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这到底怎么回事?”穆川看了看三人,问道。

    “一言难尽。”

    许明航脸上露出一丝苦涩,似乎有些不想说。

    但是,面对穆川依然是一副探寻的神情,他只得无奈地开口,“远游,我给你读一首诗吧,是前朝一位大画家的诗作,如果你能读懂这首诗,就应该能明白我的处境了。”

    “哦?不知是什么诗?”穆川颇感兴趣地问。

    许明航清了清嗓子,开始了缓慢而认真的吟诵: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吟诵完之后,许明航就摇了摇头,沉默下去。

    “李笑,朱豪,你俩怎么看?”穆川沉吟一下,却先没有说话,而是转而看向了另外两人。

    “豪弟,你先说。”李笑立刻先往后缩了下身子。

    “远游哥,你也太坏了吧,明知道我俩水平不高,还明知故问。”朱豪很无辜地道。

    “就当我考较考较你不行?看看你这一年多,学得究竟怎么样?”穆川一笑。

    “呃,好吧。明航哥,你再把诗念几遍,我再好好想想。”朱豪求助地望向许明航。

    许明航耸耸肩,把诗又念了几遍。

    过了一会儿,朱豪这才不确定地说道:“我觉得这首诗,好像是在赞美一种安于贫贱的隐士心态?”

    “我看像醉生梦死,你们看诗中这个桃花仙,好像不喝醉他就难受。”李笑歪着脑袋,也说道。

    “你们两个说得都算对。”许明航点了点头,“把你们两个的看法综合一下,其实说得就是花与酒,本诗的两个主要意象。”

    三人这时候又都看向了穆川。

    期待他能有什么不一样的看法。

    “这首诗有一个很古怪的地方。”

    穆川眼神闪了一下,说道,“表面上看,似乎此诗是在诉说一种,隐士的悠闲生活,但却给人一种非常刻意的感觉。

    似乎作者本人,对于贫富悬殊的差距,非但不如诗表面所展现的豁达,反而有一种深层次的压抑之感。

    尤其是这句‘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不像是一位真正的隐士应该说出的。

    而诗中反复提起的酒字,醉字,似乎也在暗示着,借酒浇愁之意?”

    “说得好!”许明航鼓起了掌,一脸赞叹地说,“还是远游你厉害,直接就说对了大半,其实作出这首诗的大画家,死后虽然荣耀无限,声名卓著,可生前,却是贫寒交加,半生流离。”

    “啊?”

    闻得此言,三人都露出无比惊讶之色。

    虽然他们三个对这位画家并不了解,但仅从这简简单单的一首诗,就足够看出,作者拥有怎样的才学。

    可这么一位才子,生前的境遇竟然那么惨?

    “其实这首诗所表现的豁达,更多的是一种作者的幻想。”

    许明航感慨道,“所谓的桃花仙,世人可真有仙?

    若采摘桃花就能换来酒钱,谁还会奔波劳碌一世?

    现在我再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来猜一猜。

    诗中所谓的用桃花换酒钱,其实也不算错,但它是一种隐喻的说法,你们猜猜,这个桃花究竟指的是什么?”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李笑立刻激动地拍腿大叫,伸手指向了许明航那副未完成的画,“这个桃花,就是,那个!!!”

    “真的假的啊?那位大画家,生前竟然是靠卖那个——那个图,渡日么?”朱豪毕竟还有些小,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真相就是这么残酷。”

    许明航悲凉地一笑,“那位大画家的水平,即便纵观整个历史,也是屈指可数的大才。

    但是,有什么用啊?

    普通的画,根本没有人买,哪怕技艺再高。

    反倒是那些丑陋的,呵呵,春宫图,被低俗的世人追捧。

    而最可悲的是,即便我们明明知道,画春宫图是一件很没品的事情,但却不得不如此做。

    因为生计!”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穆川喃喃道,“现在我才明白,这句话的真意。

    世人的非议和白眼,我们不要理会,因为别人也根本不懂得你的处境。”

    “是啊,所以我现在,也开始画春宫图。”

    许明航走到画桌前,低头看着他这幅未完成的画,苦涩地说,“我想要变强,可是变强需要足够的金钱来支撑。

    普通的画,像我这样没名气的人,画了也根本没人买。

    可春宫图就不一样了,不得不说,它的确好卖。”

    “这个是真的。”李笑立刻佐证,“好多别的院的人,都偷偷联系我,让我联系老许卖他们春宫图。可惜的是老许画画的速度太慢了,我估计,他作画的速度要是再提高个十倍,也绝对不愁卖不出去。”

    “你不懂。”

    许明航很认真地摇了摇头,“不管画的是什么,对我们画者而言,都必须竭尽全力,认真地去画,只有这样,才不会玷污我们手中的画笔。”

    “画吧,作为兄弟,我支持你,你要是有一些精品的春宫图,我可以帮你在内院联系人买,内院的都相对比较有钱,方便宰他们。”穆川拍了拍许明航的肩膀,表示鼓励。

    “可是远游哥,你不是出家人么,要是公然去卖春宫图,会不会对你的名声不好。”朱豪眼珠子一转,狡黠地说。

    “你们懂什么?色不异空,空不异色,对出家人来说,什么春宫图,跟普通的画就没有两样。”穆川立刻不屑地道。

    “可是远游,咱们刚才论诗的时候,你好像往老许那春宫图上,偷偷看了好几眼嘞!”李笑发出奸笑。

    穆川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精彩。

    “哈哈哈!”一阵阵的狂笑声,在夜色中传出老远。

    ——————————————————

    PS:为什么写这么一章,大家应该也懂。

    因为前几天我也说了,我可能得堕落了。

    我现在根本不敢看我有多少订阅,因为反正也没有,看了不是白受打击。

    真的是很无奈的一种感觉。

    另外我好像已经习惯了对空气说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