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川决定过几天再对付方良。(书^屋*小}说+网)

    现在这么一闹,易衡又下了命令,让护院们在三天之内找出所谓的“贼子”。虽然肯定找不到,但这三天之内,署里的防守肯定都非常严密。

    他现在就去报复的话,风险太大。

    万一被发现,多得不说,他至少得被逐出甲间。

    那样的话,就算报复成功,他也得不偿失。

    而且他这几天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赵睿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一想到这个,穆川就觉得棘手。

    之前在中舍区的时候,打探什么消息都不成问题,因为人脉摆在那。

    可到了内院,他的人脉就很差。

    主要内院大部分人,都是贵族阶层,看不起他这种平民出身的,本来还有一个关系还不错的廖院首,但因为之前来招揽他的时候,被他被拒绝了,因此关系变得有些僵。

    花了一上午的时间,穆川在武院内四处走了走。

    不少人都在谈论端亲王的来访,但可惜的是,大部分都是一些道听途说的事情,真假难辨。

    “喂,你们知道么?九王爷真的是一个难得的贤人,他昨天晚上,竟然将送上门来的几名美人给轰走了。”

    “小李,你胡编乱造都造到王爷头上来了,哼,天下哪有不喜欢美女的男人,你说这话谁信?”

    “是真的啊,我不骗人的!我有一个朋友,昨晚在九王爷安顿之地的附近巡逻,结果就亲眼看见,有几个美人过去,但很快就被赶了出来。”

    “还有这事?”

    “若是编造,让我天打雷劈!”

    “就算是真的,那也不能说九王爷不喜欢美女,或许是他见惯了太多的天姿国色,导致一些普通的姿色,他根本看不上。”

    “普通姿色,你开什么玩笑?你知道昨天晚上被轰走的美人都有谁么?”

    “谁??????”

    “我口渴了……”

    ……

    类似这种没什么实质意义的花边消息,反倒传播得挺多。

    因此这整个一上午的时间,穆川都没什么收获。

    下午的时候,有个《狂兽矛》的课程他需要去上一下。

    内院的一个演武场内,稀稀落落地站了二十多个人。

    人数比一开始有所减少。

    主要是有一部分报名学习了,但是因为后来发现不感兴趣,干脆就不来的。

    至于作为学费的那八千两,对普通人来说当然是一笔巨款,可对于真正的豪门来说,却也只是毛毛雨。

    等到课程结束之后,这批学生便三三两两地离去。

    当然,离去的路上自然少不了一番攀谈。

    “昨天的晚宴上,九王爷不是说,金人的铁浮屠厉害,你们说,这《狂兽矛》,能不能克制骑兵。”

    “能是能,这狂兽矛法的一些招数,本就是为了远距离地猎杀野兽,在与骑兵交锋时,可以先手一矛将骑兵戳下去,不过……”

    “不过什么?”

    “铁浮图是军队啊,《狂兽矛》毕竟是一流武功,普通士兵很难修炼得好,所以没什么用。”

    “那倒也是,一流武功,除非是让书阁那帮人改造一下,否则对于普通士兵,确实没意义。”

    “你说得他们已经在做了,之前锻坊和甲间做出了白耳兵的装备,但是还缺一套功法,据说书阁的人就在研究,但功法的创造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所以昨天各监纷纷去献礼的时候,书阁的人就比较低调,因为他们临时将准备献出的礼物换掉了。”

    “还有这事?不过也难为书阁了,若是仓促弄了一套功法献给王爷,惹得不满还不如不献呢。”

    穆川又听得了一些消息,但依然没能收获到重点。

    思忖一番后,穆川心中一动,找人问了下路,便往内院住宅区的一个方向走去。

    他终于想起来,在内院,他还有一个关系不错的人。

    “穆师弟,你可真是稀客,怎么今天有空来我这里?”

    一个用蓝色丝带束着头发,衣着简单,身材挺拔的英气女子,见到是穆川来拜访,很是惊讶的样子。

    “乌师姐,之前去历练的时候,还要多谢你的照顾,今天来,我是有一些事情想要请教一下。”穆川笑了笑,说道。

    “别提了,什么照顾不照顾的,在那三人组面前,我的话也没起到什么作用。倒是你才是大功臣,最后把我们全给救了,我有几个姐妹,可都跟我打探你的消息呢,怎么样,要不要我帮你们安排见一下面。”

    这人正是乌月晴,她唏嘘了一会儿后,很快就眨着眼睛,促狭地笑了起来。

    穆川干咳一声,苦笑道:“乌师姐,我真的没有这方面的想法,我目前的打算,主要还是以修炼和学业为重。”

    “我知道,后来不少姐妹都曾向你暗送过秋波,却都被你不假辞色地拒绝了,她们都说你是不解风情的木头人。”乌月晴继续打趣道。

    穆川很无奈。

    看来不管是什么女人,都摆脱不了对这方面的八卦之心啊。

    “好了,进屋说话吧,你有什么事情,尽管问就是,师姐一定知无不言。”乌月晴很豪爽地带着穆川到她的客厅入座。

    之前历练的时候,由于穆川是用一首曲子,将女生队给救下了,攒下不少人脉。

    不过这人脉大多集中在外院,当时的女生队伍中,只有乌月晴等少数几个是内院生。

    由于男女有别,穆川后来并没有特意拜访过她们。

    现在看来倒是来对了,包括乌月晴这个平素脾气比较火爆,不跟男生对眼的人,都对他这么热情。

    “师姐是这样的,不知你对我们轻甲署的方良这个人,有什么了解没有?”穆川眼神动了动,问出了这个问题。

    虽然他的主要目的,是想向乌月晴打探赵睿的一些消息,但直接这么问出就太刻意了。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怀疑,他打算以方良作为引子,进行接下来的谈话。

    “方良?”

    乌月晴皱着眉头想了想,过了一会儿才好像终于想起了有这么一个人似的,说道,“是你们署的学士是吧,好像人缘挺好的,怎么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