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川停下脚步。

    方良见状,立刻加紧说道,“与其两败俱伤,不如各取所需。

    穆师弟,你看这样如何。

    你之前初进内院的时候,不是想过进书阁,结果失败了。

    不管他们给的什么理由,其实以你曾经自创一系列武功的资历,想对书阁绝对绰绰有余。

    真正的原因,是你没有找到门路罢了。

    只要你不再跟我做对,将此事就这么揭过去,我就用我的人脉,帮你进入书阁,你看如何?”

    穆川回望了方良一眼,平静地说道,“方师兄,你这个交易好像蛮划算的啊?直接将我送进书阁?”

    “你尽管放心。”听到穆川的话,方良明显松了口气,保证道:“你放心,我跟书阁的几位学士都是朋友,有我出面为你说情,他们肯定会卖我这个面子。”

    “朋友?呵呵……可惜啊方师兄,对于这么划算的交易,我给你的答案是‘不’!”穆川讥讽地一笑。

    “穆师弟,请你想清楚!”方良脸色铁青,胸膛起伏,恶狠狠道,“你要是同意也便罢了,这算是我对你的补偿。

    可你要是还不依不饶,不仅得不到补偿,而且我还告诉你,你以后就别想在甲间混了!

    甚至其它各监,都不会给你好脸色看!”

    “利诱不成,便开始威胁了?”

    穆川轻蔑地瞄了方良一眼,“我告诉你,我穆远游还就不吃这一套!

    方良,你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咱们走着瞧!”

    甩下这句话后,穆川就断然离去。

    望着穆川离去的背影,方良的脸色已经阴沉得像乌云,他突然狠狠的一拳下去,“砰”的一声将旁边一张桌子给打了个稀巴烂!

    “穆远游!”他咬牙切齿,将这三个字一字一顿地念了出来。

    他是真没想到,会遇到穆川这种人。

    当前这种情况,因为事实已经注定,无疑妥协是最好的选择。起码还能得到一些补偿。

    可穆川这么做,在他看来完全是意气用事,不仅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使自己受到更大的损失!

    “愚蠢,何其愚蠢!”

    方良咒骂一声,而后便紧皱眉头,在房间里踱起步来。

    事已至此,虽然头疼,他也必须思忖如何对付穆川的策略。

    而穆川这一边,从甲间出来之后,他视线扫过,发现有两个人正蹲在不远处,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盯着这边。

    “穆师兄……”杜一余杭两个人瑟缩地出声。

    穆川冷漠地望了两人一眼,一句话没有说,便头也不回地离去。

    杜一余杭两人战战兢兢地对视一眼,脸色灰败。

    “咱们这么做……真的合适么?”杜一喃喃道。

    “说实话,我真不想得罪穆师兄,但是有什么办法,要是最后,是穆师兄的作品入选,你以为咱俩还有活路么?”余杭咬牙说。

    而穆川出了甲间之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去,而是去了辰院。

    他心情有些不好,准备找几个老兄弟谈谈心。

    轻车熟路地进了七号院,看见许明航的阁楼上烛火很明亮,他便径直走了过去。

    敲了几下门后,许明航很快过来开门,见到是穆川,他立刻露出笑容,“远游,回来玩啊,快进来坐吧。”

    穆川点点头,沉默着走了进去。

    “发生什么事了?很少见你这样子。”

    到了二楼后,许明航发现穆川这副样子,很奇怪地问出声。

    “我被人利用了。”穆川沉着脸将这件事情说了一遍,恨恨道,“只是可惜了你的设计,本来我能入选的,可到最后,竟然让方良这个奸人得了利。”

    “怎么会这样?”听完了,许明航很震惊,不敢置信道,“那方良可是学士啊,作为很有名望的一名学士,他就这么窃取咱们的劳动果实,也太无耻了吧?”

    “是啊,我也没想到,他平日里人缘很好,名声也不错,包括我当初刚进甲间的时候,他也表现得很热情,没有想到,转头就做出了这等事。”穆川失望地摇头。

    “你等下,我去把李笑和朱豪也叫过来,咱们一块商量商量怎么办。”

    许明航说完就急急忙忙出去了。

    穆川坐在椅子上,沉默不动。

    很快,李笑跟朱豪都急忙赶到。

    穆川又将整个事情,详细说了一遍。

    “这个方良竟然这么不要脸!”

    李笑和朱豪听完了,也是一脸震惊。

    “是啊,更有意思的是,这家伙最后还想笼络我和解,说什么帮我进入书阁,将此事就此揭过。”穆川呵呵一笑。

    “远游,你做得对,对那种人,就不能姑息养奸!”李笑立刻表示解气,他用拳头捶了下大腿,恶狠狠道,“学士了不起啊!等咱们想法子将他扳倒,看他以后还拿什么嚣张!”

    朱豪则面露一点忧色,“我觉得目前,不是扳不扳倒的问题,而是远游哥目前的处境恐怕不好,那方良可是学士,人脉又广,反观远游哥,只是学徒而已,又没有靠山,真要斗起来,恐怕有点斗不过他。”

    “我说豪弟,你到底帮哪边的,怎么竟说这丧气话!”李笑瞪了朱豪一眼。

    “我只是说一句实情啊,就目前来看,远游哥确实胜算不大。”朱豪无辜道。

    “谁说的!那方良侵占咱们的劳动果实,走到天下说,他也没理!”李笑不乐意道。

    “有理跟没理,其实不重要,只要有实力,黑得也可以说成白的。”许明航摇了摇头。

    “喂,怎么你们两个,都要帮方良,照你们这个说法,远游还非要咽下这口气不成!”李笑不甘心道。

    “其实我也知道,最好的选择就是忍气吞声,接受方良的好处。”穆川很平静地发话了,他淡淡地说道,“但正如李笑所说,我确实咽不下这口气。

    要是真依赖方良的人脉进了书阁,他就成了对我有恩之人,将来再想对付他,可就站不住脚了。

    我就这么说吧。

    我穆远游就算是磕得头破血流,也不会息事宁人,做一个只剩下外壳的缩头乌龟!”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