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月晴这么一表现,穆川就知道她肯定所知不多。

    不过这也不是他的目的,穆川很快就将,他的作品方案被方良窃取了的事情说了出来。

    “这个方良竟这么无耻!”

    听完这个事情的原委,乌月晴也一脸怒形于色,脾气火爆地站了起来,似乎想要做什么,不过很快,她就有些神色不情愿地坐了回来,不爽快地道,“可惜那家伙竟然是学士,不然的话,我现在就去将他揍一顿。”

    穆川见状有些无奈,忙说道:“乌师姐,不必如此,我是个不喜欢暴力的人,今天来此,也只是想从你这打探些情报,并无他意。”

    “我是武堂之人,对你们监的情况不太了解,只可惜武院对于学士有一定的特殊保护,我不好就这么上门直接揍他。”乌月晴摇了摇头,很遗憾的样子。

    “乌师姐,我觉得我想扳倒方良,光凭一些证据是不够的,除非是我也晋升学士,才能有这个底气。

    这次九王爷的到来是一个莫大的机遇,可恨的是,我的机缘竟然被方良那厮谋夺了,以后恐怕都没有这个机会了。”穆川感慨着。

    他特意把这个话题往赵睿身上引,就是想知道,乌月晴知不知道一些内幕。

    “这倒也未必。”乌月晴似乎想起了什么,说道,“这次九王爷在成丨都府还会停留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内,或许还有别的立功机会。”

    “哦?”穆川故作惊讶地说,“不知九王爷这次来成丨都府是干什么?还要停留一段时间么?”

    说完这句话,穆川心脏跳了一下。

    话已经抛出,就看乌月晴知不知道一些内幕了。

    “九王爷的目的么,无非是一些军事上的。”乌月晴似乎对穆川完全没戒心,随意地作着答。

    穆川立刻竖起了耳朵。

    “你也知道,剑南道地处西南,跟京城那边联系较远,因此朝廷经常派特使前来,过问情况。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成丨都府上下,都对九王爷这么献殷勤,因为九王爷回去之后会面圣,而他随意的一句话,就可能会造成很大影响。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当然是希望他回去之后能多美言几句。”乌月晴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穆川听得干着急,说了半天你倒是说到点上啊。

    他干脆旁敲侧击道:“军事上?难道跟金人有关?”

    “当然不是。”乌月晴很奇怪地看了穆川一眼,道,“金人跟我们剑南八杆子打不着边好吧?一般的军事行动,我们剑南有自主权,而需要朝廷派特使来过问的,当然是涉及国与国的大战。

    所以答案就只有三种可能,吐蕃、大理、罗殿。

    至于这次,我可以告诉你,针对的就是大理!”

    穆川心脏骤停,深吸一口气道:“乌师姐,你确定?”

    “家父便是节度使手下的将官,你说我确不确定?”乌月晴哼了一声,一双眉毛竖起,似乎对穆川质疑她颇有微辞的样子。

    穆川赶紧苦笑着赔罪:“乌师姐,我不是质疑你,只是,我以前是在大理的弥陀寺出家,这么一开战,有些于心不忍。”

    “我懂。”

    乌月晴的声音一下子小了很多,一双眸子有些黯淡,唏嘘地说道,“战争一起,便注定要有无数人暗中垂泪,但是没有办法。

    云南本是蛮荒之地,最早是在武帝时期,我朝与其有过接触,等到了武侯时期,才第一次派兵将其安定。

    不过,自武侯仙逝之后,就再没有人有能力将云南平定。

    到了六诏时期,我朝与吐蕃为了争夺云南,大战无数次,始终没有结果。

    最后也只是加封了南诏王皮罗阁为云南王,令其在名义上臣服。

    直到一百年前,通海节度使段思平,以惊人的修为和魄力,整合了纷乱的云南,并于太和建国,史称大理。

    大理建国之后,飞速发展,渐渐摆脱了原先蛮荒的迹象。

    所以这一块地域,也就更变得引人觊觎。

    不过最关键的,还是段家后人不争气,尤其是当今的大理国主,以风流多情著称,惹下的感情债连我都听说过,可对于治理国家,却并无什么建树。

    现在若是进攻,我朝胜算相当大。

    当今圣上,雄才伟略,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穆川沉默下来,神色显得有些忧郁。

    既然乌月晴的父亲,就是在剑南节度使手底下做事,那么大炎朝即将进攻大理的事情,基本就没跑了。

    “别想那么多了,这种国家大事,是无法以我们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穆师弟,既然你得罪了方良,不如来我们武堂如何?我们武堂纯粹讲究武力取胜,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的东西。”乌月晴安慰了一下穆川,说道。

    “武堂?”

    穆川心中一动,不过很快摇了摇头,“乌师姐,不瞒你说,如果有可能的话,我还是倾向于进书阁……”

    书阁和武堂的矛盾,在内院里尽人皆知。

    如果已经加入了其中一方,肯定是不能加入另一方的。

    像甲间这种就无所谓。

    而如果在书阁和武堂选择其一,穆川肯定还是倾向于书阁。

    武堂的话,能更快地增强各人实力,对各种武痴是最好的选择。

    但书阁却有机会接触到更多的武功,对身负《镜花水月功》的穆川来说,无疑更为合适。

    “书阁有什么好的,一堆自命不凡的家伙,真交起手来,我一个就能打三个。”乌月晴闻言很失望,嘲讽了一句后,又再次望向穆川,真诚地说道,“穆师弟,书阁不是那么好进的,那帮家伙对出身比较看重,恕我直言,如果没有人牵桥引线,以你的身份想进去不太可能。相反武堂就不一样了,在武堂内部,只以实力论高低,不会歧视你,只要你能把两门一流武功练入小成之境,我可以牵线让你进来。”

    “这样么……”

    乌月晴这么一说,穆川便又有些犹豫了。

    这的确也是实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