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子云厅后,穆川的脸色立刻沉下来。

    他加快脚步,走向了甲间。

    虽然天色已经挺晚了,但甲间这时候依然很热闹。

    “你们不知道啊,当时,方师兄不知道有多么风光,九王爷竟然亲自夸赞了他。”

    “你们道为何,那九王爷竟然这么高兴,原来,锻坊和咱们甲间联合制作的这套白耳兵装备,竟然有关于朝廷克制金朝铁浮图的大计。”

    “那铁浮图,可是金朝的主力铁骑,若能用长枪将其克制,我北国疆土就可保无恙,从这点上来说,方师兄他们,绝对是立了一场大功啊!”

    轻甲署的庭院中,围了一些人。

    杜一余杭在那里口沫横飞地宣扬刚才在宴会上发生的事情。

    他们两个之前负责携带白耳兵仪仗甲在门外,之后方良拿到甲去献礼的时候,他们两个也在门口观望,因此倒是了解当时的情形。

    轻甲署中的人,津津有味地听着这些,还不时鼓掌,为方良大声喝彩。

    方良则一直在矜持地微笑,似乎毫不居功的样子。

    但是从他的眼神中,还是能看出浓厚的得意。

    “这么热闹?”

    突然,一道声音很突兀地插了进来。

    众人扭过头去,发现是穆川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

    见到是穆川,杜一余杭的脸色立刻微微一变,却很快掩饰地笑道,“穆师兄,我们在聊天呢,刚才的宴会,锻坊和我们甲间的人可是大大露脸了,尤其方师兄,还得到了九王爷的亲自夸赞呢。”

    “这样么,那就要恭喜方师兄了。”穆川的目光转到了方良身上,只是依然面无表情。

    “哈哈,穆师弟这么晚了,还来署里,是有公务要繁忙么?”方良眼睛眯了一下,发出轻笑。

    “的确是有一些事情,想向方师兄请教。”穆川淡淡说道。

    “哦?不知穆师弟有什么事情?跟我来,咱们进屋说。”方良还是很轻松的样子,招呼穆川去他那里。

    穆川一言不发地跟过去。

    其他人则察觉到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对,相互对视一眼,纷纷散去。

    包括杜一余杭两人,也离去了,只是纠着眉头,脸色很不好看。

    到了方良的办公间后,穆川凝视着方良,发出冷冷地声音:“方师兄,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交代?”

    “穆师弟,你此言何意?不知你要我给你交代什么?”方良很诧异的样子。

    “方师兄,别装了,刚才那场宴会,我可一直都在现场呢。”穆川嗤笑一声。

    “你一直都在现场?”方良脸色微变,惊疑道,“我怎么没看到你?”

    “你们上去献礼的时候,我还特意给你们换了一首激昂的曲子。只是没想到……”穆川冷声道。

    “你是宴会琴师?”方良依然有些狐疑,“你一个内院生,在宴会厅里做伴奏,不觉得掉价么?”

    “方师兄,回答我的问题!”穆川冷喝道。

    “呵呵……”

    方良突然笑了。

    他终于不再掩饰什么,只是定定地看着穆川,眯起了眼睛,“原以为天衣无缝,没想到,你竟然会在宴会厅里当伴奏琴师……没错,我制作的甲是借鉴了你的创意,不过也仅此而已罢了,你又要我交代什么?”

    “借鉴?方师兄,你还是一如既往得会说话啊,可你这是偷你知不知道?是偷!”穆川愤声道。

    “穆远游,请你注意言辞!”方良也沉下脸,“我可是学士,你要是再放肆下去,你知不知道我有权向易大学士申请,将你给逐出甲间!”

    “行啊,你有本事,尽管将我逐出去,可是你做的这件好事,我也一定要在院里宣扬开,让大家知道你方良方学士的真面目!”穆川不屑地冷笑。

    “穆师弟,你做事情,能不能像个成年人一样?输就是输了,你这样无理取闹,有什么意义?”方良脸色又变。

    似乎对于自己的名声,他确实比较在意,穆川的这句威胁,正好掐在他软肋上。

    “无理取闹?你窃取我的设计图,将原本应该属于我的荣耀和功劳都夺走,现在你倒成了有理的一方?”穆川的声音已经压抑不住怒气。

    “你自己做事不密,怪得谁来?”方良嘲讽地一笑,“你该不会以为,你刚来的时候,杜一余杭他们两个那么热心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原来你早就有预谋!”穆川阴沉着脸说道,“方师兄,你还真是高瞻远瞩,从我到的第一天,就开始算计我!”

    “不不不,我没有预谋,我当初是想结交你这个朋友,才让杜一余杭去帮助你,你能顺利留下来,我方某人出力可也不小啊,这事情上,你不能否认我是帮了你。”方良摇了摇头。

    “结交我这个朋友!哈哈。”

    穆川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得腰都快要弯了,“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方师兄,你可真有才,连这样的话都说得出口,你的脸是树皮做的么!”

    “穆远游,你够了!”

    方良被穆川嘲讽得脸有些挂不住,他喝道,“朋友本就是用来出卖的,你连这个道理都不懂么?我结交你,当然是为了有一天,能够从你身上攫取好处!这不,这一次你就帮了我大忙,只是我没想到,你当时竟然在现场,不然的话,事情也不会败露。”

    “朋友就是用来出卖的?说得好!”穆川鼓起了掌,点了点头道,“你方良的为人我是知道了,难怪你的人缘会这么好,可是从今天开始,你等着,我穆远游会将你的真面目,全部揭露!”

    说罢,满脸怒容的穆川就要离去。

    “等等!”

    方良喝道,“穆师弟,你这么做,对你就有好处了?

    我告诉你,你要是一定要跟我过不去,以我的人脉,你以后也没有好果子吃。”

    “哦?什么不好的果子?我穆远游倒偏要尝尝了。”穆川嗤笑。

    “穆师弟,你冷静一下,咱们能不能理智地谈事情?”

    方良忍住脾气,劝说道,“这场仗,你已经输了。

    但你也只是失去了一次功劳,自身并没有实质的损失。

    可你要是再把事情闹大,那结果你想过没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