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原是峨嵋山一蛇仙。

    都只为思凡把山下。

    与青妹来到了西湖边。

    红楼匹配春无限……”

    富丽堂皇的子云厅内,烛火通明。

    整个宴席按照半弧型罗列成一张张散桌,堆满美酒佳肴。

    一个个在武院内身份不凡的人物分左右而座,却显得较为拘谨。

    只因当他们的目光转向中间时,就连平日里在武院横行惯了的人都不得不略微地低下头以示恭敬。

    下舍舍老,中舍舍老,上舍舍老,院长,副院长,内院三大长老……

    宴席中间的这一排席位上端坐的人物,那都是平时跺一跺脚,就能让武院震三震的人物。

    可今天,包括陈琦院长在内,却全都是陪衬。

    最中间的位置,一个年约五十上下,着蟒纹蓝袍,身材富态,留着小胡须,脸色红光盈润的男子正端坐在那,津津有味地看着对面的表演。

    舞台就处在大厅中与这宴席相对的另一侧。

    几个画脸谱,穿戏服的人正在舞台上声情并茂地表演。

    他们表演的内容,在场之人就没有不耳熟能详的。

    这并不奇怪。

    盖因此剧是剑南一带最出名的戏剧。

    几乎无宴不演。

    就说穆川吧。

    他之前根本就不晓得白蛇是哪号人物。

    可来这成丨都府一年多,他都能把这白蛇的故事背下来了。

    所以包括他在内,在场的很多人都有些昏昏欲睡。

    当然,除了穆川之外,坐在宴席上的那些人可不敢表现出来,生怕失礼。

    穆川倒没事,因为他正处在厅内的一个相对偏暗的角落,这里放置了一个由檀木镂刻的屏风,将这里与四周隔开。

    一张琴桌正放在这个小空间的中央。

    这里便是他工作的地点了。

    他的一只眼睛,正透过屏风镂空的位置向舞台的方向瞄。

    这时宴席已经举办了一会儿了。

    武院方面也是用了心的。

    前面的几个节目也都是比较郑重的那种。

    其实按理说,这时候还没轮到穆川进场呢,等表演全部完毕了,他再来也不迟。

    原先穆川也正是这个打算。

    可是昨天跟应红萱交谈了一番后,他对此事重视起来,今天便早早地来到了这里。

    这时穆川又把目光投向了宴席那边。

    不时有穿着典雅仕女服的女子端着菜肴鱼贯而来,一个个地给宴桌上菜。

    不过,可别真把她们当成婢女。

    穆川就看到了好几个熟人。

    像他们辰院的罗予珂,刘露等人,都赫然在列。

    可别以为这是个丢脸的活儿,下舍的女生还抢不到呢,大多是从中舍甄选的。

    只因这次宴席的档次实在高。

    就说他穆川吧,别看他是个内院生,但如果他想坐,恐怕还真坐不上去。

    能够忝陪末座的,都是一些新晋的教授。

    讲师都没资格坐这里。

    内院生,坐在席位中的也有,但至少都是学士级,或者出身名门。

    像穆川这种没有家世,也没有学士荣誉的普通内院生,一个没有。

    当目光扫到最中间的位置,他只略略看了一眼后就赶紧把目光瞥过去了,不敢多看。

    他倒不是害怕那端亲王赵睿。

    而是害怕那位坐席差赵睿半个身位,比院长陈琦靠得还近的老者。

    他看上去很平凡,穿一身普通的灰色袍,一张有岁月刻画的脸很平静,正淡淡地看着对面的表演。

    如果换一个地方,比如换成一个安静的池塘边,老柳会垂下枝条的地方,这么一个老者估计没人会多看两眼。

    可今天能坐在这么一个位置,谁又能真把他当作普通?

    所以穆川完全不敢造次。

    甚至连造次的念头都不敢起,生怕被发现。

    武院中,身份比院长陈琦还高的,谁都知道只有一个人。

    管立夫管大宗师。

    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一个人物。

    宗师灵觉,能够察觉潜在的危险。

    要是穆川想对那端亲王赵睿不利,估计还没等靠近就要被灭杀当场了。

    所以他今天特别谨慎。

    “唉??怎么不演了?这白素贞有点意思,原是白蛇得道,却为报恩,嫁给一介凡夫俗子,不过怎么演到这里没有了?”宴席之中,赵睿看着舞台上的戏人门鞠躬告退,发出讶异的声音。

    “九王爷,是这样的,该剧名叫《白蛇传》,全剧的剧本比较长,真要演完比较花时间,而我们今天安排的节目又比较多,所以只是表演了该剧的一个节选。”

    副院长项钟,闻言连忙回答。

    欢迎九王爷的相关事宜,他是最高负责人。

    “原来只是一段节选。”赵睿似乎稍有点遗憾的样子。

    “王爷若是喜欢看的话,不如我们再安排一场完整的,明日里请九王爷观赏如何?”项钟察言观色,立即说道。

    “甚好。”赵睿抚须呵呵一笑,“本王看得剧也不少,不过,人与妖,竟然也能相恋,这可当真奇哉……”

    “王爷不觉得,这人妖相恋,有些荒诞不经么?”中舍舍老吕朔闷闷地出声说着。

    白蛇这剧虽受很多人喜爱,但也有不少人不喜欢。

    吕朔就是其中一位。

    他一向觉得,此剧太过怪诞,不是正统。

    “如果世间之物,都在方圆之内,那这方天地,不是太狭小了?”赵睿似有感慨。

    “妙,妙,王爷之言,甚善!”

    一直惜字如金的管宗师,听到此语却出言赞赏。

    “哈哈,本王一些感悟,能得管大宗师肯定,不胜荣幸。”赵睿笑得很客气,不过还是忍不住面现得色。

    就算对于他这位处在权力顶端的人而言,能得一位宗师赞赏,也是很有面子的事情。

    “其实老夫倒觉得,蛇仙之说,倒不一定荒诞。”管立夫突然说道。

    “哦?”

    闻得此言,包括赵睿在内,只要听见的都把目光齐刷刷地投视了过来。

    蛇仙都出来了,还不叫荒诞?

    “蛇仙之说,如果放到现今,确实不太可能,可我们这方天地的演化,是朝一个弱的方向发展。”管立夫缓缓说道,“当年武帝,惊才绝艳,证道天人,甚至有传言,其最后,是破碎虚空而去……”

    ————————————

    PS:话说白素贞到底哪的?

    我记得左宏元有一首曲子叫《青城山下白素贞》。

    可剧本里咋又成了“峨眉山”下了?

    没看过白蛇传,表示有点懵。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