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得好,可是没有希望。”

    应红萱黯然摇了摇头,“十年前,那个无比强盛的武林尚且覆灭,更何况这个今非昔比的十年之后呢?

    如果不是还有一些惊才绝艳的武林前辈支撑着,恐怕事至如今,我们早就没有生存的空间了。

    可武林的现状依然在不断恶化。

    公道虽好,可沉冤又有多少能得到昭雪?”

    “如果这么说的话,那请问应姑娘,你为什么还要请命来成丨都府?做这个危险而又让你恶心的潜伏任务?”穆川认真地看着她。

    “原因很简单。”

    应红萱舔着嘴唇,发出冰冷的笑声,“朝廷要对我们武林斩尽杀绝,不反抗,只有死,那么,如果注定要死的话,我为什么不在临死前,从朝廷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那如果,朝廷……要招安呢?”穆川突然有些迟疑地说。

    “招安?”应红萱蹙了蹙眉,“我不清楚你为什么说出这个词,首先不说以当今那狗皇帝的性子,绝对不可能放过我们,其次,就算真的有一天,朝廷真的要招安了,我们魔门也不会像你们正道之人一样,做那狗腿子。”

    “应姑娘,我只是做个设想,就算你今天心情不好,也不用这么诋毁我们正道之人吧?”穆川皱起眉毛。

    “我有说错吗?这十年来,投降朝廷的武林人士,难道不是你们正道之人占了绝大多数?”应红萱撇嘴反问着。

    穆川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却没有答话。

    因为应红萱这话,倒也不假。

    “之所以我们圣宗,被你们正道之人,诬为魔,无非是因为我们圣宗,大多是一些受不得约束的离经叛道之人罢了。”

    应红萱淡淡地说道,“就像我而言,我应红萱宁可做个风尘女子,也不愿嫁入那什么豪门,受尽乱七八糟的约束。”

    “好了,不说这些了。无论正道也好,魔门也罢,如今都是朝廷的肉中钉,眼中刺,应该合力才是。”穆川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了,转而说道,“应姑娘,你突然写信叫我过来,不知是有什么事?”

    “没事你就不能来看看我?当上内院生了,风光了,就不念旧人了是不是?”应红萱轻咬着鲜艳的嘴唇,眼神泛起涟漪,无比幽怨地瞄了穆川一眼,像极了深宫被冷落的贵妃子。

    “停!能不能别这么看我……”穆川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呲牙咧嘴道,“我浑身不舒服!”

    “哼,也是,我都忘记,你已经……那个了……逗你也没意思。”应红萱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有些意兴阑珊起来,又回过头来自己对着镜台梳妆。

    我已经……那个了……??

    什么东西?

    穆川一时没反应过来。

    半晌之后,他才恍然大悟。

    想必应红萱说得应该是,那个……

    “好好好,我已经那个了,但是你叫我来,到底有什么事情么?我这段时间真的很忙的。”穆川无奈地说道。

    “你不是曾想兑换瞳术?现在你成了内院生,想必应该有不少内幕情报的,怎么不来找我?”

    应红萱一边对着镜子梳理满头乌黑柔顺的秀发,一边说着。

    “这个嘛。”

    穆川沉吟一会儿,还是把他的想法说了出来,“内幕情报,自然是有的,但是,应姑娘你也知道,内院生毕竟比较少,像今年进到内院的,加上我也就几个人。

    万一有什么情报泄漏出去,矛头很容易指向我,这个你应该能理解吧?”

    穆川的顾虑正是如此。

    当初,他之所以非常痛快地把《精门武典》献给武院,这也是一方面的原因。

    因为他之前曾把《精门武典》交易给揽月宗,而当时为了对付梅水岩,他又不得不施展出《精门武典》,所以,万一出了什么问题,他很难脱清干系。

    可如果把《精门武典》献出去,出事就不容易找到他身上。

    自从他宣布,愿意将这门《精门武典》作为奖励送给举报教授恶行的人后,一直到了现在,确实有过三个人受益。

    而且这个数量,肯定还会增加。

    毕竟教授两个字,是武院授予一些有真才实学,也有能耐进行深度教导之老师的称号。

    从头到尾,可都跟德行无关。

    别看表面上,是有三个人举报了,但实际上,出于自己脸面,不愿意声张的人数,至少是这个的十倍,只多不少。

    总之,将那《精门武典》抛出去,一方面是善行,另一方面也能保护自己。

    吃一堑,涨一智吧。

    当初交易《精门武典》造成的后遗症,这次穆川不想犯。

    “公子是担心身份泄漏的问题?你多虑了,我们魔门,一向都是以行事诡秘著称,就算是传递消息,也大多是密语、暗语,如果行事不密,恐怕用不着朝廷,光在以前就被你们正道之人,不知剿灭多少次了。”应红萱很不以为然地说着。

    穆川还是没说话。

    “公子难道信不过奴家?”应红萱把眼神投视了过来,笔直地看着穆川,“就比如说公子你的身份,除了我,雯儿,我宗内就再也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包括我一位也潜伏在城内的宗内师姐,也仅知道有你这么一个人,具体是谁她也不知。红萱自己也是做潜伏之人,难道连这点都不懂?”

    穆川的眼神有点松动。

    “瞳术肯定是越早修炼越好,公子难道就不想兑换了?不如公子先说说能提供什么方面的情报,奴家帮你合计合计怎么保密?”应红萱还在继续劝说。

    “内院各个监署的情报,我可以提供一些,另外,比如有一门《狂兽矛》,是已经灭亡的猎兽庄的绝学,内院正在教。”穆川终于松口了。

    “《狂兽矛》?那是一门一流武学吧?”应红萱眼神一动,“虽然是少见的矛法,但是毕竟是一流武学,而且已经失传,价值还是蛮高的,如果公子愿意将这《狂兽矛》提供给我,我可以给你折作,二十万的魔门功绩,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才二十万?”穆川似有些不满的样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