“还没。”

    “那么……”

    应红萱点点头,烈焰般的红唇闪过奇异的光泽,从中发出仿似来自灵魂深处的,魔性的声音,

    “你——饿——饿——饿——饿——了。”

    明明只说了三个字,然而,那“饿”字却猛地钻入穆川脑海,发出无穷颤抖的回音,如弦音之震荡,直透肌体。

    饿——饿——饿——饿——

    重重的回音之下,穆川的身体也在悄然发出某种变化。

    突然,“咕咕”两声,从穆川的肚皮中,发出令人尴尬的声音。

    他感知到,从自己的胃部,确实在传出饥饿的感觉。

    身体的这种变化,让穆川不由瞠目结舌。

    “厉害,此功当真奇异,不知其理为何,又究竟该如何修炼?”

    此一现象,激发出了穆川极大的兴趣。

    “呵呵,公子既然感兴趣,那么,我就送给公子这部《魔言术》好了,不过,在此之前,公子是不是应该交代一下,目前在成丨都府是什么身份,我又该如何联系到你。”应红萱巧笑道。

    穆川看了应红萱一眼。

    虽然,他现在的身份,是一个机密,但应红萱既然已经得知他的存在,再顺藤摸瓜,盘查出他现在的身份并非难事,既然如此,倒不如干脆一点说出好了。

    “在下目前是成丨都上院,中舍生,穆远游,此事仅告知姑娘一人,即便是姑娘的同门,也万望替在下保密。”穆川道。

    “哦,公子竟然混入了成丨都上院?那可是一个窃取朝廷机密的好地方,奴家要恭喜公子了。不过,公子不在武院修炼,跑来这秀枝坊却所为何事?”应红萱好奇道。

    “是这样……”穆川把胡小四的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哦?那胡小四是两个人一起来的,呵呵,那正好,此事就交给奴家了,公子但且放心,奴家一定给你把此事解决得圆圆满满。”应红萱的嘴角一撇,露出一个恶魔般的笑意。

    穆川不由打了个寒颤。

    “咳咳,那就...就麻烦红萱姑娘了,不知这《魔言术》……”

    “公子且听好了……口者,心之门户也;心者,神之主也……此天地阴阳之道,而说人之法也……”应红萱一字一字道来。

    穆川立刻是听得如痴如醉。

    “任务一事,我过几日再来拜会姑娘,今天我就先回去了。”甩下这句话,穆川就匆匆离去了。

    “公子慢走,奴家就不送了。”应红萱心知穆川是见猎心喜,急着回去修炼武学,也不在意,只是目送他离去。

    不过,等穆川走远,应红萱却如狐狸般地笑了。

    “弟弟啊,你还真当这是个宝……姐姐先问你吃没吃晚饭,这其实就是个暗示,让你联想到自己可能会饿,我再通过语言的力量,加强你自身潜在的感觉,才达成了这一效果。单论《魔言术》,其实并没多么了不起,当年,那惑心宗差点能掀翻朝廷,靠的是其核心功法《惑心诀》的存在,只有在《惑心诀》的支撑下,《魔言术》才能发挥最大的威能,甚至一言之力,就能掀起一个村庄的怒火。弟弟你这么贪婪,就好好准备给姐姐卖命吧!另外我还要多谢你,今天晚上又有两个玩具可以玩了,呵呵……”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