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这样的无上高手虽然在历史上也是凤毛麟角,但的确出现过。

    可反观现在,这一千年来,可还有什么像样的高手出现么?

    没有,一个都没。

    自从剑仙仙逝之后,我们脚下这一片炎黄大地,就再也没有人能够突破宗师。

    甚至很多武者都认为,宗师就是武道修炼最终的境界。

    这虽然可笑,但却也是一个无奈的事实。

    可实际上,难道我们后人的天赋,就比不上先辈?

    我们大炎朝这么多的人口,结果这么多年过去,就诞生不了一个天才?”

    管立夫看着众人,面露遗憾之色。

    “管老,你的意思是,后人不如前人,并非在于人力的原因?”赵睿道。

    “没错,这就像矿产,经过不断地开采,矿石的总量是在一直减少的,天地灵气也大抵如此。它虽不像矿石这等有形之物,可以肉眼观察,但从历史的经验来看,却不妨碍我们做出一个类似的推断。”管立夫颔首道。

    “所以如果在远古之时,天地灵气浓郁,就算是动物,也有修炼成精的可能?”吕朔发出惊讶的声音。

    “管老不愧是宗师,光见识就超出我等太多。”赵睿也表示同意,“民间流传的诸多神仙鬼怪之说,如果以管老的看法来作推断,或许都不是空穴来风。”

    在众人聊天的时候,舞台上依然在不断轮换节目。

    这时候,随着一道人影登上舞台,穆川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

    柳曼青。

    她今天精心打扮过,画了淡淡的妆容,一身浅绿色的对襟襦衫,坐在七弦琴前,面容沉静而秀气。

    随着她那双青葱玉手优雅地抚动,动听的琴音便在子云厅中回旋,让不少人都沉醉于其间。

    待一曲琴罢,柳曼青体态优美地朝着众人鞠了个躬,就缓缓退了下去。

    “此女是谁?琴弹得不错。”

    “她是城里柳家的孙女,师从的姬幽若。”

    “那就难怪了,名门又是名师,难怪有这等大家风范。”

    宴会众人中,一些对她并不熟悉的人,在小声交谈。

    言下对其颇有好感。

    穆川的嘴角却挂着一抹冷笑,在心底发出嘲讽的声音:

    “我的好师姐啊,且容你再得意得意,反正要不了多少时间,就到了武侯门决出唯一一名弟子的时候,等到了那时候,你赠予我的,师弟我一定加倍奉还!”

    随着宴会的进行,舞台上的节目,渐渐地沦为了陪衬。

    中间席位上的人,更多地开始谈事情,减少了对于舞台的关注。

    穆川这时候也已经坐回了琴桌上,竖起耳朵,集中注意力听取这些谈论。

    不过可惜的是,大多时候是武院的各个高层,向赵睿介绍成丨都武院目前的种种事宜,包括上次因为历练中伏,导致武院目前债台高筑这件事,更是来回提了几次。

    赵睿更多得是在听,并没有只言半语提及他这次来剑南的目的。

    一直到所有节目都结束,穆川依然没听到自己想听的内容。

    不过按照院方的安排,这时候他也该干活了。

    他不敢怠慢,在屏风围成的角落中,端坐于琴桌前,双手轻抚,开始演奏他早已准备好的曲目《鹿鸣》。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这首《鹿鸣》原先就是古时候一首知名的宴会曲。

    经过姬幽若的指导,穆川在演奏这曲《鹿鸣》的时候,更加得心应手。

    淡淡的琴音缭绕在广阔的子云厅中,仿佛来自于云端一样,轻柔舒适。

    这般的背景曲子或许是不引人注意的,但无疑它的存在,让宴会的档次提高了。

    “王爷,你这是第一次来我们成丨都武院,实在是让我院蓬荜生辉,我们武院中不少人都备了一些礼物,还请王爷笑纳。”项钟这时说道。

    “欸,这怎么好意思,本王来这里,已蒙诸位热情款待,学生们的精彩表演也让我大开眼界,什么礼物不礼物的,实在是多此一举啊。”赵睿忙推辞。

    “王爷,不必这么客气,其实也就是一些我们武院的土特产,王爷好不容易来我们武院一趟,不带点土特产回去,回头传出去,岂不让人耻笑我成丨都武院?”陈琦也在旁劝说。

    “是啊王爷,你要是再这么客气下去,我们这一大帮人,脸可都没地儿搁了。”

    旁边的人也纷纷帮腔。

    “好吧,既然只是一些土特产,那本王就多谢诸位好意了。”赵睿推辞不过,只好答应下来。

    项钟见状,立刻站起身,朝着左右两席挥手示意。

    左右两席中,立刻就有不少人起身离席,似乎是出去准备了。

    而另有一些人,似乎是已经随身携带了礼物,这时连忙簇拥了过来。

    “药林,特制灵丹妙药一副,赠与王爷,愿王爷长命千千岁。”

    “画楼,精绘宝画一卷,请王爷私下观赏。”

    “在下李贵,在武院中教授厨艺,这是在下精心制作的桂花糕,送与王爷品尝。”

    “这是古兵书《车战论》的原本,由我兵室所藏,现赠予王爷。”

    ……

    一个个的人过来,献上礼物。

    赵睿也都一一收下。

    穆川由于需要弹琴,没法亲眼观看现场,不过倒也无所谓。

    无非是送礼收礼罢了,没什么可看的。

    只是他也有一点疑惑。

    那赠送礼物的,有一位是来自画楼的。

    举凡赠送礼物,当然是恨不得别人都知道自己赠送的礼物有多好,怎么这画楼赠送的时候,反而要特意来一句“私下观赏”?

    这时候,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当是原先步往厅外的一些人返回了。

    似乎他们早已有所准备,将不方便携带的礼物托人放在了门外,这才那么快就能回来。

    “锻坊长兵署,献上精铁白耳长枪一杆,请王爷过目。”

    “锻坊盾署,献精制白耳兵盾牌一副,请王爷过目。”

    “甲间轻甲署,献白耳兵仪仗甲一具,请王爷过目。”

    “甲间重甲署,献白耳兵铁甲一具,请王爷过目。”

    这时候,有四个人陆续地发出声音。

    其中第三个声音,穆川还挺熟悉的,正是方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