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穆川来找许明航。

    许明航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打着哈欠,将手中卷起的图样递给了穆川:“图我给你画完了,我去睡觉了。”

    “嗯,辛苦了,你先睡吧,回头我再来找你。”

    穆川拍了拍他的肩膀,拿着图样就先离去了。

    来到轻甲署,因为他已经成为正式学徒,所以署里也专门给他腾出了个房间,作为工作地点。

    将图样铺在自己这工作间的桌子上,穆川细细观看了起来。

    不得不说,专门画画的,还是跟他们这些业余的半吊子不一样。

    甲胄图分成了五个区域,甲和胄分开,各有一个前视角的展示图,和一个后视角的展示图,另外还有一张是后视角甲图但去除了披风。

    先说甲。

    甲是由宽条状的白色皮革环成的,从上到下,一共七层,腰部的这一层特别加粗了,上面还装点着牦牛头样式的银质装饰品,就像是一根精美的腰带。

    甲裙则相反,用黑色的条状皮革,从左到右排列。

    另外还配了白色披风,长及膝部,披在两旁。

    总体上来说,这甲是以白色为主体,毕竟是叫“白耳兵”。

    而白色也显得比较肃穆,搭配上黑色的甲裙设计,多出一股庄重,而那披风更是衬托出几分威武之气。

    这甲的设计还是蛮不错的,从外形上来说是绝对合格了,配得上做精锐近卫军的仪仗甲,但穆川看了却一阵子头疼。

    原因很简单,这个制作难度太高了!

    为什么所有的皮甲,都是用小块的甲叶一片一片串联成的?

    这样子明明比较难看,可为什么天下所有的军队,却都没有别出心裁?

    因为甲片越大越难弄。

    像这张图示中的长条大甲片,肯定要用大皮,而越大的皮,其质地分布的差异则越大,很容易在受热和锻造的过程中,因为不一致而被锻坏。

    相反小甲片的容错率就要高太多。

    另外包括打造模具,还有如何烘烤等等,各方面都存在很多问题。

    这是一个好看,但比较脱离实际的甲。

    但穆川也不怪许明航,毕竟他也不懂甲,制作上的问题他哪里知道?

    至于胄部,穆川反倒觉得满意。

    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头盔,许明航构思的这个胄部,倒不如说是一个羽帽。

    由白、棕、灰三色皮革制成的圆型皮帽,缀饰着珠宝,而最关键的设计,是在左耳的部位,别着一个白色的羽毛状饰品,很精致,这个就是用牦牛尾部的毛发编织出的那个“白耳”。

    这个“白耳”的设计,无疑是重中之重。

    谁都知道白耳兵必须有一个白耳,但到具体的设计上,就要看个人对于线条,层次,轮廓,搭配等各个方面的把控。

    对许明航设计的这个白耳,穆川还是比较满意的。

    反正让他来构思,他是没这个本事。

    但这羽帽还是有一个问题。

    皮帽上点缀的珠宝,虽然让这帽子显得华贵了许多,但穆川还是觉得有点太假了。

    毕竟白耳兵,就算是一个精兵,那你也是兵,不是将。

    帽子还要用珠宝装饰,这个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咚咚。”

    就在穆川思考要不要装饰珠宝的时候,一阵敲门声响起。

    “请进。”

    两个人走了进来。

    穆川抬头一看,正是杜一,余杭。

    “穆师兄,听说你这次外出收获颇丰,很是干掉了几个凶恶之徒,我们两个前来道喜。”

    “穆师兄威武啊,光是悬赏金,这一下子就是一万多两的进帐,可惜我没那本事,这钱就算我想挣,说不定结果反倒要把自己的小命送掉。”

    这两个人,连连地道喜。

    “还好吧,这次也是运气好,顺带我有帮手,要不然,这悬赏确实不太好做。”

    穆川轻描淡写地一笑,然后继续低头看图样。

    这种客套的恭维话语,说实话他这近这一年来还真听得不少,没什么感觉了。

    “穆师兄,忙什么呢,这么投入。”

    余杭眼尖地望了穆川桌上的图纸一眼。

    “还能忙什么,易大学士不是发话了,只要是署里的人,都可以尝试完成那个任务。”穆川随意道。

    “原来是这件事,可惜我们两个虽然也挺眼馋易大学士许诺的奖励,可惜根本没这个实力。”余杭耸了耸肩。

    他们这一高一矮两个人围过来,看着这个图纸上的设计,相互对视了一眼。

    “穆师兄,你的效率可真够高的,刚回来一天,就连图样都画出来了,等于说现在只差制作。”杜一夸赞道。

    “这倒不是我之功,朋友熬夜帮我画的,怎么样,还可以吧。”穆川看向两人。

    “可以,这个仪仗甲相当的霸气,想必入那九王爷的法眼应该没问题。”余杭立刻说。

    “这倒未必,对那王爷我所知不多,但皇宫里什么没有?这甲画得虽不错,但跟宫中的藏品来说,还真的没有可比性。”穆川摇了摇头。

    “不一定吧,就跟皇上偶尔也会逛逛窑子似的,没准那九王爷就看对眼了呢?”杜一随口道。

    “说什么呢你!”余杭揪了杜一的胳膊一下,瞪眼道,“皇上你也敢编排?再说你这个比喻恰当么?还不赶紧向穆师兄道歉。”

    “无妨。”穆川摆摆手,轻笑道,“我倒觉得这个比喻挺好,杜一你给我提了个好醒,我原先还考虑,要不要这帽子上的珠宝装饰,现在看来可以不要了,宫中之人,什么华贵的东西没见过,要是追求这华贵之美,反而班门弄斧。”

    “你看吧,穆师兄可不是小肚鸡肠之人,就你多事。”

    杜一一脸得色,回瞪了余杭一眼。

    “行行行,我多事,不过穆师兄,这个甲好像有点难做,这种结构的甲我还真没见过呢。”余杭看着图样,有点疑惑的样子。

    “我也没见过,穆师兄要做的这张甲这么高级,想必入九王爷的法眼是板上钉钉了。”杜一也附和。

    “高级?”

    穆川一翻白眼抚了抚额,他会说画这张图的压根儿是个门外汉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