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红萱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笑意。(书^屋*小}说+网)

    嫌少不怕,就怕你不松口。

    “公子觉得多少合适呢?”

    “怎么也得……”停顿了一下,穆川才说道,“……五十万吧。”

    “五十万?”应红萱夸张地张大了小嘴,“只是一门一流偏弱的矛法,你就敢要五十万?你还不如去把成丨都府衙给灭了,那样别说五十万,一百万都够了!”

    “五十万也不多啊,毕竟你上次可跟我说,一门三流的瞳术就是五十万,这门武功毕竟也是一流,就算不及,也应该差不了多少吧。”穆川辩解道。

    “哪有你这样子算得!”应红萱鼓着脸颊道,“要按你这个算法,比如有商人花五十万从大理进了一批象牙,卖到山东去,还是五十万?不怕回去喝西北风么?

    反正以我的权限,最多能给你算二十万就已经到头了,你要是还不满意的话,奴家也没办法。”

    穆川只好“嗯”了一声。

    他这狮子大开口看来是失败了。

    不过估算二十万的话,也可以了。

    他只要再上交一门一流武功,就差不多能兑换瞳术了。

    当然《弱水剑》不行。

    猎兽庄是已经灭亡了,所以他没什么顾忌。

    可峨眉派如今虽然受朝廷钳制,但实力反而未损,真要是来找他穆远游的麻烦,他还真得罪不起。

    “那此事就先这么说定,等我再找到一门可以交易给你们魔门的一流武功,再一起算。现在我兑了贡献也没什么用。”穆川说道。

    “好。那就一言为定。要是能做成这桩五十万功绩的交易,我也能得不少好处。”应红萱点点头。

    “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告辞了?”穆川起身要走。

    “公子别急,还有一件事,也是我今天特意来找你的主要目的,你应该知道,那赵睿应该会在两天后,去拜访你们武院吧?”应红萱忙说道。

    “我当然知道,你不会是想让我对他不利吧?这可不行。”穆川皱眉道。

    “当然不是,只是,公子你知道赵睿突然来剑南道的目的是什么么?”应红萱沉声道。

    “这个我还真不清楚。”穆川摇了摇头。

    “就在前几天,赵睿刚刚会见过剑南节度使钟离正通。”

    姬幽若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她神色愈发显得严肃了,慢慢道,“具体说了什么,我无从知道,但就这几天,从一些来秀枝坊的官员们那里,我也收获了一些蛛丝马迹。很可能,赵睿的到来,跟狗皇帝想要攻打大理国有关。”

    “什么!”穆川神色一震。

    他之前还从妹妹那里,听说到一些疑似的战争阴影,可现在,没过多久,就直接被证实了?

    “应姑娘,你此话当真?朝廷当真要攻打大理?”穆川的语气很郑重。

    “这我可不敢保证,若是那些官员,喝醉之后信口胡说,也有可能,所以我找你来,也是希望你找机会,在武院内探听一下。毕竟如果真要兴起战争,武院的助力是必不可少的,这次赵睿前去武院,很可能会提及此事。”应红萱认真道。

    “我会打探的。”穆川沉重地点了点头。

    “公子你也别急,反正就算真要攻打,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的,一场大战的动员和准备,需要耗费很长时间,可不是动动嘴皮子说打就打。”应红萱安慰道。

    “总之,能早些知道,也早作准备是没错的。你放心吧,我会尽可能多打听一些消息。”说到这里,穆川不觉又有些庆幸。

    之前他还在嫌弃,被姬幽若摊派了一个浪费时间的演奏任务。

    现在看来,反而可能有一些作用。

    若是宴会中,赵睿跟院里的高层商议些什么,他就有可能知道。

    当然,若是私下商谈,宴会上什么都不说,也有可能。

    ……

    时间很快就到了宴会举办的前一天。

    甲间中,却一片热闹。

    “方大人,大喜啊!”

    “方师兄,你的作品居然获得了九王爷的认可,实在是天大的荣耀啊!”

    “等到了明天的宴会,方师兄你还能获得亲自献甲的殊荣,这可给我们轻甲署的脸上大大地增光啊!”

    十多个不同年龄的人围聚在轻甲署的庭院中间,齐声向着中间一个面露得色的青衫男子道着贺。

    这人正是方良学士。

    其人缘确实好,基本上这时在署内的人都来了,包括易衡大学士手下的一些人,都出来向方良道贺。

    穿着工匠服的,年纪是中年或老年的,大多是署内聘用的工匠,也就是口称“大人”的那些。

    而喊作师兄的,则都是比较年轻的武生工,像杜一余杭两人,也都在人群中,正热烈地向方良恭贺。

    “方师弟,恭喜。”这时说话的,是轻甲署另一位学士翟泽。

    他站得离人群稍远一些,白净的面皮上,皮笑肉不笑。

    包括他手下的两个人,这时候也都表现得稍微冷淡一些。

    “哈哈,翟师兄,我这纯粹是运气而已,算不得真正的本事,毕竟这仪仗甲不考验真功力,运气成分比较大。”方良打了个哈哈。

    “运气?姑且是吧。”翟泽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方师兄,还是你厉害,我们甲间所有做甲的,这回可都被你比下去了。”

    穆川也站在人群中,淡笑着向方良拱手道贺。

    “穆师弟,不管谁被选中,其实不重要,不都是给我们甲间脸上争光么?到时候若有幸得到九王爷美言几句,咱们甲间被分配的资源肯定会大大上涨啊,你说是不是?”

    方良看着穆川,目光精光一闪,很谦虚地说着。

    “说得好!”

    “方大人,此言大善!”

    “对,这等喜事,是我们轻甲署,也是整个甲间的光荣啊!”

    穆川还没答话,旁边的人已经纷纷叫好。

    “方师兄的气度,师弟佩服,有方师兄这等人物在我们轻甲署,想必我署一定日益振兴。”穆川也跟着附和道。

    “哈哈,都是大家抬爱,既有如此喜事,不如今天我做东,请大家去隆海楼好好地吃喝上一顿如何?”方良环顾众人,发出邀请。

    “方大人有请,我等岂敢不从啊!”

    “同去同去,当然要同去!”

    没有人拒绝,包括翟泽也轻轻点了点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