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要对付方良,我们当然支持,不过,你现在有什么计划没有?”

    “我觉得得想个法子,让他身败名裂。”

    “要不,我们在武院内传播这件事,把他的名声彻底搞臭?”

    听完穆川的话后,三人七嘴八舌地说。

    “知彼知己,才能百战百胜。而我目前对于方良的了解实在不多。

    我只知道他是出身甲匠世家,算是平民阶层,晋升学士是跟他的家传鞣制之法有关系。

    至于其它的,我就不清楚了,我希望你们,能够在武院内打听一下,将他的情报搜集起来。”穆川缓缓道。

    “这个好说,不就是打听消息么,我擅长。武院内不是有一些老生么,都呆了好些个年头,但因为不思进取,一直窝在院里面,也因此很多陈年旧事他们都知道。我可以找他们打听打听,相信应该能找出方良的一些黑料。”李笑拍胸脯保证。

    “嗯,谢了。”穆川一笑。

    李笑这家伙虽然平时不太靠谱,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

    说到打探消息,他们几个还真就不如李笑。

    “自家兄弟,谢什么,小事一桩罢了。”李笑轻松地一摆手。

    “不好!”

    许明航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惊呼一声。

    “怎么了?”三人立刻看向他。

    “远游,你做得那个甲,放那了?”许明航紧张地看着穆川。

    “在我工作间里。”穆川回答,很快又补充道,“不过,门我锁得好好的。”

    “那你说,方良会不会把你的门撬开,将那件甲毁去,如果那样的话,你可就没有证据再指控他了。”许明航很焦急的样子。

    “对啊,那可是关键证据,如果被方良给毁去了,我们可就不好办了。”朱豪也变色。

    “没事。”穆川却表现得很镇定,“我倒希望他那么做。”

    “什么意思,我怎么没听懂?他把证据毁去,难道还是一件好事?”李笑摸着脑袋,有些发懵的样子。

    许明航和朱豪也都投过来一个疑惑的眼神。

    “他敢撬我门,毁我甲,我也可以把他的屋子给烧了。”穆川淡淡道,“都是内院生,谁没有一点武功?除了武堂那帮家伙,内院的其它各监,一般出现矛盾,都是倾向于文斗,方良要是敢直接用这种暴力手段,那我也可以用同样的手段报复他,不会引起内院高层的反感。”

    其实按照穆川内心的想法,当然是直接一刀将方良给剁了更解气。

    但在武院中,就必须遵循这里的规则。

    但如果方良率先来破坏的话,他就有由头可以反击。

    所以在他看来,这反倒是一件好事。

    “这倒也是,就跟商战似的,平时怎么竞争都行,但要是有人雇用杀手,就等于破坏了默认的规则,别人自然也可以雇用杀手来对付他。”李笑点了点头。

    几人又商议了一会儿怎么对付方良。

    但由于目前的情报不足,并没有商量出一个好的法子来。

    “今天先这样吧,我先告辞了,等李笑调查出一些方良的信息来,我们再讨论如何对付他不迟。”穆川起身说道。

    “嗯,这事包在我身上,这么个无耻之徒,我就不信找不到他的黑料。”李笑自信地再次保证。

    穆川点了点头,打算离去。

    不过这时候,他视线扫过,发现不远处的桌子上,有未干涸的墨迹。

    一副未完成的画放在那里。

    之前因为心事重重,并没有在意。

    现在初步定下了计划,方才有一些余心观察。

    “画什么呢?”穆川随意地看过去。

    “咳咳,没什么,闲着没事画着玩的,还没画好呢。”许明航突然不着痕迹地挡在了画的前面,遮住了穆川的视线。

    穆川疑惑地看了许明航一眼,发现他的脸上似乎有一些紧张。

    “哦!哦!在画你的心上人是不是?早说么,真人我都见过多少次了,谁还稀罕看画。”

    穆川马上明白了,作出了一个夸张的表情。

    刚才那匆匆一瞥,他模糊地看到画上似有个女性的人影,这就很容易猜到许明航画得是什么了。

    “嗯,嗯。因为还没画完,所以……就先不献丑了。”

    许明航似乎松了口气。

    穆川也没多想,准备先回去。

    不过等他转过身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朱豪和李笑正低头捂着嘴,肩头耸动,一副在忍笑的样子。

    穆川眼珠子转了转。

    “我先走了,谁送送我?”他看向许明航。

    “嗯???我送你好了。”穆川都这么说了,许明航也只好走过来。

    却没想到,许明航刚刚走到跟前,穆川突然使出一个身法,如同一只灵敏的猴子,只是瞬间就闪到了画桌的前面,然后低头看了下去。

    “啊!!!!”

    这一看下去,穆川立刻吃惊地张大了嘴。

    然后用一副不敢置信的神情,缓缓地扭过头。

    对上的,正是阻拦不及,这时候已经羞得面红耳赤,低头不敢面对穆川的许明航。

    “你……你……你……”

    穆川的嘴巴还是成〇型,颤颤巍巍地说着。

    “我……我……唉!”

    许明航痛苦地摇了摇头。

    “画得不错。”

    穆川突然神色一变,从刚才吃惊的样子,瞬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

    还夸赞般地拍了拍许明航的肩膀。

    “远游,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可是我真的没办法。”

    许明航发出揪心的喃喃声。

    “没有没有,我只是没想到,你竟然会画这种东西……画得还挺……不错的。”穆川想了想,安慰道。

    “没想到吧,其实我们一开始也没想到。”

    李笑已经忍不住笑出了声,“谁又能想到,咱们家这位小有名气的痴心才子,竟然会偷偷画这种东西,而且还画得这么……唉呦不行,容我先笑几句!呜哈哈!”

    李笑忽然抱住旁边的朱豪,在那一阵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

    不过因为他直接笑出了哈喇子,被朱豪给一脸恶心地推开了。

    “笑够了没有!”

    一声怒斥响起,许明航一副要杀人的表情,咬牙切齿地站到了李笑前面。

    “笑哥,你就闭嘴吧,明航哥也是出于无奈,你这样笑话他真的不好!”朱豪也顾不得恶心不恶心了,直接一巴掌糊过去,将李笑的嘴给堵上了。

    这下子场面才安静下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