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连续几天的忙碌,轻甲署中,穆川把做好的白耳仪仗甲拿到了易衡处。

    “易大人,这是我的作品,请过目。”

    穆川将整套的仪仗甲慢慢地套在了屋中的甲架上,然后扭头看向易衡。

    奇怪的是,看见这套甲,易衡的脸上似乎有些微微的不对劲。

    “易大人?我这甲有什么问题么?”穆川出声道。

    “没什么。”

    易衡摇了摇头,收敛了脸色,只是平静地说道,“你这甲虽然制作上有点简陋,但外观还是不错的,不过,我说了不算。

    按照流程,我们会在宴会召开的前一天,将所有做好的甲送到九王爷那里,由九王爷那边挑选出合适的,等到了宴会的时候,再交由我们正式送出。

    而仪仗甲,除了我们轻甲署,重甲署那边也有不少人做,所以,我不能保证,你这甲一定会入选。”

    “易大人,这些学生自然省得。能不能入选,一看本事,二看运气,如果没被选中,那是很正常的事情,学生并不会有什么怨言,再说了,制作这甲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经历,也没有什么白做不白做的。”穆川很看得开地说道。

    “嗯,你有这个心态就好,其实,你来甲间才多久,以后想立功当学士,有的是机会,不用着急,就算这次的立功机会错过了,以后再立就是。”易衡颔首道。

    再说了几句话后,穆川就告辞离去。

    不过他心里也有点打鼓。

    怎么听那易大学士的口气,他做出的这仪仗甲,好像就一定不能入选似的?

    难道甲做得有什么问题?

    不过易大学士不说,他也不好再追问。

    等到了宴会前夕,究竟能不能选中,就应该知道了。

    这一日午间,穆川正在宅中练剑。

    再过两天,就是那九王爷前来武院的日子,不过他并不关心这事。

    自从上次,为了拦截索朗丹珠,他那一剑“绕指柔”倾全力而出,回来他就发现,自己对于弱水剑的理解更深了一层。

    继“弱柳拂风”之后,他很快又掌握了其中的数招。

    他打算加把劲,将这门剑法的招式都顺利练到入门。

    至于那《狂兽矛》,他倒不急。

    反正那矛法,他只是做个参考,有空再慢慢习练不迟。

    “穆师兄,在家么?有你的信。”

    这时候,门外响起敲门声。

    “请进。”

    穆川走了过去。

    “穆师兄,在练剑啊?有一封信寄给你的。”来者是一位中舍生,递过来一封信件。

    “嗯,谢了。”穆川接过来,点点头道。

    “穆师兄,那我就先走了,另外我觉得你可以请个婢女,毕竟你现在都是内院生了,每次看到你亲自给我开门,老实说真有点受宠若惊。”那中舍生很热情地说着。

    “习惯了一个人了。”穆川随口应了一声,看了看信件的封皮。

    奇怪的是,这信上,并没有嘱名寄件者。

    穆川立刻不动声色地将信件收入了袖子中。

    等那中舍生跑堂走远了之后,他将大门关好,回到卧室中,再把卧室的门也关上,然后才小心地打开了信。

    看完信之后,他沉吟不语。

    信中有一笺短短的尺素,内容很简单,就几个字。

    “冬去春来,奴心甚念,月上柳梢,朱帘半卷。”

    字迹很娟秀,一望而知当出自女子之手。

    而这尺素上,还缭绕淡淡的余香。

    如果是不知情的看到这封信,肯定会以为,大概是某位姑娘,想要幽会情郎。

    虽然实际上,压根儿就不是这么回事。

    “应红萱?她这时候找我做什么?”穆川喃喃道。

    “冬去春来”这一句暗示得很明显,自从今年他成为了内院生后,就没去过秀枝坊。

    “难道跟那什么王爷有关?算了,晚上去一趟吧,看看她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打定注意后,穆川也就不多想了,继续到院子里练剑。

    到了夜晚时分,他走出了院门。

    在黑夜中穿行了几个小巷子,等再次在月色中显现身形的时候,他的形貌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来到秀枝坊,他用应红萱教的密语暗示了那老鸨几句后,很快就来到了楼上。

    因为“红怡姑娘”正在接客,他等待了一会儿,才被雯儿带了过去。

    来到应红萱的房间之后,穆川看着应红萱,神色有些异样。

    她一身鲜艳的红裙,玉容如雪,正坐在梳妆台前。

    梳妆台旁放了一个水盆,她将柔软的棉巾浸入水盆后取出来,稍微拧一下,便开始擦拭自己的脸庞,

    她擦得很慢也很细致。

    一张玉容,被擦得水嫩洁白,清如芙蓉。

    但她却还在一直重复这个动作。

    仿佛脸仍然没有擦干净。

    穆川默默地看着这一幕,忽然缓缓地低下头。

    许久,应红萱才终于停止了动作。

    雯儿走过来,将棉巾和水盆端了出去,顺便也将门带上。

    整个房间中,就只剩下穆川和应红萱两个人了。

    “公子久等,刚才不慎让蚊子在脸上叮了一口。”应红萱转过身看着穆川,平静地说道。

    “做这头牌,很辛苦吧。”穆川显得很沉默,半天才挤出一句。

    “还好,我们揽月圣宗这方面的手段很多,倒也谈不上真正的吃亏,但偶尔被恶心一下是很正常的。”应红萱轻轻摇了摇头。

    “我明白,为了我武林的公道,有太多人,做出了太多的牺牲。”穆川低沉地说道。

    “公子认为,就算是我们魔门之人,也当有公道?”应红萱凝视着穆川。

    “公道是世间的公道,不论是何人,都有资格追寻。”穆川缓缓抬起了头,对视着应红萱。

    “可公子你知道么?或许,当你终于追求到自己想要的公道时,却已经牺牲了太多的东西,到了那时,你还会觉得值得么?”应红萱的目光变得很锐利。

    “值,也不值。”穆川沙哑着声音道,“若对我一个人而言,可能不值,但若世间再没有一个人愿意追寻公道,也就是公道彻底消失的时候,到了那时,人世沉沦,众生沦为行尸走肉,与死又有何异?从这点来讲,我,又是值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