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穆川将这事情讲述完,许明航一摊手道:“就跟你会制甲,但不会设计样式似的,我是可以设计,但我根本就不懂甲,画出来的再好看也肯定脱离实际啊。”

    “没关系,只要好看就行,反正是仪仗甲么,就是个摆设,做出来给那大人物观赏的,管他实不实际。”穆川却表示并不在意。

    “材料呢,用什么材料做?”许明航又问。

    “布料、皮料、金属都可以,署里都有相应的设备。”穆川答着。

    别看甲间分成轻甲、重甲两署,但实际上,并不是说易衡就不会炼铁,另外那几位大学士就不会做裁缝。

    划分只是让职责更细,而不是完全地剥离。

    他们轻甲署里,炼铁的设备也并不少。

    穆川自己也具备一定的炼制铁甲能力,但炼铁的经验要求更高,他肯定是不合格的,但做个样子货估计还是没问题。

    “行,你这么说我就好办了,给我一晚上时间,明天早上给你出结果。”许明航一口答应下来。

    正事敲定,几人再聊了会儿天后,穆川就先离去了。

    出来之后,穆川看了看天色,差不多是戌正时分。

    “时间还不算晚,先去趟幽林小筑拜会下老师。”

    穆川想了想,便向幽林小筑走去。

    外出这么久,这回来的第一天,他肯定得去向姬幽若请一下安。

    走到幽林小筑,紫竹林间,正有一股淡淡的琴音在回荡。

    穆川停下脚步,静静细听这琴音。

    琴声清冷而又萧索,如细雨一般绵愁。

    仿佛在诉说一股绵绵的心事。

    不知弹了多久,突然,“咣”的一声,琴弦断了,琴音也戛然而止。

    穆川怔住。

    姬幽若这样的琴道大家,还能把弦给弹断了?

    想了想,他走到阁楼前面,敲起了门。

    “老师,远游前来拜访。”

    很快,小玉就把他接到了楼上。

    姬幽若呆呆地坐在琴桌前,不知在想些什么。

    面前的那张松木琴,已经断掉了一根弦。

    “老师,有心事?”穆川不经意地问道。

    “没有。”姬幽若却似并不想多谈,瞥了一眼穆川,很快岔开话题道,“你不是去当捕快了么,回来得挺快啊?”

    “呃,还行吧,其实也并不快,我也是没办法,为了攒够学费,只能客串捕快捞点外快。”穆川赶忙说着。

    “你现在回来也好,我这边正好有一个任务要摊派给你。”姬幽若道。

    “任务,老师这边也有任务?”穆川微微一讶。

    没想到,易衡那边刚有个任务,姬幽若这边怎么也有,还真是赶巧了。

    “嗯,十天后,九王爷会按照既定计划,拜访成丨都武院,到时候武院会设宴款待,而这次的宴会会比较隆重,武院有不少节目要准备,院长让我安排几个人,进行这次宴会的琴曲演奏。”

    姬幽若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穆川这才恍然。

    难怪会这么巧呢,原来都是因为一件事。

    那九王爷,是当今圣上的弟弟,而且据说,很受皇帝宠信。

    这等位高权重的大人物来武院拜访,也难怪武院要做出各种安排,对其进行欢迎。

    “可是老师,那等隆重场合,我这水平,应该还不行吧?”

    穆川却有点发怵。

    “怎么了,你不是在千军厮杀的战场,都能从容抚琴?现在让你去参加个演出,你反倒心虚了?”姬幽若揶揄地上下瞄了穆川一眼。

    “老师,这不一样好吧。当时战场的情况,哪里会想那么多,弹就是,可这宴会不一样吧,我这要是万一不小心弹砸了,我自己丢脸倒无所谓,但坏了老师的名誉就不好了吧。”穆川犹犹豫豫的。

    “话说得挺好听,可是,你作为我们琴宗的外门弟子,却连一场演奏都不敢去,传出去我就不被人笑话了?”姬幽若淡淡地反问。

    穆川不由语塞,只好答应下来:“老师我去还不行么,可是我真的没有经验啊。”

    “你放心吧,宴会需要几个琴师,有表演独奏的,还有乐器合奏的,这两个难度比较高,比如独奏就需要仪表。

    当然,我不是说你长得不好看,只是独奏需要舞台效果,按照院方的要求,必须是美女,所以我交给了曼青。

    乐器合奏,需要跟其它乐器的演奏者进行合作,要抽时间排演,你这个大忙人当然也做不了,我交给了祁远。

    另外还有简单一点的,我也交给了小皮和芷墨,现在你回来,正好有一个岗位还空缺,不需要什么经验,就是在宴会举办的时候,作一个背景的演奏。

    由于宴会不知道举办多久,这个背景演奏比较耗体力,由你这个修为比较高的来担任比较合适。”姬幽若缓缓地讲述了一遍。

    芷墨是姬幽若今年新收的学生,但因为之前闹掰的原因,穆川一直都是自己私下来幽林小筑,并没有见过这位师妹。

    “老师,所谓的这个背景演奏,是不是就是在那些宴会上的大人物用餐和聊天的时候,我负责弹琴给他们助兴?”穆川疑问道。

    “嗯,可以这么理解,但助兴这个词用得不恰当,你弹奏的时候,不能干扰到他们,要做到像天边的云彩,像远方的红霞,很美丽,但是也要遥远,如果你弹得像一股刮过的劲风,估计院长就要来找我的麻烦了。”姬幽若轻轻一笑。

    “天边的云彩,远方的红霞?那应该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呢?”穆川喃喃说道。

    “淡而致,即可以,具体到演奏的手法上,要做到……”姬幽若开始给穆川讲解。

    半个时辰后,穆川才告辞离去。

    说实话,对于这什么宴会演奏,他是没什么兴趣。

    但有事弟子服其劳,他这个便宜老师既然有事情吩咐下来,他自然不能推脱。

    这时由于是亥时,天色已晚,穆川便直接回去了。

    明天还有一个姚义昌教授要去拜会一下,毕竟这段时间,他错过了两次《民武研发》的课。

    然后就暂时没什么事了,先把易衡和姬幽若安排的任务搞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